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往事勾沉

文革后期毛泽东为何又开始重用邓小平

2009-03-19 20:02 来源:新浪读书 陈洁

摘要:众所周知,文化大革命初期,邓小平作为“第二号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打倒。’”  “四人帮”这时的用心,是要说动毛泽东收回成命,不让邓小平担任第一副总理。在找王、唐之前,周恩来已同邓小平谈话,嘱小平到长沙在主席面前不提此事。

1974年,毛泽东和邓小平在北京

  众所周知,文化大革命初期,邓小平作为“第二号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打倒。邓小平从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到重新出来工作,并站到政治舞台中央,主持国务院日常工作、随后又主持党中央日常工作,经过了漫长的岁月,曲折的、惊心动魄的斗争历程。历史的机缘,政治合力的作用,决定邓小平的命运。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人的因素。

  江青,小平出国是我的意见,你不要反对为好。

  决定由邓小平担任出席第六届特别联大的中国代表团团长,在国际上树立邓小平作为中国政府代表的形象,提高邓小平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威望。这是毛泽东亲自作出的决策,并且是由毛出面同江青作斗争以后才得以实现的。

  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定于4月9日在纽约召开。3月20日左右,外交部就我国出席六届联大特别会议代表团团长人选问题请示毛泽东。毛提出由邓小平当团长,乔冠华当邓的参谋。说这件事不要讲是他的意见,还是由外交部写报告提出为好。外交部即于22日向中央呈送了团长人选问题的请示报告。3月24日,周恩来批示同意。考虑到国内情况,他建议在三周会期中,邓小平可以只出席一周,在大会上发表讲话,与多方要人接触,便可回国。当天,毛泽东圈阅了周的批示。

  毛泽东、周恩来派邓小平当团长出席六届联大特别会议,规格高,影响大,是对第三世界发起的这次重要会议的有力支持,对发展我国的对外关系,特别是同亚、非、拉各国的友好关系,有积极作用。可是,江青竭力反对。就在毛泽东圈阅同意的当天晚上,江青找王海容、唐闻生,强令撤回外交部的报告。王、唐告以毛已经圈阅,外交部无权撤回。但江青还是在3月25日下午四次打电话给王、唐,逼她们撤回要邓小平率团出席六届联大特别会议的报告。于是王、唐打电话请示毛泽东处:主席是否仍主张由邓小平率团出国?他们可否将是主席提议让小平同志当团长的意见说出去?秘书回话,除重述25日下午的话之外,还说:毛主席说,如果实在不行,也可以说明,让邓小平去是他提议的。

  3月26日,政治局会议讨论此事,江青继续无理取闹。会后,王、唐向毛泽东汇报了会议情况。毛于27日给江青写信:“江青:邓小平同志出国是我的意见,你不要反对为好。小心谨慎,不要反对我的提议。”江青这才复信表示拥护。但4月3日至5日政治局讨论邓小平出席联大特别会议的主题发言稿和中国代表团的具体工作方针时,江青和张春桥、姚文元都称病不到。

  4月6日上午,邓小平率团离京赴纽约出席六届联大特别会议,周恩来抱病与叶剑英、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前往机场热烈欢送。4月10日,邓小平在联大特别会议上发言。第一次向全世界阐述毛泽东前不久在会见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时提出的“三个世界”的理论,支持第三世界各国在原料和发展问题上维护国家主权、发展民族经济、反帝反霸的立场。邓小平发言后,当场受到许多国家代表的热烈祝贺。4月19日,邓小平一行乘专机回到北京,周恩来在机场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通过这次活动,在国际国内重新树立了邓小平具有重要地位的公众形象。

  从1973年4月12日邓小平在欢迎西哈努克亲王的宴会上公开露面,到1974年4月10日出席联合国大会,经过一年时间,邓小平已经走到了中国政治舞台的前沿。

  “我早知道你要跳出来,果然跳出来了。”

  这时,周恩来的身体状况每下愈况,加快了邓小平代替周恩来主持中央工作的进程。16就在这时,毛泽东7月对江青等人发出了“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的警告,8月发出了“安定团结”的号召,紧接着,召开四届全国人大重新提上日程。中国的政治局面和人事状况,需要邓小平出来担当中国政坛的主角,毛泽东毫不犹豫地进一步把邓小平推到中国政治舞台的中央。

  1974年国庆节刚过,毛泽东在武汉提出要筹备四届全国人大、酝酿国家机构人事安排。10月4日,毛泽东让秘书用电话告诉王洪文:毛主席提议邓小平担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要王把他的这一重要人事安排告诉周恩来。10月11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传达毛泽东安定团结的最新指示,宣布近期召开四届全国人大的决定。

  新中国的历史又发展到了一个关节点。正当毛泽东号召实现安定团结的时候,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结为“四人帮”,为了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又一次兴风作浪。他们把矛头指向周恩来和邓小平,直接的目标是阻挠邓小平出任第一副总理。

  在1974年10月提出准备召开四届全国人大(在四届人大之前召开十届二中全会)时,为夺取最高权力,江同张、王、姚密谋策划,企图逐步改组中央政治局,取得政治局的稳定多数。办法是让一些人先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然后伺机正式补为政治局成员。他们要张春桥当第一副总理,王洪文当人大副委员长,以夺取国务院和人大常委会的领导权。他们先后在上海、辽宁等地选定帮派骨干分子二十多人,企图安插到公安部、教育部、文化部、铁道部、邮电部、六机部和人民日报、全总、团中央、妇联,夺取这些部门全部或部分领导权。他们还在上海物色培养了“工人大使”、外事干部一百一十多人,以便夺取外交大权。

  毛泽东指定邓小平出任第一副总理,打碎了他们的如意算盘,他们怎么肯善罢甘休呢?


  江青一伙找到的借以发难的题目,是所谓“风庆轮事件”。

  风庆轮是我国自行设计制造的一艘万吨货轮。1974年国庆节前,经过往返上海-罗马尼亚、历时150天的远航归来。“四人帮”在1974年初该轮重载试航阶段,就曾借批判远洋运输分公司和交通部“崇洋媚外”来影射攻击周恩来等是“七十年代的李鸿章”。现在远航返回,又想寻机惹事。国庆节后不久,“四人帮”收到他们在上海的亲信写的万言长信,知道风庆轮副政委李国堂、实习三副顾文广在远航途中反对批判所谓造船、买船问题上的“崇洋媚外”、“卖国主义”,还对王洪文、上海市委和京剧样板戏颇有微词,遂抓住一点,肆意夸大,无限上纲。江青10月14日在登载《“风庆”轮的问题》的《国内动态清样》上作了不少批注,并给在京中央政治局成员写信,说该报道“引起我满腔的无产阶级义愤!试问,交通部是不是毛主席、党中央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部?国务院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机关。但是交通部确有少数崇洋迷外、买办资产阶级思想的人专了我们的政。”“这种洋奴思想、爬行哲学,不向它斗争可以吗?”说那个副政委“是钻进革命队伍的阶级异己分子”。提出:“政治局对这个问题应该有个表态,而且应该采取必要的措施。”王洪文当天即表示“完全同意”。张春桥、姚文元也在同一天写下批语,张强调这是造船工业上“两条路线斗争的继续”;姚认定这个副政委“代表一条修正主义路线”。

  10月17日晚,中央政治局会议快要结束时,“四人帮”突然提出风庆轮问题。

  江青拿出风庆轮的传阅材料,质问邓小平对这个问题是什么意见,要邓立即表态。邓小平说:我已圈阅了。对这个材料还要调查一下呢!

  江青进一步逼问:对批评“洋奴哲学”是什么态度?是赞成还是反对?

  邓小平针锋相对回击江青:政治局讨论问题要平等,不能用这样态度待人。这样政治局还能合作?强加于人,一定要写出赞成你的意见吗?

  张春桥、姚文元一起指责邓小平。江青更是对邓大肆攻击和谩骂。邓小平忍无可忍,连说“我要调查!”愤然离开会场。张春桥看着邓小平走出去,阴险地说:我早知道你要跳出来,果然跳出来了。

  “四人帮”认为,政治局会议上的争吵,正好给了他们一个攻击邓小平的口实,把邓小平搞下去的机会。立即星夜密谋。四人商定:抢在邓小平10月20日陪同丹麦首相到长沙会见毛泽东之前,由王洪文先去报告。

  第二天(10月18日)上午9点,王洪文乘专机飞往长沙。下午2点左右,毛泽东接见。王洪文借汇报17日政治局会议情况诬陷邓小平和周恩来。他一开头就把形势说得十分严重。他把周恩来、邓小平同1970年庐山会议(九届二中全会)上的林彪、陈伯达类比,说:北京现在大有庐山会议的味道。还说:我这次来湖南没有告诉总理和政治局其他同志。是我们四个人春桥、江青、文元和我开了一夜会,商定让我向主席汇报。我是冒着危险来的。

  王讲了昨晚政治局会议争吵的经过后说:邓小平还是搞过去“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那一套。邓有那样大的情绪,是与最近酝酿总参谋长人选有关。

  王洪文还诬陷周恩来、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等进行篡权活动。说:总理现在虽然有重病,住在医院,但昼夜都忙着找人谈话。几乎每天都有人去。经常去总理那里的有小平、剑英、先念等人。他们在这时来往得这样频繁,和四届人大的人事安排有关。

  王洪文对江、张、姚分别吹捧一番。最后请毛指示,说今天还要赶回北京,他们几个人还等着我传达主席的意见呢。

  毛泽东对江青等人看得很透。他没有听信王洪文的谗言。当即对王严肃批评:有意见当面谈,这么搞不好,要跟小平同志搞好团结。叮嘱王:你回去后多找总理、剑英同志谈谈。告诫王:你要注意江青,不要跟她搞在一起。

  王洪文在毛泽东面前表示“一定按主席指示办”,可是,当天(18日)下午回到北京后,没有去找周、叶,却于当天晚上到钓鱼台向江、张、姚复命。四人在17楼江青处密商对策。江青还把王海容、唐闻生两人找来,因她们后天(20日)将陪同丹麦首相赴长沙会见毛泽东。江青在18日中午已经找王、唐谈过,要她们向毛泽东反映国务院“崇洋媚外”的问题,并攻击邓小平在17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言行是又一次“二月逆流”。在18日夜间密商的小会上,江青再次嘱王、唐到长沙诬告邓小平,还托她们带给毛泽东一封信。江青在信中说:听说主席身体好,非常高兴。并说:“昨日王洪文同志带回来的桔子,味甚鲜美。使我想起一首唐诗:‘江上阴云锁梦魂,江边深夜舞刘琨。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千家薜荔村。乡思不堪悲桔柚,旅游谁肯重王孙?渔人相见不相问,长笛一声归岛门。’”

  “四人帮”这时的用心,是要说动毛泽东收回成命,不让邓小平担任第一副总理。

  10月19日,周恩来找王海容、唐闻生到医院谈话。告诉她们,经过了解,事情并不像江青等所说的那样,而是他们四个人事先计划好要整小平。他们已搞过多次,小平同志忍了很久。

  在找王、唐之前,周恩来已同邓小平谈话,嘱小平到长沙在主席面前不提此事。

  1974年10月20日下午,邓小平在长沙陪同毛泽东会见丹麦首相保罗·哈特林,谈话结束送走外宾后,毛问邓有什么事要说,邓说,我没有什么要说的。邓问主席有什么话没有。毛叫邓坐下,说,我不懂北京的事,听说要开人大,我看不用那么急,要看总理的身体情况,看准备工作情况。邓说,把主席的话带回去。毛点点头。邓小平回到北京以后,即于21日上午把同毛泽东谈话经过致信王洪文,让他通报政治局成员周知。

  这一两分钟的交谈非同寻常。不单是把四届人大“组阁”的重任明确地交给周恩来,而且促使毛泽东更加信任邓小平。同前一天王洪文气急败坏地在毛泽东面前诬告完全相反,邓小平一句不说政治局会议上的争吵,表现得那样的豁达大度。一个卑劣,一个伟岸,对比太强烈了!这无疑会在毛泽东的心中激起更加坚定重用邓小平的决心。

责任编辑:陈洁

(原标题:新浪读书)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