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往事勾沉

病中读书

2006-02-23 00:38
  不记得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一个教授在毕业典礼上说,希望学生此去每年能读一部书,学生大笑,以为这是很容易的事,然而事隔三十年后的一次校庆上,那位教授问学生们,有谁看了三十部书,结果一个也没有。

  初出校门的人,不免学生气重,幻想着一本书一杯茶一盏灯的日子,逍遥而自在。一踏上社会,才知道根本不是那回事。过了些时日再回过头去瞧瞧,方才觉得学校生活的适意。时光不可能倒流,如今想挤出点时间来读书,还真是不容易。即使挤出时间了,想到用来读书的人大概也很少。我离开学校后,读书大抵是在车上床上厕上,还有一些边角废料的时间。如此看来,一年下来读一部书是不成问题的,可三年,五年,乃至三十年,我就不敢保证了。心头不觉敲响警钟,要惜时读书啊!

  两个月前,我得了一场小病,即使在病中,只要还能动,我就要找本书来看。苏东坡有诗云:“因病得闲殊不恶”,这对于想读书又没时间读书的人来说,真是大有道理。在病中读书,不宜读大部头的书,以翻翻诗词书话、杂感、小品为好,可养精神,不费心力。倦了,随手放在一边;醒了,挑几篇看看。我读的是《幽梦影》。病中读这本书大有好处,不仅能增长见识,颐养性灵,还能静心。心静对治病有好处,我当时摸出笔来在书上题了八个字:书的成分,药的功效。

  旁边103床上的是个小孩,不过八九岁光景。他的父亲陪着他,常常听到那父亲给孩子讲笑话,有时候两人还要头顶头游戏一下。我看了心里很快乐,忽然忆起“多年父子成兄弟”的话来。再过去几张床,是一个老太太睡的。老太太快七十了吧,不见有人来看望她。她难得说几句话,通常总是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偶尔也会露出一丝笑容来,那是看到那对父子玩的时候。这个老太太给我莫名的伤感。

  说医院是社会的缩影也未尝不可。如此读读医院里的人事,有时倒比读书更耐人寻味了。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