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往事勾沉

自序

2005-08-22 17:46
  自从我得知自己患绝症有两点一直是很害怕的,第一点不必说,是害怕病情加重。第二点就是希望能有人分担我的痛楚。不过我后来了解到了,痛楚是没人能为你分担的,肉体上的痛楚更是想分担也分担不了的,所以我只能自己承担,好在也没什么,很长时间也承受下来了。如果我觉得痛,我很高兴,因为只有活人才能感觉到痛。但即使如此,还是有一点希望就是能有人理解我的想法,理解我写的东西。

  但能理解我这种心情的人不多。我当然也知道写东西很累,我当然也知道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但我之所以情愿花这些时间,因为我可不想在家等死,我只是想做一些我过去就想做的有意义的事,我想我值得。

  幸好我来得及。

  很感谢市领导和市文联发现了我并对我的写作加以肯定和给予关心,在他们真诚的帮助之下我的书出版了。这给我原本不是很幸运的人生立即重新注入了很大的希望和信念。他们对我的文章给予了推荐鼓励并指出不足。我知道这些都是大家无私的爱。我最多也只算个爱好写作的青年人,从没有想到会受到文联以及社会上方方面面的关爱。

  对于关心帮助我的人,我现在将来可能都无力回报,不过我想如果他们是无私的爱,那也就并不是想要我报答他们什么,只是愿意帮助我而已。实际上,对于我这个重病缠身、严重残疾、四年前就被医院判死刑的人是不配得到这些的。幸运的是,我现在还能写出以下文字,受到所有人无私的关爱,我仅能在我活着的时间里,用不断写出的文字来报答。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