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往事勾沉

情谊似枫秋来艳

——金秉英林海音的半生缘

2006-09-05 19:13

    金秉英在1989年与台湾作家林海音恢复联系后,虽然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但通信频繁,六七年中,竟然互通信函达60次以上。

  上世纪30年代,金秉英是北京世界新闻专科学校的国文教师,林海音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她比金秉英小9岁,当时名字叫林含英。金秉英是从电影《城南旧事》对老北京的描述中,判断作者林海音即是林含英的。并且她回北京探亲时,偶然得知林含英的丈夫夏承楹在台北的供职单位,这才试探性地向林含英发出了第一封信。

  她们当年在北京的关系,远远不止是课堂上讲与听的关系。据林海音1990年4月13日在台湾一家报纸的副刊上,为金秉英一篇文章写的“小注”中说:“民国二十四五年,我在北平世新(即世界新闻专科学校)读书,周末金秉英老师常约我到她家吃饺子。”

  林海音从新闻专科学校毕业后,成了《世界日报》的记者,而金秉英本来就是《世界日报·妇女界》栏的兼职编辑和记者,这样,她们又成了同行和同事。所以,她们虽然睽隔50多年了,但互相之间,仍然能够保留许多关于对方的记忆。直到1993年,金秉英仍然在信中表示:“我和你通信几年了。你在我心中,还保留着你在北京时少女的风貌。虽然你曾给我寄来许多照片,每次我都端详了再端详,总也想像不出你现在是什么样了!”

  两人恢复联系后,林海音一如既往,对金秉英是十分尊敬的。既没有因为相隔半个多世纪而渐趋淡漠,也没有因为处于海峡两岸而有所隔膜。林海音在信中一直都称“秉英老师”“秉英师”“您”,信尾总是自称“受业含英”。这一方面表明林海音是十分看重、尊重当年的老师的,另一方面也可看出林海音在为人处世方面仍然保持着传统的谦恭的美德。

  林海音是台湾人。1948年她全家迁回家乡。由于她在文学创作上的成就,在上世纪最后的二三十年中,被称为台湾文坛上“祖母”级的人物。她以办报、办刊、写作、出版为业,联络了大批的在台的文化名人,提携了许许多多的文学青年。有评论说她是“台湾文学的播种者、培植者”。

  林海音从信中得知金秉英在耄耋之年仍然笔耕不辍时,她立刻打电话告知仍在办报纸的、也是她和金秉英当年的老“东家”、世界日报和世界新闻专科学校的创办者成含新先生,并在成含新创办的台湾《立报》“友谊之书”专栏里把金秉英的信以及她自己的回忆登了出来,向读者介绍了金秉英。在林海音的推荐下,台湾《立报》连载了金秉英的系列散文《京华寻梦》和长篇小说《京华女儿行》,《中国时报》连载了中篇小说《八旗人家》以及多篇散文。后来,林海音还向台湾《历史》月刊推荐了金秉英。这个刊物约请金秉英陆续写了七八篇关于介绍镇江名胜和人物的史料性散文。

  对于林海音的推荐之功,金秉英自然是十分明白的。她在信中流露的不仅仅是念旧之情,而越来越多的是感激之情。

  金秉英是一位典型的、有着深厚文化教养的知识分子。她自重自尊,性格比较开朗。她自己认为“饱经风霜,自己觉得性格变化不大,还是那么坦率热情好说话,那么不通人情世故。”

  而林海音呢,用台湾一位教授的话说,是“乐于帮助人、非常有正义感的人”。

  这就是说,这两位女作家虽然经历、处境不同,但性格都比较直爽,都不会矫情做作,因而能够真诚相待,互尊互敬。她们的情谊好比是秋来的枫叶,一天比一天红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