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国际专题 冲刺“千百亿” 相关报道

镇江“船队”,终于挂起了远航济海的风帆

2008-09-04 19:02 京江晚报
  镇江船厂船台一角
丹徒区新兴船舶修造有限公司制造的客滚船
 镇江船厂自主研发的全回转内河工程拖船
镇江船厂自行设计、建造的多用途海洋作业船

 

  坐拥地利天时,镇江船舶产业一直受业内外人士的关注;但由于种种原因,镇江船舶产业却一直在碎步慢走,时至今日,已被南通、泰州甚至是江对面的扬州远远抛在身后。错过了“星星”,是否还会错过“月亮”?注目未来,从现实出发——

  三年以来, 市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连年以议案、提案或建议的形式,为重振镇江船舶产业,大声疾呼。

  今年盛夏,船舶产业再被聚焦,市委、市府决心推动船舶产业跨越发展:刚刚实施的“千百亿工程”中,明确提出要大力扶持与发展以船舶产业为主要代表的装配制造业。据了解,我市船舶产业的目标是,到2015年左右,形成500亿元上下的产业集群。

  镇江船舶产业蓄势待发。

  有关专家认为,尽管镇江错过了船舶产业大发展的第一波机遇,但机遇之船只过了一个“船头”,只要镇江充分认识并发挥自身优势,看准的事坚决做下去,认准的路坚决走下去,就能在船舶产业第二波和第三波的发展浪潮中迎头赶上。

  

  起个大早,

  却赶了个晚集

  

  我市共有50家船舶产业企业。去年,50家企业的总产值仅有50多亿元,而泰州靖江新世纪一家造船厂的产值就超过了100亿元。作为县级市的靖江,今年其船舶产业产值预计可达300亿元。

  江苏船舶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江科大教授陶永宏博士介绍,从全国来看,江苏船舶产业是“三分天下有其一”,极具影响与地位。但作为江苏船舶产业最早发展的地区之一,镇江的船舶产业如今已落后于一些后发展城市。曾位列省属四大船厂之一的镇江船厂,现在省内造船厂中已排不上号了。

  镇江在船舶产业的发展方面“起得很早”:

  早在1951年,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将镇江列入造船布点城市,镇江船厂是省内最“年长”的造船企业,曾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国内部分船型的造船技术水平;

  上世纪70年代,在周边部分城市船舶产业还远未成型之时,镇江就形成造船厂、辅机厂、锚链厂、船用柴油机厂等企业构成的完整的船舶产业链条;

  我国重要的船舶技术研发、船舶人才培养基地江苏科技大学,拥有国内一流实力的机械工程学科群的江苏大学,江苏船舶先进制造技术中心这一省级平台,江苏船舶设计研究所这一省内唯一的船舶设计专业院所,都坐落在镇江,镇江在船舶产业的科研、设计与专业人才方面有着省内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优势;

  镇江还有259公里的长江岸线,长达85公里的深水岸线资源更是令周边城市羡慕不已……

  然而,镇江的船舶产业却还是“赶了个晚集”:

  2000年左右,国际船舶产业经历由欧洲到日本再到韩国的两次大转移之后,开始了第三次转移,我国凭借综合优势,已成为此次转移的中心区域。从2003年开始,我国船舶产业几乎以每年200万吨至400万吨的增量在发展,截至去年,中国已成为造船完成量世界第三、手持订单量世界第二、承接订单量世界第一的国际造船业中心。

  船舶产业是现代化大工业的缩影,在世界各国工业化进程中起着重要作用。在前两次转移中,不仅成就了日本、韩国的经济腾飞,更带动了整个东南亚经济板块的崛起。也正因为如此,国内的众多城市才会不遗余力地争相发展船舶业。江苏船舶产业这几年更是突飞猛进,去年船舶完工量全国第二,今年有望超过上海位居第一。

  在这种百舸争流的形势下,又因船舶产业经济关联度非常之高,对经济的拉动非常之强,南通、泰州、南京、扬州亦竞相将船舶产业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

  与我市一江之隔的扬州,发展船舶产业的先天优势、后天基础远不及镇江。扬州深水岸线只有40多公里,恰好是镇江的1/2,但民革镇江市委会近日所做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扬州船舶产业产值相当于我市的两倍。船舶产业产值我市仅占全省的1%左右,而南通和泰州两市占据了全省75%的比重。

  在船舶产业大放光彩的时候,在周边城市加速发展的时候,镇江,这个老牌的“船城”,却赶了一个大“晚集”,在江苏省内船舶产业的地位及影响力愈显颓势。

  

  老早起航,

  为何中途滞后?

  

  镇江的船舶产业,起航很早,但与周边城市相较,与江苏船舶产业发展的“时序节点”相比,镇江的“船”中途减速滞后了。

  2007年,民革镇江市委会在市政协五届五次全体会议发言,指出了镇江船舶产业的不少“软肋”,道出了镇江船舶产业“抛锚”的两个重要原因:

  其一,我市船舶产业中的“拳头产品”高科技含量不高,利润率相对较低。镇江船厂主产全回转拖船、斗轮式挖泥船等基本是一些附加值低、利润薄的产品,年利润不及南通中远川崎的1/10。中船公司主产品“船用中速柴油机”每年向德国公司支付的巨额技术提成,就占了该产品利润的30%左右。

  其二,产学研结合不够,就地转化率偏低。参与调研的民革镇江市委会副主委沈红亮告诉记者,南通、泰州等周边城市做出船舶业发展决策时都要到镇江邀请专家,且每年都到江科大网罗大批优秀毕业生,更为重要的是,周边城市的很多船厂都与江科大、江大联手研发相关技术,而近水楼台的镇江企业却没有与科研院校建立“亲密关系”。镇江两所有实力、有“专长”的高校“校内开花墙外香”,这种现象值得让人深思。

  另外,陶永宏教授认为,布局规划滞后、指导协调乏力也是制约镇江船舶产业发展的主因之一。镇江船舶制造及船舶配套企业呈产权多元格局,隶属关系复杂,要整合好这支“船队”并非易事。由于历史原因,我市对船舶产业的布局规划思路亦不清晰,时至今日,镇江可供造船的岸线资源已较为有限,也限制了船舶制造业的发展。

  业内人士指出,所有的问题最后都归结为两点:一是相关职能部门没能在船舶产业大发展前期做出准确预判,或者做出了判断而没能及时制订相关产业规划,放大自身优势;二是本地部分企业有小富即安的思想,满足于产业大潮下的“订单饱和”,没能站在产业中长期发展的宏观角度上,思考企业自身的长远发展。最终,在别人越做越大之时,我们的企业只能原地踏步。

  

  错过“星星”,

  别再错过“月亮”

  

  陶永宏教授介绍,国际船舶产业的转移,基本上是按“三部曲”的轨迹演变:先是发达国家高能源消耗、高用工成本的船舶修造业的外移;随后,是技术含量较高、能源消耗较少的船舶配套业的“外嫁”,最后则是船舶产业研发与服务的外迁。

  有关专家指出,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接纳的正是船舶修造业的大转移,而这种快速转移持续到2010年左右将会放慢脚步。而且,我国造船业产能过剩的苗头已开始显现。

  “镇江只是错过了第一轮造船产业转移的机遇,而接纳船舶配套业的转移则恰逢其时”,陶永宏说,“后面有更好的机遇”,虽然镇江错过“星星”有些可惜,但如果抓住附加值高得多的船舶配套业的发展机遇,犹未为晚。

  镇江船舶修造业规模很小,而且缺少龙头企业,与南通、泰州等造船大市已经无法相比,已经错过了最佳发展时期。陶永宏认为,正视现实,立足优势,着眼未来,镇江船舶产业应走一条“选择性发展造船业、重点发展船舶配套业”之路。据介绍,我国船舶配套业发展总体上尚处于起步提高阶段,绝大多数船舶配套产品依靠国外进口,本土设备的装船率仅为46%,而国家提出的目标是,到2015年,我国造船业本土设备的装船率要达到80%以上。这意味着,未来几年内船舶配套业将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期。

  在江苏,镇江船舶配套业的比较优势非常明显:

  中速柴油机、螺旋桨、柴油发电机组、锚链等拥有良好的产业基础;

  降放装置、齿轮箱、船舶管状电加热器、配电板、充电器等具有一定的产业规模;

  镇江制造业发达,一些产业基础好的非船用优势产品,如电缆产业、电器产业、灯具产业等完全有机会、有能力向船用产品领域延伸……

  

  镇江“船队”,  

  再度起锚远航

  

  近两年来,如何推动镇江船舶产业的发展,受到市委、市府的空前关注。一些业内人士称,感觉镇江船舶产业大发展的春天快要到了。

  陶永宏介绍,据他了解,今年以来,市委书记许津荣就多次召集江科大有关专家座谈,共商镇江船舶产业发展大计。

  今年7月,市委、市府正式实施“千百亿工程”,明确提出要发展壮大5个销售规模达千亿元的产业,并将以船舶产业为主要代表的装配制造业列入第一个重点扶持的产业集群。

  2007年8月,我市正式出台船舶产业发展及布局规划:明确提出要将镇江打造成以自主创新为主导的船舶技术研发基地、以特色产品为主导的船舶制造基地及以高附加值产品为重点的船舶配套基地;将船舶产业培育为镇江工业的支柱产业之一,到2020年,预计实现产值800-1000亿元。

  镇江“船队”,终于挂起了远航济海的风帆。  

  有分析人士指出,我市现代产业发展史上一直有两个尴尬:一是部分产业错过最佳发展时机,“当某项产业其他城市已经发展得红红火火,我们才如梦方醒,开始迎头直追,但追到一半时却发现宏观经济形势已经变化”;二是总是想产业全面开花,结果却是终成大“业”的不多。

  回顾镇江经济的发展历程,支柱产业多有变更,汽车、电子等都曾被纳入支柱产业的之列,但这些产业却终未成“大器”:其间有经济发展客观规律的动因,但也有多点用力、力量分散、没能持之以恒等主观因素。相反,镇江的一些乡镇,20年间就专攻“钻头”、“汽配”,结果成就了一个“钻头之乡”与一个“汽配之城”。有关专家指出,看准了,就坚决地走下去,埋头于做大、做强、做精某些产业,这是每个城市增强自身优势的关键所在。

  本报记者  柳昌焰  王鹏程  图/宋建设  张斌

 

    (编辑 李斌)

(原标题:京江晚报)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