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往事勾沉

特立独行的“第一”作家(图)

2006-02-23 00:38

编 号: 264962    

摄影作者:   

文件名:dw0602216.jpg  

文件大小:44K  

高 X 宽:450 X 321  

说明:dw0602216.jpg

编 号: 264927    

摄影作者:   

文件名:dw0602214.jpg  

文件大小:40K  

高 X 宽:337 X 450  

说明:dw0602214.jpg

与张贤亮(右)合影

   我是在搜狐网上认识南台的。说实在话,“南台”二字在网上很普通,放在千奇百怪的网名中,完全处于被淹没的状态,所以开始我并没有注意他。后来,看到一部小说名《W》,文笔不错,作者叫“南台”。心想,作者名一般,书名却如此奇特,这个作者有点意思,这才开始注意他的东西。却发现了他的《只好当官》,竟然是非常稀缺的被称为“文学熊猫”的喜剧小说,该小说在京江晚报上连载时,许多读者打电话问哪里有书,可惜书店里没货。再后来,搜狐给他做了专访,从跟帖中知道在宁夏南台是货真价实的大名人,且也了解到他对于文学创作是有着相当大的野心的。渐渐地产生了采访他的念头。

  南台是个能不断创造“第一”却总对自己不满意的作家。争创“第一”,是每个作家的企望,许多作家做不到,南台做到了,这与他“空地种树”的“小说战略”和“思想性、艺术性、趣味性,一个都不能少”的“创作口号”有关。

  第一个“第一”,是他获宁夏第五届长篇小说一等奖的《一朝县令》创造的,按他自己的话说,是意外地获得了一个惊喜―――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长篇喜剧小说。

  在北京开的作品讨论会上,雷达先生说:“更使我称奇的是作者具有一种内在的讽刺和幽默的才能,一种带有民间智慧的讽刺和幽默的才能。读此书,使人想起喜剧大师果戈理的《钦差大臣》、《死魂灵》之类的书。”曾镇南先生说:“(书中)充满了真实的生活内容,充满了又辛酸又幽默又动人的东西,读起来让人想到一些讽刺幽默大师的作品。中国当代文学中,长篇巨作,堪称讽刺之书的,我觉得这是一部。”高嵩先生说:“就世界文学而言,现代小说的无论哪个流派,都缺少喜剧作品。”中国两千年中国小说史,能称得上喜剧小说的长篇,鲁迅眼里只有一部《儒林外史》,而1947年《围城》之后,到1997年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一朝县令》,空白了整整半个世纪。

  这个“第一”虽是无意间得之,却十分有意义,而且从此确立了他“空地种树”的小说战略。然而,提起此事,南台却悔恨连连,他1980年发表第一篇小说《曹家凹的总统》,就很有喜剧小说的风味,1984年《小说选刊》选载的《一份招工名单》,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喜剧小说,却直到1998年才被雷达、曾镇南、高嵩点醒,他悔恨地说:“我真笨死了,只知道斧子能砍柴,却不知道斧子也是兵器!18年时间白白虚度了!”

  第二个“第一”,是他获宁夏第七届长篇小说一等奖的《只好当官》创造的。《只好当官》也是喜剧小说,花城出版社2002年出版,初版时作者没有署名,只在应该署名的地方画了两个“WW”,却声明:“读者要看的,是作品,不是作家,倘作品是0,作家当然也是0,出版一个0,对作家和出版社都不光荣,所以我决定:若此书不受读者欢迎,不能重印,便永不署名。”为此,上海的文汇读书周报采访作者后,称为“中国当代第一部不署名小说”。

  文坛剑客邵燕祥先生说,“作者署名空缺,是前无古人的创意。”而我看重的却是“若不受读者欢迎”,便永不署名的承诺。从这里,我们摸到了作者要把小说写得好看的脉搏。说明他“思想性、艺术性、趣味性,一个都不能少”的口号,这个时候就基本形成了。

  书一出版,著名作家韩石山就赞之曰:“真是本好书!”北大教授曹文轩重词称道:“别开生面!”、“新鲜至极!”虽然首版1万册两个多月即销售一空,很快重印署了名,但“中国当代第一部不署名小说”的“史”却已经形成,无可更改了。

  2006年,南台的第三部长篇―――《官场阿凡提・王三丰》(以下简称《官》)由中国三峡出版社出版了。《官》也是喜剧小说,算上《一朝县令》和《只好当官》,南台便成了中国2000多年小说史上第一个为文坛提供三部喜剧长篇的作家。这应该是南台创造的第三个“第一”。

  《官》还创造了两个“第一”,但不像前面三个“第一”那样铁定,有点争议了。

  《官》是部完全由“段子”构成的长篇。“段子”是有特指的,按南台先生的定义,它必须具备:①形态上的小巧性;②结构上的相对完整性;③人物的喜剧性;④故事的滑稽性;⑤语言的幽默性;⑥内容的讽刺性;⑦结局的意外性(即包袱)等特点,才能叫“段子”。以“段子”的形式写长篇,《官》大约算得上中国小说史上的第一部了,如果是,这应该是南台创造的第四个“第一”。

  然而,南台仍不满意,说:“善经营者一定能经营好自己,可我至今仍是无名作家。”

  南台没有就此止步,他还在创造,而且已在途中。2005年5月,南台刚学会上网,就在网上用《W》打出了挑战“茅盾文学奖”的旗号。“茅盾文学奖”已经评过六届,有没有人公开打出挑战的旗号?玩噱头的有,认真挑战的南台却是第一个。所以,《W》成了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挑战“茅盾文学奖”的图书。这应该是南台创造的第五个“第一”。

  是不是也是噱头?不是,作品有挑战的底气。高嵩先生说:“它以巨大的社会激情,揭示了不应如此的生活,它的全景式描写,使它成为人们认识生活、研究中国当代社会和当代历史的一部带有专题意义的教科书。它的成功,使它在大西北文学现实主义传统中毫无愧色地进入《创业史》、《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的行列。”

  《W》的书名,作者准备用它来申报“吉尼斯世界记录”,是不是为了寻求特别,故意这样命名的?不是,看一看作品,看一看作者的题记就知道,《W》的命题是再确切不过了。这应该是南台创造的第六个“第一”。

  然而,创造了这么多“第一”的南台却没有丝毫得意,他摇头说:“《W》是我作品中用力最多也最厚重的一部,却至今找不到一家理想的出版单位,还有什么值得得意的?”

  这就是南台。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问他想不想成为中国最优秀的作家,他坚决地摇头,说:“我的梦是‘独特的作家’”。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