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人物专题 万山红遍

万山红遍(图)

——记农民的朋友赵亚夫

2007-06-18 18:09

  引 言

  千百年来,贫瘠,一直和丘陵山区的土地相伴;贫穷,一直和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农民相随。进入新世纪,这个地区一天天发生着巨变:贫瘠正变成富庶,贫穷正变成富裕,高效农业成为致富一方百姓的通途。而这一切变化都和一个名字紧密相连:赵亚夫。

  今年67岁的赵亚夫从事农业科研实践近半个世纪,他用一颗紧贴农民的心,用一双扎根田地的脚,用一个实用科技装备的脑,用一双放眼世界的眼,矢志不渝,一以贯之,成为开启山区农民致富的金钥匙。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他出色地完成了党对农民兄弟的承诺。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他出色地完成了科学对土地的承诺。

  一

  

  草莓成熟的季节,绵延的江南丘陵山区被染成了一片红色。“万山红遍”的壮观,数不清的粒粒硕果,发端于25年前的20棵草莓苗。这20棵草莓苗远渡重洋,被一个叫做赵亚夫的中国农艺师带回,亲手种植在句容的丘陵山地上。这20棵小苗在山风中显得弱小与稚嫩,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它们吹倒刮走。可是,它们挺住了。因为,它们是绿色的。起初,它们只是毫不起眼的一抹绿色,很快,这些苗苗就滋蔓繁衍,绿色壮大了,在壮大的绿色之中,又结出了鲜艳的红莓果实。飘着香气的绿与红,以一种夸张的姿态首次走进亘古不变的丘陵地貌。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农民发现家乡因此正欢欢快快地走向富庶。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让我们先回到1982年。这是一个改革开放初期的年头,作为由8名成员组成的省农技干部研修组组长,赵亚夫带队东渡日本国,在那里进行为期一年的研修。研修的主要方向是稻麦栽培。

  一到日本,赵亚夫被震撼了。那是日本爱知县的渥美半岛,到处郁郁葱葱,山上有林,山坡有果,鲜花漫山遍野,洁净的农舍掩映其间,清澈的溪水潺潺流动。“和江南丘陵山区类似的地貌,我们那里大多荒山秃岭,黄泥水伴着贫穷劳作,人家怎么会搞得这么美?”巨大的反差,令赵亚夫心潮澎湃,难以平静。像这样的心灵震撼,赵亚夫还有过一次。1961年赵亚夫从宜兴农林学院农学专业毕业之后,作为省里开发丘陵山区的主要农技骨干力量,他和全班50多名学生被分到全省各地的农林部门,并下派到农村蹲点,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大跃进浮夸风带来的惨痛后果,深深震撼了当时赵亚夫年轻的心:山区农民太苦了,我一定要尽一生努力,改变农村的贫穷面貌。现在面对日本他所看到的一切,由震撼所刺激出来的这个梦想变得更加鲜亮:我要尽其所能,帮助山区创造满山的树木,满坡的果林,满岗的鲜花,满田的优质稻米,让农民收获满屋的财富。

  此时的赵亚夫是江苏省首批获评的三个农艺师之一,也是刚刚上任的镇江农科所所长。他在此前的20多年里,主要从事稻麦科研,曾创造过江苏稻麦三熟制高产的记录。现在赵亚夫的内心已经十分明确:在这宝贵的一年时间内,我不仅要学到优质稻麦栽培的先进技术,还要掌握培植高效农业的真才实学,学习一切先进的农业管理技术,才有可能让自己的这个巨大梦想变成现实。

  日本房东近藤牧雄家的农场有300多亩稻麦,另有2亩多大棚草莓。正是成熟时节,草莓的诱人香味四处飘溢。这种赵亚夫过去只在书本上知道而从未见过的红红的果子,又好看又好吃。“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在中国发展?”于是他自告奋勇地对房东说,我来当你的草莓工吧。看着这个40岁出头的中年汉子,近藤牧雄答应了,随即辞退了两个女雇工。采摘大棚草莓,需要清晨四五点钟点着灯进行,这就决定了赵亚夫那段日子的作息时间:深夜起床,上午下田,下午放假就去实验室,晚上研究整理技术资料。平时,一有时间就见缝插针地学习日语。除了到日本农协去听课,到图书馆学习,近藤牧雄送给他一只小收音机,饭后一人一杯茶聊天,其实就是给赵亚夫更多口语练习的机会。勤奋好学,踏实能干,为人朴实,不仅得到近藤牧雄对他的信任,还得到了房东母亲的疼爱:“谁让你让赵先生劳动得这样辛苦!”母亲这样责备儿子。其实他们哪里懂得赵亚夫的鸿鹄之志:他要为中国农民的致富勤奋努力。

  一年后,赵亚夫学成回国。他掌握了全套优质稻麦栽培技术,掌握了全套草莓栽种技术,带回了满满13箱农科书籍和资料,还和三个同伴“分工合作”带回20棵草莓苗。在上海海关,看到成箱子的农科书籍,海关人员不禁翘起大拇指:“你真是科学爱国,令人敬佩!”

  草莓苗带回来了,赵亚夫随即带领农科所人员投入试种,露天草莓第二年便在白兔镇获得成功。此后,他先后18次去日本:带着农技人员,带着课题,到日本的田间地头实地学习考察;带着五位农民种植大户,和日本农民面对面交流,开阔他们的眼界。平时,他与日本友人保持密切联系,不断学习和应用日本的先进农业管理技术。一批批高科技农业成果在句容的丘陵山区生根开花:冷藏育苗技术,使草莓提前一个多月上市;冬季大棚,采用蜜蜂授粉,提高亩产量10%~20%;复合种养模式,改变了施肥方式;草莓、越光水稻轮作,改善了土壤……2003年,句容被国家授予“草莓之乡”。随同草莓专家伊藤克已来这里考察的日本记者,在《朝日新闻》发表报道说:“江苏镇江20棵草莓变成草莓名产地——日中农业交流结出丰硕成果。”几十年来,赵亚夫和他领导的农科所,平均每年消化引进新技术四项,每年获镇江市级以上科研成果两项, 草莓、茶叶、葡萄、水蜜桃等应时鲜果在句容累计推广面积达到20万亩以上,优质有机“越光”大米、有机水产品等超2.5万亩,农民直接增收26.5亿元。

  “代表当今国际一流的日本高效农业技术,是日本人花了一百年时间在吸纳欧美先进技术基础上完成的。我们向日本学,将之转化为中国农业的生产力,我们就可以大大缩短和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赵亚夫用注视世界的眼光,高效率地加速了这个“缩短”的进程。

  

  二

  赵亚夫在田头指导农户种植技术

  岁岁年年,在句容的田间地头,人们时常会看到一位身穿夹克衫、牛仔裤,戴着副眼镜的知识分子模样的人。他总是在地里察看作物长势,不时会掏出手机与农户联系,告诉作物当前该施肥、防治等事项,他就是赵亚夫。

  “科技成果要转化为生产力,进而转化为生产关系,转化为农民致富的有效途径,科技工作者就必须始终走进田间地头,而决不能仅坐在实验室里。”赵亚夫不喜欢“纯理论式科研”。作为镇江农科所所长,他在全省第一个调整科研结构,所里60%的人员搞高效农业,40%搞粮食。人,必须走到田间地头去,才能加快农业科技成果的转化。他对农科所的工作原则提出了四句话:“做给农民看,带着农民干,帮助农民卖,实现农民富。”

  从日本回来不久,赵亚夫带领科技人员来到句容白兔解塘村蹲点,该村地处丹阳、丹徒、句容三县(市)交界处,对镇江的农业发展有辐射带动作用。

  推广新技术是一项“革命性”的运作,让那些种了一辈子水稻、小麦、油菜等常规作物的农民理解、接受直到行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在获得白兔镇政府的支持后,赵亚夫动员村干部带头试种,并带领科技人员走村串户,说服动员农民,还免费提供种苗和技术、肥料,终于说服十多户村干部和农民同意试种露天草莓。赵亚夫又与农民睡在了一起,从栽培、施肥、灌溉、防病、管理,每个环节都严格按标准操作。一个季节下来,露天草莓亩产量达500多公斤,效益500~600元,超出了常规农作物的2倍。初见成效,不仅增加了科技人员的信心,也调动了农民兄弟的积极性,种植面积逐年扩大,现在句容部分农户草莓亩产已达到3000公斤,接近了日本亩产的平均水平。

  在解塘村蹲点示范的同时,赵亚夫还在探索推广农业技术、示范带动农民的新路子。依据省政府加快开发丘陵岗坡地、建成一批新的农副产品基地要求,他推动建立了5个江苏省丘陵地区农业综合开发(句容)科技实验园,面积2300多亩。赵亚夫将之命名为“万山红遍”,希望应时鲜果红遍万山。赵亚夫与外国专家担任顾问,不断引进、吸收日本与欧美新品种新技术,在园区内搞技术集成,试种不同类型的农产品。

 “将失败留给园区,将成功教给农民”——赵亚夫制定的这个方针,有效缩短了成果转化周期,加快了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就这样,赵亚夫领军的农科所,同时驱动示范窗口和科技培训两个轮子,带动周边地区,乃至全省丘陵地区应时鲜果的发展,累计推广应用面积达180万亩。
  在加快科技成果转化的同时,也培养造就了一批科技专业人才。赵亚夫在省农科系统被称为“老母鸡”,因为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镇江农科所成为全省知名的应时鲜果专家培养基地。他直接带的科技人员潘耀平、李国平、芮东明、糜林、刘伟忠、吉沐祥等,已成为省内外知名的草莓、葡萄、梨、桃、出口花卉、蔬菜种子栽培技术专家。镇江农科所副所长李国平动情地说:“老所长的最大贡献,是选对了一条适合丘陵山区农民致富的高效农业之路,带出了一批既懂技术又能实干的科技专家与农民骨干。赵亚夫与农科所犹如导演和演员的关系,当然演员主体还是丘陵山区创业致富的农民。没有赵亚夫这个品牌,农科所形成不了自己的专业优势与特色,镇江丘陵山区开发也难有今天的大好局面。”

  在赵亚夫感染下,基层干部也积极行动起来,出现了一批会发动、懂技术、想干事的干部。白兔镇倪塘村支书徐华说:“老赵看似普普通通,实际上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我们村支书在一起经常念叨赵亚夫,他的水平与人品令人敬仰。想想老赵,我们不好好干对不起他。”

  赵亚夫的魅力,吸引了一批批国际友人为中国的兴农富民服务。日本农业专家自费参与制定句容农业发展规划,并深入农户田头现场示范指导,从而使句容应时鲜果技术与品质整体上处于全国领先水平,并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小。

  

  三

  

  如果说,20棵草莓苗的“星星之火”,成功地燎原成“草莓之乡”,那么,示范户就是致富农民的“星星之火”。

  赵亚夫总是以温和而慈祥的态度和农民交往,朴实的外表下始终怀揣一颗对农民兄弟火热而真诚的心。说起赵亚夫亲手帮助农民致富,丘陵山区有一个个说不完的葡萄串式的故事。

  白兔镇王梅林一提到赵亚夫,就一个劲地说好。他妻子去世多年,儿子、媳妇双双残疾,上面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过去的日子简直没法过”。2003年,赵亚夫支持老王种了近两亩的草莓。从选苗、栽植到田间管理,赵亚夫精心指导,关键的环节直接动手。当年,王梅林草莓收入八九千元;第二年开始,草莓收入年年超万元;去年老王又在草莓田里轮作了越光水稻,收入近两万元。

  葡萄大王方继生谈起赵亚夫便激动不已:“如果没有赵主任,就没有我的今天,更没有句容葡萄产业的发展。”

  方继生是句容春城的普通农民,种过桑,养过鱼,零打碎敲干过好多行当,都收效不大。1989年,一条“巨峰”葡萄高产高效的报道引起了他的注意,随即邮购了种苗,在承包的岗坡地上开始试栽2亩。1991年的一天,赵亚夫去春城蹲点,路过方继生栽种的葡萄田,眼睛一亮,从葡萄架搭的方式上看,认定这位农民是学过种葡萄的,但在管理、施肥等技术上还很粗糙。赵亚夫立刻停下脚步,在田边询问一位农妇葡萄种植户的情况,并递上一张名片请她转交。方继生正为葡萄管理而发愁呢,得到那张名片,如获至宝。老方第二天就赶到农科所,赵亚夫当时就传授给他许多葡萄种植技术,并介绍葡萄专家芮东明与其结对。此后,赵亚夫经常带领科技人员到葡萄园里现场指导,一下从几亩发展到20多亩,“老方葡萄”成为响当当的品牌。由此,对周边又形成带动效应,春城丁庄葡萄种植面积迅速发展到3000亩。

  2003年7月的一个星期天清晨,突降大雨,这可急坏了白兔镇龙山湖村的农民周先明。原来,周先明看到好多人都靠着发展农业项目致了富,心里痒痒的,寻思着把村里的荒地包下来,发展个项目。早几天他鼓足勇气和赵亚夫联系,希望赵亚夫能来帮着出出主意。赵亚夫一口答应了,就约在今天。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雨不但没停却越来越大,老周心想,远在镇江的赵主任(赵亚夫时任镇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是肯定不会来了。8点多,已经灰心的老周听到门外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他出门一看,一位老人打着雨伞,穿着雨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一瞬,老周惊呆了,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赵主任啊!”赵亚夫应了一声,连家门也没进,就让老周赶紧穿雨衣,带他去地里看。那是村里的一大片荒地,因为长年无人问津长满了杂草,雨下得太大,四周望去看不到一个人,老周以为这位城里的“老干部”只是做做样子在边上看看,谁知道赵亚夫打着伞,踩着一路泥泞,径直往荒地深处走,高及腰的杂草几乎要把赵亚夫淹没了。老周一路跟着,一路喊赵亚夫不要往前走了,雨大路滑有危险。赵亚夫却一点回头的意思都没有,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荒地里走,就这样他们足足在雨中走了三个小时,从地里回来时,50岁的老周累得头晕晕的,有点站不住了。他看了一下身边比自己大十多岁的赵亚夫:脸上全是水,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嘴张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老周看到这一幕,感动得喉咙里跟堵着什么东西似的,“谢谢”都没能说得出来。

  “姐妹桃园”主人王巧娣对此也深有感触,“赵主任一到关键时刻就出现了”。剪枝是种桃当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可她当时并不懂。栽种后的当年12月份,见其他桃农在忙着剪枝了,王巧娣心里也犯急了。电话打到赵亚夫那里,赵亚夫笑着安慰她,别急啊,还没到时候呢。过了几天,赵亚夫来了。赵亚夫拿着修剪刀一边修剪,一边讲给王巧娣听。当时天气相当冷,西北风呼呼地刮着,赵亚夫虽然戴棉帽穿棉衣,但露在寒风中的手还是微微颤抖。王巧娣当时也有点冷得吃不消了,想劝赵亚夫别剪了,自己也趁机休息休息,等稍微暖和些再做也不迟。可看到赵亚夫做得那么认真,她怎么也开不了口。就是这个王巧娣,在赵亚夫手把手指导下,栽了30多亩水蜜桃,第三年就收入6万元,今年可达8万-10万元。她与70多岁的老父亲发自内心地说:“希望赵亚夫活到100岁,带领更多农民致富。”

  草莓种植大户王柏生说:“赵主任对我们的那份热心真是没话说。我们随喊随到,比‘110’还要及时。”于是,赵亚夫这个“为农服务110”的美称一下传开了。

  这些年,赵亚夫的足迹走遍大江南北,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指导。他首先针对当地区位与土壤条件提出科学规划,根据栽培特点现场授课,并自编技术书籍普及致富经验。丹阳杏虎村地处丘陵,经济薄弱,赵亚夫实地规划,得到上级资助,使该村很快脱贫致富。

  如今,“要致富,找亚夫”已经在句容乃至大江南北广为流传。江苏许多市县政府特聘赵亚夫为顾问,除镇江外,由他和农科所直接指导的国家与省市农业科技园区38个。在他所指导过的农业示范户中,产生了2个全国劳模,3个江苏省劳模,10多个市级劳模,他们也成为带动周边农民致富的行家里手。

  赵亚夫一看到农民就亲切,一到田里就踏实,把个人利益看得很淡很淡。任市农科所所长时,他主动提出不管钱不管物,主要精力放在推动农业结构调整上。

  为了更好更广泛地向农民传授技术,赵亚夫组织科技人员编写了草莓、葡萄、水蜜桃等《应时鲜果栽培技术丛书》。年过六旬的他还新学了电脑技术,制作幻灯片,及时把科技成果送到农家。多年来,他平均每年上课超百堂,手把手指导农户超千家,编写实用科技读物超百万字,从未收取什么讲课费、辛苦费。他是农业财富的创造者,凭他的技术、项目和管理“入股”,他可以轻松赚大钱,但是直到现在,他没有接受一家“农头”企业聘用。对此,他觉得很正常:“有很多老板请我当顾问,可我没有精力,我要帮农民做事。我的工资足够用了,钱多了我也不会花。农民这样尊重你,这是最好的报答,比金钱宝贵得多。”

  

  四

  

  让大部分或绝大部分农民富裕起来,是赵亚夫一个梦想转化为现实的过程,也是他一个不断选择人生价值坐标的过程。

  1993年赵亚夫当选镇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后,他仍是三天两头泡在田间地头,以至跟着他一起辛苦的司机都不能理解:“赵主任老是做这些‘呆事’,整天与农民打交道。”赵亚夫说,为农民做事,是在尽一个共产党员的良心和责任,时间长了,人们就会理解你。

  1996年,组织上决定调赵亚夫任江苏省农科院院长。赵亚夫找到市委组织部领导说,再过三四年我就要退休了,我想做的事还没有做完,新岗位尽管是组织上的提拔重用,但不合适我。赵亚夫婉辞调任的内心想法是:大科研机关事务更多,势必下农村的机会就少,就会影响自己“没有做完的事”。

  多年来,赵亚夫每年要撰写十几万字的科普读物,每年要给省、市领导撰写三四篇调研报告和建议。他说,这样做比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用处大得多。加上遇到许多上荣誉的事,他是能推则推,能让则让,乃至他三次才通过研究员职称的评定。

  所有这些选择,都是为了这“没有做完的事”,这是件什么样的事呢? 

  “2002年底,我离开镇江市人大常委会岗位,因为享有镇江市知名专家终身荣誉,暂不办理退休手续。当时,我向市委领导报告了自已的想法:去镇江最穷的茅山老区一个村子,帮助农民实现小康,研究经济滞后地区怎么两率先问题。”这是2006年赵亚夫在一个题为“探索茅山老区小康之路”发言中的开场白,直接表明了他没有做完的事就是要让茅山老区“一个最穷的村实现真正的小康”。

  这个“最穷的村”就是天王镇戴庄村。

  戴庄村位于溧阳、溧水和句容三县(市)交界处,是典型的茅山老区腹地。就是在这里,赵亚夫要通过帮助农民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发展有机农业,完成“小康村”这个赵亚夫的重头“作品”。

  2002年,赵亚夫和农科所科技人员一起来到这里蹲点,从全村推广有机“越光”稻、有机桃开始。开头总是难,因为传统的农民难以接受。

  “种田哪有这种种法,光靠施豆饼就能种水稻?”

  “种桃还能致富?”

  村民杜中志和赵亚夫“抬起了杠”。赵亚夫说每斤桃能卖到5块钱,杜中志说能3斤卖到两块钱就不错了。在赵亚夫的再三保证下,杜中志种了3亩桃园。到了2004年,桃子1斤卖到8块钱,“越光”大米1斤也卖到了8块钱。现在,杜中志承包了80亩桃园,桃园里养了1000多只草鸡。草鸡15元/斤,草鸡蛋1只一块钱。54岁的杜中志被太阳晒得黝黑,不过精神头特别足:“没成想‘老来俏’。现在6万块一年不在话下,今后将更多。赵主任真是财神爷。我真服了他。”现在杜中志的儿子杜富海也不搞运输了,帮着搞桃园管理。

  服了赵亚夫的还有55岁的黄祥荣,原来夫妻俩家里有10多亩地,人均收入3000多元。自从搞了“越光”稻,现在两人人均纯收入已经快8000元了。老黄激动地说:“跟着赵主任,绝对没有错。”

  如今,戴庄村有机农作物已经从几十亩扩大到3000多亩,发展成为有机稻、桃、草鸡等有机食品的生产基地。

  建生产基地,只是解决了原料产品的生产问题,要让农民得到更大效益、更大实惠,就要设法把加工、流通等各市场要素产生的利润尽可能留给农民,这样才能加速农民致富的步伐。现在一般采用的“农户+龙头企业”、“农户+经纪人”的合作模式,对于没有组织起来的农户来讲,是必要的。但整个产业链利润的“大头”却不属于农民。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赵亚夫提出了有机农业综合发展产业化的模式。通过这个模式的运作,就可以把有机农业的生产、流通、有机观光农业等各产业环节在戴庄村完成,就可以把尽可能多的实惠留给农民。但它的前提是必须成立合作经济组织。

  2006年,戴庄村有机农业合作社成立。赵亚夫任顾问,农科所一名科技人员任副理事长,但都是“志愿者”,不拿任何报酬。合作社由农民自愿参加,从一开始示范户带动全村20%-30%农户加入,到今年已发展到58%,到明年就可达到80%,剩下的其实大都不是务农户了。“一年一户可增加收入5000元,人均增加1000元。原来我们预计达到人均收入1万元的目标要到2010年,现在看来2008年就能完成,这就解决了‘大部分’的问题。”赵亚夫平静地说:“把这件事做好了,全村整体小康了,我也就了却了最大的心愿。”

  但赵亚夫的心愿还没有止下脚步,他在致力于研究市场。他要帮助农民真正懂得市场掌握市场,帮助他们真正成长为一代新型农民,小康之路才能走得更加扎实。对此,他仍然身体力行先“做给农民看”。去年上海农产品展销会召开,他带了两个电饭锅,现场一个煮饭,一个煮粥,引起全场的注意。300多人品尝下来,吃粥的100%说好,吃饭的99%以上说好。中国消费报的一位主任记者说,这是上海市场上最好的大米。不少上海人当场购买。此后,赵亚夫“如法炮制”,又先后在镇江的几个住宅小区现场示范,扩大影响。在他的倡导下,成立了“戴庄有机农业朋友会”,现在已有几十户会员单位。

  选择戴庄村做试点,也是赵亚夫的一个战略思考。戴庄村是茅山丘陵有机农业圈的核心地带。经过详细的考察和论证,2001年赵亚夫与省老区促进会在江苏省率先提出建立茅山丘陵有机农业圈的设想,并以项目化方式上报省政府。时任江苏省委副书记的李源潮当即批示,予以肯定和支持。茅山有机农业圈地跨宁、镇、常三大市与四县(市),总面积3.5万亩,方圆20多平方公里,是全省最大的有机农业圈。该地区人口少,资源丰富,水质达一类标准,环境优美,无工业污染,具有发展有机农业的得天独厚的优势。

  赵亚夫说,戴庄村的试验将为茅山有机农业圈综合开发提供一条新路子。如果茅山有机农业圈开发成功,或许镇江乃至江苏省丘陵地区农业综合开发将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20多年前,赵亚夫在日本刺激出的那个梦想正逐步变成现实。前不久,部分日本专家跟随赵亚夫来到戴庄村,当时就惊呼:“这里和日本已没什么两样!”

  

  尾 声

 



赵亚夫与全国劳模方继生交流葡萄种植技术

  

  赵亚夫的梦想是宏大的,而这个深深植根于土壤的梦想,就是山区农民致富的现实之路。

  赵亚夫是这片土地的知音。他用不变的执著,用科学的智慧,为这片土地把脉,找出了一条丘陵山区和谐发展现代农业的高效之路。

  赵亚夫是激情澎湃的诗人。漫山遍野的赤橙黄绿香飘四季,草莓大王,葡萄大王,数不清的致富农民的笑容,让日本人惊羡的戴庄村……就是赵亚夫书写在大地上的诗行。

  赵亚夫是山区农民的朋友。他将他的心血和汗水都奉献给了他们。他们的幸福是他追求的事业,他们的喜悦是他耕耘的坐标。

  他以一生的热情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改变这片土地的传统面貌,改善山区农民的生存状态,改革农村致富的思路。

  一生啊,他只做了这一件事。不多。但是他做成了。他是成功者。

  绵延不绝的丘陵山冈用彩色的植被礼赞这位开拓者。可是,这位开拓者对自己的事业有另一种评说。

  他说,我还要努力。我还要向前走。

  他又一次出发了,向着起伏的丘陵……



 陶春 摄

编辑:陈洁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