首页 镇江日报 B3版

王小波的冷幽默

2005-05-20 17:19
   王小波的杂文思想深刻,笔锋犀利,风格冷峻,其中不乏幽默―――而这个幽默,绝不像目前报面上通常的大排档“杂文”的那种浅层次油滑,而是一种深层次的幽默,读后即如勒石深镌脑海之中,经久难忘:令人回味,如嚼橄榄。不妨举两个例子:

  小波有篇寓言式的杂文,叫《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讲他年少下乡插队当知青“猪倌”时所见所闻的故事。那时,所有的猪都被大队统一喂养、管理,在集体猪圈里定时吃、睡,又定时被送进屠宰场,生死等等一切都早已被安排好,完全用不着猪倌们思想或操心。几乎所有的猪都听天由命,安分守己,听凭人类的安排,其中唯有一只猪特立独行,不服从这种主宰。它冲出猪圈,爬上房顶,在人们的追赶围捕之中,又冲出重围,跑进深山,终于成了一只自由自在的野猪―――并且日后从它嘴中竟长出了尖利的獠牙。这篇寓意深刻的杂文,不就是一篇小波自己的生动漫像―――“夫子自道”么?

  小波是有些狂气的,他曾声言:“中国若有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请由我开始!”小波在美国留学多年,获硕士学位,他本可以在海外生活得不错,但由于他所搞的文学创作事业离不开本土,遂毅然归国,当一位职业作家,靠卖文为生。中国“官本位”观念的浓厚,是众所周知的。有次,在某杂志社召开的作者座谈会上,“官本位”观念甚重的主编逐一向与会者询及单位、学历、成就等等,当问到王小波留学海外之际导师是谁时,王小波朗声答道:“导师是一位印第安人,脸上涂着油彩。”引起一阵哄然大笑。那主编自然十分尴尬,很下不了台。王小波的傲骨和特立独行,不正颇类于那只造反的特立独行的“野猪”么?正是文如其人,人如其文,货真价实,半点不假。

  王小波还有篇寓言式的杂文写“大山临盆”:风雨大作,山摇地动,山洪暴发,雷电交加―――仿佛一个开天辟地的“新世纪”就要诞生,或者至少也要地崩石裂,从中蹦出一个“齐天大圣”来。谁知临盆生下的却只是一只小耗子!其冷峻的幽默后面所包含的深刻寓意,不是颇令人会意一笑么?这类冷峻的幽默,在王小波的杂文中,可谓比比皆是,随处可见。王小波的小说幽默、荒诞、有趣,充满了智性,这种风格到现在仍然得到了大家的喜爱。为什么?这说明我们生活中荒诞的东西很多,大家能够从他的小说中获得与荒诞保持平衡的力量。我们现在老讲现代化,工业的现代化,农业的现代化等,其实全面的现代化包括思想的现代化,王小波给我们留下的余慧,正在这些地方,他帮助我们的思想也在现代化。

  至此,我似乎明白了王小波死后其作品为何会不胫而走,拥有那么多读者的真实原因。他在20世纪70年代从云南回到北京之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口袋户口”的生活,没有户口,就没有粮票,就没有吃的。但他从来不管这些,一个人闷在黑房子里只顾自己的写作。尽管他的作品很多都不能出版,但是他却一直在写。原因就只是一个,就是他对写作有着热爱。

  “孤独生前事,寂寞身后名”。但是,王小波并不孤独寂寞。真正有价值的作家及作品,决不会被历史淹没。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