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往事勾沉

冯骥才先生的水墨情怀

2005-08-23 18:33
  我手里有着一本非同寻常的画集。这是去年秋天我采访著名作家、画家冯骥才时先生送我的,我一直珍藏着。然而这本画集中的所有画作,已经在一次公益画展中全部义卖,支持这些年来先生正在进行的民间文化抢救事业。

  从2002年以来,为了这一神圣的使命,冯骥才几乎放弃了小说与绘画的创作。冯先生说,每当看到文友、画友们的新作问世,心中总是充满了矛盾与苦涩。面对民间文化身处全球化的泯灭追杀中,他只能先吹灭一己的艺术欲望。

  然而,当纵入田野后,冯先生才发现他们身陷孤立。一边是整个民间文化支离飘零,承继无人,等待着终结。冯先生的心几乎可以听到它们奄奄一息时无力的呼救。那是我们民族精神情感的根基,又是传承了数千年文明的遗产!怎么办?而另一边,冯先生一介文人却是三军在外,手无粮草。面对如此困境,许多学者与文化工作者却从来没有迟疑与放弃过。他们深知这是自己的责任,不少人慨然用个人有限的钱财来支撑这一时代的重负。

  为了支持同道,以及保护中华民间文化遗产共同的使命,冯骥才先生决定贡献自己的绘画。冯骥才先生的绘画具有现代文人画的典型特征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正如先生自己所说:“绘画是文学的梦,是一种‘可视的散文’。”透过先生笔下的形象,可让人感受到深邃的人生意蕴、澎湃的激情和诗蕴的旋律。著名画家程十发说:“如果想知道什么是现代文人画,就去看冯骥才的画。”冯先生的画得到各界的认可。因此,冯先生认为,义卖自己的画作筹措民间文化保护基金,这是他作为一介书生惟一能做的事。

  甲申以来,冯先生进入了这样的工作状态,白日忙碌各种事务,晚间进入画室,平心定神挥笔作画。谁料得,这不得已所为,竟使冯骥才进入了久违的艺术创造中。一笔色彩是一道霞光,一抹水墨是一片夜的浓雾。一张张纸面上的线维全是超敏感的神经;笔锋可以神奇地开口说话;或清灵的快语,或深切的倾诉,或绵长的叨念,或爽直的道白。在一次采访冯先生时,冯先生说:“以我的经验,当手中的笔不再是一种制作工具,而是心灵的器具时,我便进入最佳的创作境界。而真正使我进入这种境界不正是长久以来自我的压抑么?这也验证了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艺术的原动力来自沉重的压抑。不信,就去克拉玛依看一看朝天冲起的井喷。”

  于是,甲申年的大半年多,尤其是整个夏天,冯骥才先生挥汗如雨,常常画到夜深人静,已然不知是苦是乐。然而这些画,这些冯先生的心爱之作,却在“甲申冯骥才公益画展”上全部义卖掉了。彼时,冯先生心里竟生出依依不舍。毕竟这是先生近年来一次心灵的绘画艺术创作。这些画与先生共度了一段难忘的时光。但它们还是要离先生纷纷而去。

  我后来一直问先生,你怎么舍得将这些心血之作四处流散。先生答曰:“我必须要正视现实。我不能过分自我,必须回到这次创作的缘起与原点―――民间文化在向我们紧急呼救。虽然,我感到那次卖画有如卖血,但如果我们的血是热的,就一定会得到回报。这回报最终应是日渐荒芜的田野重新开满斑斓而无涯的花朵。”

  冯先生是大师亦是大家,冯先生保护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的道义和对民间文化的虔诚让我感动。于是,我将冯先生的这本画册珍藏了起来,这种珍藏,不仅仅珍藏的是一本冯先生唯美的绘画之集,更珍藏了我对冯先生的敬仰和尊重,珍藏了我所理解的冯骥才先生水墨文字里表现的大责任感的文人情怀。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