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往事勾沉

四十年前的感动(图)

―――季冠武和他的《风雨桃花洲》

2006-02-23 00:38

1.季冠武近照

  2.季冠武的作品集《风雨桃花洲》

  季冠武老先生出书了―――记得季冠武这个名字的人可能不多,但是40多年前的一篇短篇小说《风雨桃花洲》很多人却记得,小说中丰沛的情感当年曾经打动了许多人。他的小说集就以《风雨桃花洲》为名。

  季冠武走上革命道路以及从事文学创作都是出于偶然。1927年季冠武出生于泰兴永安洲的一个贫寒家庭,当地流行“富进城,穷奔洲”的说法,意思是有钱人进城享受生活,没钱的人则投奔沙洲找奔头。季冠武的父母前往永安洲,租了一片贫瘠的土地讨生活。因为家境贫寒,他的母亲生了10个孩子,能够长大成人的却只有4个,季冠武是家中的老二。虽然穷,父母却知道不识字的苦处,挣扎着让季冠武读了几年私塾,又送到马甸上了两年小学。然后家里就再也无能为力了。16岁的季冠武必须迅速找到出路养活自己,他的选择是跟舅舅去学裁缝手艺。就在这当儿,他突然在一棵树上看到了泰兴乡村师范的招生启事:不要学费,包吃包住,还有学上。有这样的好事,季冠武压根没多想就报上了名。

  乡村师范是新四军为了进一步发动群众,为抗日培养更多的干部而创办的。学员们白天学习革命道理和文化,晚上到各个村庄去做群众工作。1944年,季冠武还参加了泰兴的大众剧团,搞演出宣传。这个时期的生活培养了他对文艺的兴趣,平时他就喜欢写写画画,也在报纸上发过一些小东西,在学员里面小有名气。

  抗战胜利后,《江海前线》报到乡村师范招记者,老师推荐了他。于是季冠武又去当了3年多战地记者,积累了不少故事和感受,这些后来也成为了他的写作素材。

  渡江后,季冠武到了常州军分区,不久又调到江苏省军区办《江苏民兵报》,来到镇江工作。解放初期日常工作异常繁忙,经常晚上要工作到九点以后才能回家,就是这样,也没有压住他创作的欲望,每天回家忙完以后他还要再写上两三个小时再睡觉。对他来说,写小说是一种压抑不住的本能和喜爱。

  1950年,季冠武的小说《龙河岸上的英雄》在《人民文学》上发表。对于自己的小说集中为何没收这篇小说这个问题,年届八十的季老有点腼腆地说:这篇写得有点粗糙了,不好意思收进来。

  1957年,南京军区开了一个短篇小说创作会,在这个会上,与会者踊跃发言,讨论小说题材,季冠武像在一瞬间被激发了灵感,他讲了一个红军战士被敌人逼得逃到江中的一个小洲,并且和洲上的穷苦百姓相互帮助,最后在老百姓的帮助下成功脱险的故事。这就是《风雨桃花洲》的故事雏形。当时这个故事就在会上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后来《解放军文艺》的人听说了这个故事,就派了个编辑过来,让他写出来。季冠武将故事写下来,可是寄过去以后,每次稿件很快就被退回来,上面有很详细的修改意见。季冠武写这篇小说的时候一气呵成,后来就越改越伤,改过八九遍之后,他自己也已经灰心,扔到一边不想再动了。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因为饥饿导致肝肿大,季冠武到苏州住院。当时有个省军区的副参谋长也在这里住院,他请季冠武帮忙整理自己的故事,说是上海作协书记杜宣要的。结果杜宣读了那篇稿件,就要求见整理者。见到季冠武后,他第一句话就是:“你的文笔不错,可以写写。”失败的《风雨桃花洲》像一块石头一直压在季冠武心头,听见杜宣这么说,他不由得嘟哝了一句:“还写呢,一个东西弄了两三年都没弄出来。”杜宣很好奇,于是季冠武把整个故事又讲给杜宣听。杜宣听了,拍腿叫绝,说这是个好东西,你不要听别人的,自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于是季冠武就在医院里把《风雨桃花洲》写了出来,杜宣看过说这样就很好了。后来回到镇江过年的季冠武没过完节就接到杜宣的电报要求他把稿子寄过去,很快署名柳洲的《风雨桃花洲》就在《上海文学》上发表了。这篇小说一发表,就在文艺圈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之后,《秦娟》《将军在岗位上》《闯河西》等作品源源不断地诞生。

  “文革”开始后,因为在单位是文化处处长,平时又喜欢舞文弄墨,季冠武被当作写“大毒草”的典型揪出来批判。因为平时和单位同事关系很和睦,所以大家对这事都不是太认真,大字报照贴,批斗照批,但是完了以后同事还是会跟他笑一笑,所以文革中除了没再写什么东西,季冠武受到的冲击不算太大。

  “文革”结束后,季冠武又跃跃欲试想写东西,陆续在《人民文学》《解放军文艺》《雨花》等杂志上发表了《蚕豆早熟》《犯忌》《回城》等作品。人民文学编辑涂光群在他新近出版的纪传作品《五十年文坛亲历记》中专门用一章《季冠武的<蚕豆早熟>写了什么》来记录季冠武,说季冠武的《蚕豆早熟》围绕蚕豆早熟这一事件,写了“左”祸为虐时那种运动频繁、政策多变的不正常环境,为文学画廊提供了“软木塞子”这样一个鲜活的人物。

  季冠武写东西不快,喜欢慢慢磨,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篇短篇小说,最少也要修改抄写四五次,通常要开三五个月的夜车。”涂光群也以一个老文学编辑的眼光对他提出了相似的评价:“季冠武出的小说不多,但大体篇篇可看。”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