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往事勾沉

林彪二弟林向荣太原牺牲始末

2010-09-21 00:15

  前些年曾出版过一部叫《林家三兄弟的不同归宿》的书,讲述了林彪与林育英、林育南两位烈士不同的人生道路。书中提到的这两位烈士并不是林彪的同胞兄弟,而是其同族的堂兄。林彪的同胞二弟林向荣,在解放战争中太原战役时光荣牺牲,成为一位烈士。

  林彪之父林明卿有过6个子女,最大的和最小的都是女儿,中间是4兄弟,他们从大到小分别叫庆佛,育容(林彪),育菊(林程),向荣。这4兄弟字号按照“正大光明”4字排序,林彪字“祚大”,林向荣字“祚明”。林彪与林向荣都与其母亲容貌相似,但性格迥异:林彪沉默文静,林向荣活泼好动。

  大革命时期林彪离开家乡南下广州,成了黄埔军官学校的第四期学员,全面抗战爆发前夕,也就是1937年初,大弟林育菊到延安见到了二哥林彪,林彪时任红军大学校长,他向大弟介绍了全国的革命形势,送给他一份“红大”的招生简章,让他带回去广为宣传,号召家乡的青年前来投奔革命。正在家中的林向荣看到这份简章后欣喜异常,立刻表示要去延安报效革命。他召集了另外几个青年,一行9人一起上路,其中有林彪的侄子林欣然、外甥陈得之。

  1938年林彪出国病休,此时林向荣已成为红军大学后身抗日军政大学的第4期学员,毕业后分配到晋察冀边区第三军分区。

  从1941年起他就与我父亲并肩战斗。1946年6月,林向荣已经担任了晋察冀军区独立第五团的团长。当时我父亲是他的搭档,团政委。林向荣担任团长后,他们一起率部参加了解放石家庄、绥远、天镇、丰镇、应县、集宁等地的战斗。平津战役时他们团参加了张家口战斗,从山洞里生擒了敌军第二七一师师长张进修和副师长梁超。此役仅仅用了16个小时,在全纵队创造了首次歼敌一个整师的记录。1949年2月,他们所在的华北军区第一纵队第二旅在顺义改编为第二十兵团第六十六军第一九七师,我父亲任师政治部主任,林向荣则任该师第五九○团团长。

  这时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已经胜利结束,渡江战役在即,解放战争已经到了最后取得全面胜利之时。第六十六军奉命参加解放太原的会战,彻底解放全华北。第六十六军于3月12日出发,经历了其在解放战争中最长的一次行军后,3月20日到达太原北郊。

  太原是阎锡山经营了近40年的老巢,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因为多年来不间断的施工,形成了纵深达五六十里,前后共3层的“百里防线”,其中包括“三大要塞”、“四道核心”、“五列屏障”等,筑有5000多个堡垒,配置了600多门大炮,有84000人的守军,还有1000余名投降后被其收编的日军骨干。城郊的兵工厂不断地提供弹药给养,美国人还派出了陈纳德航空队直接参战(太原道注:帮助阎锡山守卫太原的是阎锡山与陈纳德合资组建的航空公司)。

  靠着这些资本,阎锡山命令部下血战到底。我军审时度势,调集了一切可以投入的部队,包括第十八、十九、二十整整三个兵团,加上第七军,还有军委第一、二、三炮兵师等部队(太原道注:应为华北炮兵第三师、华北炮兵第四师、四野炮兵第一师),成立了以徐向前为司令员兼政委的太原前线指挥部,彭德怀副总司令也亲临现场指挥。

  4月19日晚,第六十六军进入阵地,准备拂晓开始行动。半夜,第一九七师阵地前面阳曲镇的守敌第七十一师二一二团(欠两个连)在团长的带领下全体主动投诚,第一九七师兵不血刃,占领了阳曲镇。

  次日早晨3时,第一九七师从阳曲镇出击,直扑设在皇后园沟南的敌暂编三十九师师部,当场击毙了试图顽抗的敌师长刘鹏翔。全师乘胜向敌纵深发展,向南攻占了古檀、新店,接着与第一九八师会合,继续沿铁路向南横扫。经过2个小时激战,又连克七府坟、十里铺、新城镇车站和炼钢厂的敌据点,先后歼灭了敌第四十六师某团和二十七师八十九团。

  部队继续向化工厂进攻,这是敌人北郊工厂蔚蓝色防线的核心据点。就在此时,对面的敌人打出了白旗,并用扩音机喊话:“我们同意休战,请贵军师级长官前来商谈受降事宜。”

  据先期侦察,这里正是敌军刻意经营之处,他们能轻言放弃吗?然而战场上临机处置时,原文来自:然而战场上临机处置时,又不得不考虑敌军投诚的可能性。如果强行攻击,整个部队也会招致不必要的损失。

  我父亲作为师政治部主任,下面就有敌工部的设置,专门负责出面接洽受降事宜。绥远战役中他曾和师长成少甫一起深入虎穴谈判,以后也多次成功地解决了一个个难啃的骨头。

  正在此时,林向荣团长主动请缨。他认为敌人完整投降的可能性不大,不应让师领导冒险前往。他表示应由他带领一排人前去试探,万一敌人施展诡计,我们也能随机应变,利用地形灵活反击。

  即使是正面强攻,本来也应采取这种作法,反正总要有个突击队前行。他说得句句在理,师领导同意了他的意见,叮嘱整个部队随时准备出击接应!林向荣与其警卫员各自骑在马上,走在最前头。

  他们这一行人出发了。这段时间好象特别漫长,大家的心里也忐忑不安。突然间,敌人阵地那边响起了猛烈的枪声,果然有诈!大部队随即出击接应,但立即被敌军密集的火力阻击,伤亡严重,不得不停止进攻。21日凌晨,上级指挥部调来了炮兵增援,第一九七师两面夹攻,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苦战,完全摧毁了化工厂的敌人工事,歼灭了守敌,从而也突破了北郊工厂区的防线。接着诸如机床厂、皮革厂、修造厂、毛织厂、窑厂等一个个据点的敌人很快就被分割包围消灭。第一九七师按照预定目标肃清了环城铁路以北、大北门以东、卧虎山以西的外围之敌,全面控制了北郊工厂区一带的防区。

  再来看看林向荣和他那一排人的下落。直到解决了化工厂那个据点里的工事之后,大家才发现,敌人有意把他们引到了一个三面受到交叉火力威胁,又无险可守、无有利地形可利用的一片“绝地”中。看来这伙敌人的胃口不小,想在这里伤害我一些高级首长,太阴狠了。据一个侥幸生还的战友说,虽然面临绝境,林团长仍试图反击,交火中他的警卫员先中弹倒下,就在团长上前救护时,也被机枪子弹击中,当场牺牲。

  出征太原前,部队还在顺义时,林彪还曾出于手足之情把这位胞弟接到北平城内住了几天,这是他们兄弟参加革命后的首次长聚。林向荣回到部队后说,哥哥看到他的成长十分高兴,还勉励他今后更加努力学习勇敢战斗,争取再立新功。没想到这竟成了他们的永诀。按照部队中“三十、团”,也即超过三十岁的团级干部才能批准结婚这一规定,他牺牲时还是孑然一身。

  师领导得知此事十分震惊、痛心,主持师政治部工作的父亲更为失去这位多年相伴的战友难过至极,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林向荣的挺身而出掩护了他。由他起草的师党委发给林彪的慰问信中,全体领导向林彪表达了哀悼痛挽之情,并且检查了自己方面过于大意对同志爱护不够的责任。谁料到林彪立即回信,他没有怪罪任何人,只用简短几个字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为革命而牺牲完全应该,这完全可以理解!令所有人感动不已。

  4月24日5时30分,太原战役总攻打响,第一九七师五八九团一营教导员葛和睦高举着一面满是弹孔的红旗,率领两个连队冒着枪林弹雨把这第一面胜利的红旗插在太原城头上,他们团被授予“登城先锋团”的光荣称号。太原战役我军阵亡人数高达45000人,超过了全国任何一次攻城战役。这一胜利是所有象林向荣那样的烈士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林彪后来一直未将二弟牺牲之事告诉父亲,总是说他出国学习去了,不料林立果17岁时在爷爷面前不经意地说了一句“我二叔1949年就已经在太原牺牲了……”老人一听顿时崩溃了。

  不料到了“文革”时期,徐向前元帅被打成了“二月逆流黑干将”,当年林向荣牺牲一事又被林彪一伙重新提起。

  1967年3月29日徐向前被宣布接受审查。

  4月1日上午,叶群对吴法宪等人说:“林总的亲弟弟林向荣同志死在太原战役中,据说他的死很蹊跷,你们要为首长分忧。”

  李作鹏又传达叶群的话说:“首长认为,徐向前在太原战役之前和彭德怀的接触不是偶然的,可以专门审查一下彭德怀,去秦城调薄一波来问,赵尔陆已死,周士第还在,可以问周,聂荣臻也是前委的人,也要问到。”

  林彪一伙布下了一张大网,要借此事大整一批老干部,而徐向前本人当时毫不知情,就连江青、张春桥也不知道。

  1967年4月8日,外调工作组回来向叶群、吴法宪汇报:“林向荣死于机关枪子弹,左前胸和腹部各中弹一枚,当场牺牲,没有后背中弹的记录。”由此看来并无可疑之处。

  4月11日,中央召开批斗徐向前的会议,吴法宪等人质问徐向前此事,徐帅勃然大怒,回答:“这是早有定论的事,你们又翻腾出来居心何在?”会场一片混乱。

  周恩来当即制止再议此事。江青也问吴法宪:“这是谁让搞的专案?中央一专、二专怎么不知道?富治同志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总理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不请示中央?不上联席碰头会?”叶群说:“这是一件和彭德怀有关的事,林总事前知道。”

  武汉“七二○”事件也即陈再道事件之后,林彪一伙迫害徐向前同志的行径达到顶点,但毛泽东7月30日表态:“徐向前还应继续担任军委文革小组组长。”周恩来转达说:“根据伟大领袖毛主席提议,向前同志还上天安门。”但到了9月13日,黄永胜又批示:“徐向前对于林向荣之死不能说完全没有责任。”于是,审查小组继续追查此事。

  10月18日八届十二中全会期间,毛泽东对林彪说:“战争年代谁家不死人?我的2个弟弟都死了,他们也都是烈士嘛。”林彪于是表态:“主席一门忠烈,是我们的表率。”

  林彪死后,毛泽东对周恩来、徐向前说:“林彪、叶群他们搞了一个专案,我事前不知道,总理也不知道,是江青告诉我的,我早就说过战争年代谁家不死人?我的2个弟弟、6个亲属都死了,我还能找谁去查?这件事一风吹了,不准再提,都是林彪背着我搞的。”至此,这事才算完全平息。

  父亲生前总说:“我将来最终要和这两个战友去作伴,一个是我的入党介绍人,另一个就是林向荣,他们是我一生永远不能忘记的人。”现在他们已经全都安息在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里面了。 (来源:《文史月刊》作者:朱岩)

责任编辑:陈洁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