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本地专题 江心洲“抢救莴苣”大行动——菜价直跌引各 相关新闻

菜农因低菜价上吊自杀 之前养羊遇羊瘟受打击

2011-04-26 21:36 来源:中国广播网 费菲

  4月19日,韩立霞和小女儿站在自家的卷心菜地前。《山东商报》供图

  4月16日,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唐王镇批发市场的卷心菜一斤跌至8分钱。

  当天中午,当地菜农韩进在自家厕所上吊自杀,留下了结婚15年的妻子、两个尚未成年的女儿和一对年迈的父母。

  生前,这个39岁的菜农做过哪些努力?出事后,他们一家的生活有没有改变?昨天,本报对话韩进的妻子韩立霞。

  ■人物

  韩立霞

  38岁,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唐王镇农民,种菜为生。

  ■关键词

  菜农韩进之死

  去年冬天,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唐王镇农民韩进养了30多只羊,但因遭遇羊瘟,赔光了2万多元借款。今年年初,韩进向亲友借了钱买肥料,种了6亩地的卷心菜。4月16日,唐王镇批发市场卷心菜的价格只有8分钱一斤。

  当天中午,韩进在自家厕所内上吊自杀,留下了妻子韩立霞、七旬父母和两个尚未成年的女儿。

  我知道他心里难过得很。羊一垮,他的人也垮了。菜价一降,他心情更不好了。

  京华时报:你是怎么发现韩进出事的?

  韩立霞:我睡醒找不着他,就到处喊。结果一进厕所,发现他上吊自杀了,身体都是凉的。我当时就吓蒙了,赶紧找邻居叫医生。后来医生来抢救,他的心电图是一条直线,完全救不回来了。

  京华时报:有人说,今年的菜价逼死了韩进?

  韩立霞:是啊。出事那天上午,他去批发菜的市场打听,知道菜价又降了,一斤卷心菜批发才一毛钱。回到家赶上吃午饭,他就一个人喝闷酒,啥话也不说,我也不敢劝。吃完饭,他让我和小女儿去睡觉。在我们睡觉的时候,他就出事了。

  京华时报:你觉得,他为什么要走上这条路?

  韩立霞:去年冬天吧,韩进听说养羊能赚钱,我们就跟亲戚朋友借了两万块钱,买了三十来只羊,盖了羊棚。结果一进腊月,就开始有羊奇怪地死掉。然后,就一只接一只地全部死了。我们刚开始觉得奇怪,后来发现大家的羊都是这样,才知道是羊瘟。

  京华时报:这事对他打击很大,是吗?

  韩立霞:我家的瓦房住了二十多年,前两年都塌掉了,但家里没钱修理,就搬到公公婆婆家的平房里住。去年冬天,韩进听人说养羊赚钱多很高兴,他想着下点力气养养羊。如果赚到钱的话,就盖几间新房。结果还没到过年,三十来只羊全死光了,不仅没赚到钱,还赔了2万块的本钱。别人家过年都欢天喜地,但因为这个,我俩过年愁眉苦脸的。我知道他心里难过得很,羊一垮,他的人也垮了。菜价一降,他心情更不好了。

  京华时报:今年菜种得怎么样?

  韩立霞:今年开春,我们种了6亩地的卷心菜,想着多少能挣点钱,把养羊赔的钱补回来点。实际上,这6亩卷心菜,我家只有3亩地,其余3亩是一个亲戚家的,他们在城里买了房子,就让我们白种地,不用给他钱。

  京华时报:种一亩卷心菜,需要多少投入?

  韩立霞:我给你算算。一袋化肥170块,一袋碳铵70块,一袋二胺210块,一车鸡粪200块,除了这个肥料钱,还有塑料布、草毡子、竹坯子、浇地费用。我家的6亩地,光今年的投入就有6000多元吧,一亩地能产7000斤左右的卷心菜。

  京华时报:卖多少钱,才能收回成本?现在市场行情如何?

  韩立霞:除去蹿花(抽花)的,一斤得卖到3毛钱才能够本。如果一斤一毛钱,就赔太多了。今年行情很不好,刚开始才3毛钱一斤,后来天天降价,我们只有赔钱的份儿。

  他遇到事就闷不作声,但不会对我们发脾气,他是我们家里的主心骨和顶梁柱。

  京华时报:你和韩进是怎么认识的?

  韩立霞:我娘家也是唐王镇的,但以前和韩进并不认识。我19岁的时候,经媒人介绍认识了韩进,就开始谈对象。他是个很本分的人,心眼好,踏实。我们谈了5年以后,就结婚了。

  京华时报:在你心中,韩进是个怎样的人?

  韩立霞:他遇到事就闷不作声,但不会对我们发脾气,他是我们家里的主心骨和顶梁柱。

  京华时报:为了让家里过得好一些,韩进都做过什么努力?

  韩立霞:我们就是农民,也没怎么念过书,没有其他本事。我俩承包亲戚的地,种过粮食种过菜,去年还养过羊,都是想挣点钱,把日子过好点儿。

  京华时报:有没有想过其他赚钱的办法?

  韩立霞:我们一直种菜,有卷心菜、萝卜、芹菜、菜花,反正都是应季的北方蔬菜。

  京华时报:种菜要比种其他东西费工吧?

  韩立霞:我们两个人种6亩地,纯手工,自己种,起早贪黑的,没有机器。

  京华时报:按照你们年初的估计,若种得好,一年收成有多少?

  韩立霞:这个不好说。菜市行情好的话,一年能挣一万块钱;行情不好,连成本都收不回来,更别说赚钱。

  京华时报:什么叫行情好?种之前,怎么判断行情好?

  韩立霞:就是菜价好,长得也不错。我记得去年收成不太好,但菜价很高,还有过1块钱一斤。今年长得不错,但是菜价太低。我们是农民,种之前,谁也没法判断行情。

  京华时报:镇里的市场菜价不好,能不能拉到更远的地方去?有什么困难?

  韩立霞:要是拉到外地去卖,首先得有个车吧,就是借个车,也得有驾驶证会开吧。可是我们一来没车,二来都不会开,不可能拉到外边去卖。只能等着有人上门来收,或者在菜市场上批发。

  京华时报:卷心菜的行情不好,那明年种什么?

  韩立霞:我们就是应季种菜。开春就种卷心菜,夏天种芹菜、菜花啥的,秋天就种萝卜。菜市的行情,是从我们镇上的批发市场了解到的。有时候,也有人开着车来我们地里拉菜。

  养羊失败、种菜赔钱、命不好的人家多的是,怎么就他这么想不开呢。我这是才想出来的道理,也是大家的帮助让我想通了。

  京华时报:韩进的后事

  料理完了吗?

  韩立霞:都是亲戚朋友邻居帮忙料理的。我家就出钱,大伙儿帮着操心。第二天他的后事就料理完了,可我家一直都在悲伤里。他是当家的,今年才39岁,他一走,我们这个家差不多就垮掉了。

  京华时报:家里其他人的情况怎样?

  韩立霞:我家有俩老人,都七十多岁了,身体也不太好。韩进出事后,一个老人还病倒了。还有就是俩孩子,14岁的大女儿在读初中,6岁的小女儿刚上幼儿园。

  大女儿哭得很厉害,料理完韩进的后事,她不肯去上学。我就对她说,你要好好上学,给你爸争口气。以后有了工作,还能帮我拉扯你妹妹。她挺懂事的,就听话去上学了。小女儿一直哭着找爸爸,还对来采访的记者说,我再也不跟家里要好东西了。她才六岁啊,我们听了都很难受。

  京华时报:媒体怎么知道了这件事?见了报,你们的生活有改变吗?

  韩立霞:19号那天上午,山东商报的孙记者过来采访,第二天就见报了。说实话,我当时不想接受采访,因为我觉得,这不是好事,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第二天,孙记者说有人要帮助我,让我拿身份证去银行开了一个账户。以后,陆续有人给我电话,问我账号。

  京华时报: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怎么说的?

  韩立霞:我不认识他们,是全国各地的,有些城市名我都没听说过。应该是孙记者给他们的电话吧。他们打过来,先是安慰我,劝我一定要坚强起来,把孩子拉扯大,然后就问我账号,说给我们捐款。这几天,我都不记得接了多少电话,都是陌生人,但都是好人。前几天,孙记者还带着5000块的捐款给了我,说还有不少海外的华人也给她打电话,想帮助我们这个家庭。

  今天,还有个记者帮我联系了收菜的人,说要4000斤卷心菜,市场上收两毛,他们给我算三毛一斤。我找了亲友帮忙,明天早晨4点多就去砍菜,7点钟他们来收。

  京华时报:你对大家帮助你的事意外吗?

  韩立霞:怎么不意外?我寻思着,这不是光彩的事,但是大家知道了,还是愿意关注,同情我们,还给我们捐款帮助。我心里特别感动……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没怎么上过学,不会表达心里话。

  京华时报:韩进出事后,你就是家里的主心骨和顶梁柱了。大家都这么关注和帮忙,你也要看开点,坚强起来。

  韩立霞:我也是这么想的。他出事后,我寻思就是看着孩子,也得把日子过下去吧。但一个女人带俩孩子,实在太艰难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失去了信心。其实,我一直都没从那个事里走出来,想起来就心酸、心疼。但他走了,上有老下有小,我觉得我应该支撑起这个家。我要把两个女儿都拉扯大,劝她们好好上学,好好生活。

  京华时报:你打算今后怎么办?

  韩立霞:是那么多陌生人的关心同情,帮我们渡过了这个难关。我看到大家这么帮助我,觉得心里慢慢温暖起来,对生活有了力气。现在我想的是,首先我不会离开这个家,一是为了老人孩子,二是我跟韩进有二十多年的感情。然后吧,我想着过段时间,到城里找个保姆的工作,给家里挣点零用钱。

  京华时报:你想对大家说些什么吗?

  韩立霞:一个家庭一个样。韩进是这么个人,本分,踏实,但遇到什么事都不爱做声,闷着钻牛角尖。唉,我也觉得,养羊失败、种菜赔钱、命不好的人家多的是,怎么就他这么想不开呢。我这是才想出来的道理,也是大家的帮助让我想通了,凡事都应该想开点。

 

责任编辑:费菲

(原标题:中国广播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