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国际专题 高温下老宅的故事

小巷深处的“空巢老人”们

2007-08-01 22:25

左图为张奶奶向记者诉说她的生活。  陶 春 摄

  从生产巷,到火星庙巷,一路走来,两边都是高高耸立的风火墙,青砖黛瓦,苔痕处处。一座座小院,似乎是一幅幅凝固的风景。居民们说,这些小院都有上百年历史了,不少人已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

  聊天的、拣菜的、浇花的、升火做饭的……走在小巷的道板路上,透过半掩半开的一处处院门,我们看到的几乎都是银发老人的身影。老人们说,子女们大了,陆陆续续都搬出去了,现在只有他们是老巷几乎雷打不动的“留守者”,只有他们还在守望着老巷,追忆、传承着老巷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尽管是“空巢老人”,但我们走近他们的生活,几乎感受不到他们的落寞与空虚。

  老有所乐的“大忙人”

  来到火星庙巷4号,魏春兰刚刚从宝盖山锻炼回来。74岁的魏奶奶,老伴去世已十多年了,子女们也陆续搬了出去,但魏奶奶日子过得依然有滋有味。邻居们笑着说,她可是个大忙人!

  盛夏酷暑,魏奶奶仍然忙个不停:每天下午不是到邻居家唱歌、跳舞,就是到社区里吹拉弹唱;晚上和一帮老姐妹一起,到山巷广场跳舞。

  敲开不远处生产巷36号的院门,张国华刚刚买菜回来。“每天一大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超市买菜,顺便带几份报纸回来。”83岁的张奶奶热情地将我们迎进门。

  小院里,茶花、铁树、翠竹、太阳花……一蓬蓬、一簇簇,点染出满目的生机。别看张奶奶上了年纪,兴趣还挺广泛,每天看报纸是“必修课”,从国家大事到体育赛事,从社会新闻到娱乐新闻,张奶奶样样关注。和邻居们聊起天来,张奶奶的“学识”一点也不比年轻人差。张奶奶平时还喜欢看看电视,前阵子央视主持人大赛,她几乎一场不拉。张奶奶每天如此悠闲的生活,着实让邻居们羡慕不已。

  老宅深处情意浓

  张奶奶出生在小院里,在这里已生活了大半个世纪。对于这条幽幽的小巷,张奶奶有着深深的感情。谈起街坊邻居,张奶奶更是一个劲地夸好。

  不久前,张奶奶在天井里晒被子时不慎跌倒,爬不起来,正好有个邻家“大侄女”来串门,发现后赶紧喊来几个邻居,将张奶奶抬到藤椅上坐下。谈起这些点滴往事,张奶奶很动情:下雨天,打个电话过去,邻居们就会代自己将菜买回来;家里烧了好菜,或是包了饺子、粽子,也会用碗端着送过来;邻家的孩子也常来串门,小院里处处留下清脆的笑声……张奶奶说,尽管自己独居,但并没有居住在新楼房里的“空巢老人”那样的无助和寂寞,“我已将街坊邻居当作了一家人,这些大侄子、大侄女,对我可贴心啦!”

  魏奶奶同样深有感触。不久前,魏奶奶家保险丝被烧掉了,大夏天的没有电,这日子怎么过?找到邻居,保险丝立马就被换好了。魏奶奶在院门外种了一排花,夏天气温高,魏奶奶在外面活动时,都是邻居们帮着浇水。“这些老街坊好着呢。不管哪个有点小毛小病,大伙都会陪着到医院看病挂水。”

  子女是一份牵挂

  我们来到火星庙巷1号时,田玮的女儿刚刚离开。田奶奶笑着说,一大早女儿就送来了鸭蛋,前几天还送来了葡萄,“虽然不住在一起,孩子对我们关心着呢!”

  20年前,田奶奶心脏动过大手术,植入了机械瓣。这么多年来,家里大大小小的活,几乎都被老伴揽了下来。老伴尽管已退休,但被单位留用,出差比较频繁,一年倒有大半时间在外地。这不,十几天前又到义乌出差去了。田奶奶说,老伴不在家时,自己会有点寂寞,就只能打开DVD,自己唱唱歌,排解排解,“子女永远是我们的一份牵挂,女儿带着外孙过来的时候,我总是格外开心”。

  魏奶奶的子女搬出去没有几年,相比以前的日子,魏奶奶觉得现在过得更舒服,“住在一起,难免会有磕磕绊绊。现在一个人,就不必互相迁就了”。魏奶奶没有养老金,生活全靠子女供给。为了便于联系,女儿给魏奶奶装了电话,儿子负责每个月的电话费。魏奶奶笑着说,孩子们都不错,你看,这桌上的哈密瓜、水蜜桃,就是女儿前几天送过来的。这两天气温太高,魏奶奶居住的小楼格外闷热,她晚上会住到儿子家去,凉快凉快。

  在交谈中,老人们都流露出这样的想法:现在年轻人工作压力越来越大,家里有什么事,能自己解决或是邻居帮忙解决的,就尽量不去麻烦孩子。尽管自己很希望孩子能“常回家看看”,但这份希望,常常只能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