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社会专题 参军报国 建设家乡

专业人士:文身还须多思量

2007-11-07 21:07

    锣鼓喧天征兵时。近日,记者采访发现,一些准备参军的青年正为身上的文身而忐忑不安。
  “每年征兵前,就会掀起去除文身手术的小高潮。”近日,江大附院整形美容中心刘昌主任对记者说。采访时,记者巧遇一父亲正带着儿子咨询去除文身手术事项。父亲告诉记者,其子21岁,中学毕业后一
直打零工,今年他特别希望能让儿子“到部队大熔炉里锻炼锻炼”。可孩子此前因好奇在身上多处刺上了文身,“有文身是肯定通不过征兵体检的,现在赶快把他拖到医院来去除文身,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记者随后在数家美容整形中心和文身店采访了解到,每当征兵、招考公务员和社会招聘时期,不少文身者都会前来要求清洗去除文身,还有一些年轻人在谈恋爱时或者失恋后也会清洗原来的文身。
  有趣的是,就在一些人忙着去除文身时,依旧有不少时尚男女走进文身馆。
  记者在南门大街一家文身馆里看到,店堂里正有两名女孩在挑选文身图案。从业4年多的文身师李传军告诉记者,文身在上海等地区十分火爆,镇江的文身店也在不断出现,“最多的一天我一个人就做到2000多元”。不久前,杭州一青年骑三轮宣传奥运,身上就文上了不少奥运标志,其中最后一个标志就是在镇江完成的。
  李传军告诉记者,他所接触到的文身者,年龄大多在20岁到30岁之间,其中女性占到20%-30%,人均消费水平在一二百元。

  社会上对于文身的争议一直就没停歇过,归纳起来不外乎两大观点:一种认为是艺术时尚,一种认为文身者系游手好闲小混混之流。
  记者了解到,文身者之动机大抵有三类:年轻人往往因为偶像崇拜或盲目跟风;上班族则想松弛压力、顛覆制约;从事流行或创意工作的人士,以文身作为认同时尚或藉以标举自我特色。
  时尚女孩秋秋一边伸出自己的左手,一边得意地对记者说:“漂亮吧!”秋秋称,她自幼就喜欢翩翩起舞的蝴蝶,现在将小蝴蝶文在自己的手背上,“每天看着心情特别舒畅。”“我在雕刻文身时,从来没把对方的身体看成身体,而是一个艺术的画布。”一文身师这样说。
  文身者在中国古典文献里多为“游手”“闲汉”之流,先秦以来行之不辍的“黥刑”,在身体雕墨刺字以标示犯罪符号,让文身给人一种负面形象。采访中记者发现,当前我市不少市民对文身还是不很认同,他们认为文身者多半属黑道或者与黑道有染的小混混,“至少属于另类的人”。 
  记者看到,一些清洗文身的人都是迫于恋人或家人的压力而来的。小伙子小马有两处文身,都是以前处于好奇文刻的,没想到今年新认识的女友很不喜欢,叫他清洗掉,“要不我爸爸妈妈看到后,肯定不会同意我们谈恋爱的。”市民田先生称,文身的确也是一种艺术的表现,他尊重文身者自己的选择,但是让他不对他们“刮目相看”也是做不到的。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