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评论 金山热评

问题蛋奶往何处去

2008-11-04 18:19 来源:南方日报
问题蛋奶是否只有销毁之一途



    在奶粉、饲料中恶意添加三聚氰胺,不仅极大地导致了公众的身心受害,严重地浪费了宝贵的原材料资源,现在看来,连如何处理它们都成了难题。比如,因为大量不合格液态奶在石井潭村垃圾压缩站销毁,致使没经任何处理的牛奶直泻石井河,竟然把河面染成了白色。对此,广州市环保局表示,将对该压缩站的违法排污行为进行严厉处罚,最高罚款额将达20万元。

    那个垃圾压缩站冤枉不冤枉,我不太清楚,但从报道中我们都知道,三聚氰胺致广州问题奶、问题蛋积压数量猛增,却没有一个统一销毁的“特设机构”;而且,无害处理又费用过高,销毁一吨液态奶要花2500元左右。这么一来,手上有存货的,不偷偷处理才怪,连我们这些不会做生意的人都不会干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中国的许多事情都是这样,有关方面每天不知道都在忙些什么,既缺乏“先见之明”,善后的本领也不堪一提。出了这么大的产品质量问题,肯定要回收、处理大量的东西,一纸规定,然后就守株待兔吗?

    几天前看到一个数据,光是全国回收的三鹿奶粉就接近万吨之巨,全要销毁,生产厂家真是造孽啊!除了人为添加的三聚氰胺,都是好端端的东西;原本好端端的东西现在居然连当垃圾处理都不行,这笔孽债留下的教训何其深刻。不过,出了事情,我们动辄喜欢说把损失降到最低,具体到问题奶与蛋上,有没有降低的可能?或者说,有没有人想到过要降低、可以降低?问题蛋、奶是否只有销毁之一途?我总觉得,一旦不能入口,奶粉与鸡蛋的命运也不该是马上就下地狱。它们不可能没有丝毫利用的价值,不能吃还不能用吗?抬杠地说,人们赞美从前的建筑坚固,其中大抵就有鸡蛋的贡献。比如客家人在建造土楼时,夯墙采用的就是有着特殊配方的三合土,也就是把红壤土、瓦砾土、田岬泥在一起搅拌发酵成熟,再加入红糖、蛋清和糯米。我忽然想,如今不是流行仿古建筑吗?把鸡蛋权且留起来,等哪里再仿的时候派上用场,仿得实质上似模似样一点儿好不好?当然,这种纯粹的书生之见当不得真,不过是要开启一个思路而已。而且,想必你也看得出,我这实在是心痛那些被糟蹋了的东西。

    悲观地看,食品生产领域的这种造孽并没有造到尽头。谁敢认为,揪出了问题奶、蛋,天下就从此太平?仅仅在几个月前,有多少人知道三聚氰胺是个什么东西,现在却已然人人谈之色变。同样,接下来也没人敢保证别的什么化工词汇会在一夜之间令公众稔熟于胸,又有什么东西吃不得了、碰不得了。那么,我们现在对问题奶、蛋的处理束手无策尚情有可原,从持久战的心理和物质准备来看,虽然我们一百个不情愿,也得想些“处理”的办法了。

    珠江河面上倾倒出来的“白色”,不亚于前段时间珠江上同样因为污染而制造出的“黑色”;不知怎的,忽然又想到了文学作品里描述血流成河时的“红色”。三种颜色虽然泾渭分明,但其性质真是何其相似乃尔!(潮白)

编辑:陈洁

(原标题:来源:南方日报)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