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往事勾沉

文坛“90后”初露锋芒

2006-11-11 00:33

    “出名要趁早啊”,张爱玲曾经这样“教导”人们。韩寒17岁时就已一鸣惊人,但正所谓“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就在韩寒等一批所谓“80后”尚未退出历史舞台时,“90后”一词便已频频跃入人们视线。“90后”是指一批出生于上世纪90年代的年轻人,或许称他们为孩子更为恰当。不管是身不由己,还是主动出击,越来越多的“90后”写手或名声大噪,或跃跃欲试。

  

  奋起直追的“90后”

  

  吴子尤无疑是“90后”写手中最有名气的一位。2005年7月,吴子尤在《南方周末》上发表了针对周国平《妞妞》的书评《让我心痛的妞妞和〈妞妞〉》。当月,他的作品集《谁的青春有我狂》出版。李敖访问大陆时,特意探视了这个给他写信说“欣赏他但不崇拜他”的孩子。对此,子尤特意强调:“我和李敖不是探望与被探望的关系。我和他是强者对强者、高山对高山。”

  像子尤这样个性张扬,但真实坦率的“90后”成名写手还有不少。靠玄幻小说《时光魔琴》赚得120万元稿费的阳阳;出版小说、随笔文集《繁花泣露》的青夏;《看不懂你就不要看》的作者陈励子等等。而几年前因肆无忌惮书写自己生活而成名的女孩蒋方舟,2005年也出版了《邪童正史》,这个出生于1989年,自称为“泛90后”的小女孩通过文字展现了一种令成年人惊叹的早熟、老练和坦率。

  事实上,走红出版界的“90后”毕竟还只是少数,更多的小写手们正在博客与BBS上耕耘着自己的文字。当然,他们即使相对低调,也无法阻挡人们的热切关注。几家以博客闻名的网站,早已悄然将“90后”的博客放在了推荐之列。

  

  尚未呈现明显的整体特色

  

  在网络载体上,年纪小的“90后”操练着作文,大些的记录着自己的生活、情感,发表着文学作品。他们烦恼于学习、考试,猛烈抨击当前教育。青春期的他们有着“少年维特之烦恼”,青春期的他们写下了“喜欢一个人很正常,没什么不好说的,哪怕全世界知道,我也不怕”这样的豪言。

  “‘80后’已经老啦,现在是‘90后’的天下。”一位在网络论坛上身居“90后吧”吧主地位的“小猫咪咪”直言不讳。笔者注意到,目前许多论坛上都开设有“90后吧”,“90后”们甚至已经有了自己的“写手博客联盟”。

  虽然这些孩子无比自信地张扬着自己的个性和他们这一代人的观念,但由于年龄所限,所谓的“90后”其实更多还是外界给予他们的一个代称。“还看不出他们在写作上有明显的整体特色,其中许多文章甚至还只是这些孩子在这一年龄段作为练笔的学生日记。”一位文艺评论家说。

  

  不要一味信奉“出名趁早”

  

  曾经打造过郭敬明等“80后”作家群的国内“青春文学”品牌发源地春风文艺出版社,过去一直是通过各种作文大赛选拔文学苗子,如今“90后”的这批孩子也进入了编辑部的视野。这些专业人士对“90后”的看法多了旁观者的冷静与过来人的规劝。

  春风文艺出版社“布老虎”青春文学编辑部主任时祥选介绍说,近几年来,他们收到过不少“90后”的来稿,许多孩子特别善于经营自己,把策划案写得头头是道,他们知道出版社要什么,自称是“新一代韩寒”“新一代郭敬明”等等,甚至以“90后”来标榜和炒作自己。“许多孩子在写作方面的确有些小天赋、小才华,作品具有时代特色,但是在深度、广度上还显得非常幼稚。限于年龄,他们在阅读名著、体验生活方面明显不够,而且他们大多是通过看报纸杂志和韩寒、郭敬明等新生代作家的东西得到的积累,对于一个致力于文学创作的新人来说,这显然是非常不够的,甚至是方向性的错误。”时祥选说。

  在媒体工作的张强虽然给儿子开通了博客,鼓励他多写多练笔,但张强却表示,“即使我发现孩子有写书的欲望和能力,也不会鼓励他写书、出书。”张强认为,写点东西来表达宣泄一下可以,但是以出书为目的的写作就有了一定的功利性。而且少年出书,会让孩子觉得成名太容易了。

  杂志编辑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一旦成名,阅历尚浅的小写手们多会挖空心思,敲骨取髓,这样出来的书,还会好看吗?”

  对于有志于文学道路的“90后”写手,一位老编辑劝诫说,不要一味信奉“出名趁早”的说法,功利心太强只会毁了有才华的年轻人。要真正扎实地多读经典名著,体验生活,不要小小年纪就学会胡编乱造。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