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往事勾沉

“文学选秀”能产生优秀作家?

2008-07-15 01:57 来源:镇江日报
  第一届“THE NEXT——文学之新”全国新人选拔赛开场了,比赛借鉴了“美国偶像”等电视选秀类节目运作方式,从全国参赛选手中决出36强,之后每月逐级淘汰。比赛接受读者的网络投票、信件投票,所有投票每月累加,最终由评委、读者共同投票,民意选出下一个“文学之新”。在选手淘汰、晋级的赛程中,评委进行专业点评和指导,直至大赛结束,当代文坛名家组成庞大的评委阵容……文学界“选秀”风起,估计又会搅热一阵文坛,成为文化媒体争议,吸引广大文学爱好者眼球的一个文学(娱乐)事件。

  与以往文学大赛或评选活动不同的是,这次活动加入了诸如“海选”、“PK”、“网络投票”、“逐级淘汰赛制”等典型的娱乐选秀模式元素,对于这一前所未有的文学选秀模式的运用,担任大赛评委的著名作家王蒙表示,“我们不应该看到与自己昨天熟悉的一切不一致的事物就愤怒、排斥……”这自然是对待这种“文学选秀”新形式的一种文化宽容和开放精神的表达。的确,对于一个作家的产生也好,对于一部文学作品的产生也好,或者对于文学的发展和繁荣也好,任何形式或手段都不是主要的,但是让人产生疑问的是,通过这种“文学选秀”,是否就一定能够发现“文学新秀”或如这次文学选秀活动要达到的目的——发掘“即将可能出现的下一个王蒙、刘震云、郭敬明……”呢?

  一个优秀作家的产生,一部优秀文学作品的出现,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文学问题,涉及到各种因素和条件,既与一个时代的文化和精神氛围有关,也与社会的现实、流行的生活有关;既与一个作家的人生经历有关,也与他们的创造精神有关……虽然我们看到了这些文学的基本规律和因素,但似乎可以肯定的是,优秀作家、优秀作品的出现,很少是通过评选、大赛、投票……这些形式产生的。其实,这也是被中外文学史上诸多伟大的作家、诗人的经历所反复证明的道理。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字字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的《红楼梦》,是曹雪芹在“举家食粥酒常赊”的横逆困厄中所成……“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呐喊>自序》这是鲁迅写作的人生一部分……)

  这次“文学选秀”,在“海选”阶段,要通过文学爱好者、大众读者投票计数,最后由文坛上的一些著名作家、这次活动的权威评委来评定,对年轻的作者及其作品,这就涉及到一个审美评判和文学欣赏的标准问题。对作家极其作品的审美,是一种极个性化的行为,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无论是文学权威,还是普通读者,都很难有统一的尺度,而对一个作家及其作品的评判得出一个截然相反的看法也是很正常的,这就像法国小说家法朗士所说,“在文学的问题上没有一条意见是不能很容易地被一条跟它恰恰相反的意见反对掉的”。在文学的领域,人们所持有的意见,往往存在着争议和分歧——这才符合文学的本质和规律。所以,对进入36强的作者及其作品,不论普通读者还是文学权威,都是很难有一个客观的优劣高低的判断的……

  无论我们怎样地争议和质疑“文学选秀”这种模式,它还是为文学爱好者成才,为作者创造出优秀的作品,为作者成为受人关注的作家,提供了一次机遇,但这不是文学的根本,文学的根本是一个作家应该具有鲜明的社会意识,高贵的心灵,悲悯的情怀,伟大的思想和深度的情感,这些文学的根本问题解决了,我们就会很自然地产生出优秀的作品、出现受人关注的作家的。

(原标题:镇江日报)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