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本地专题 西津渡 故事

绵延千年古代水上救生事业:红船与京口救生会

2013-07-02 20:49 xjz

摘要:在鸦片战争时江苏巡抚梁章钜的笔记《浪迹丛谈》中,记录了他在游焦山时乘坐过一种红船,速度快如奔马。如果恰好顺风顺水的话,乘坐红船可以朝发南昌,暮到瓜洲。这位江苏 “老省长”记载的红船实际上就是当年京口救生会的救生红船,如今我们来到镇江西津古渡石塔旁的清代“救生会”旧址,就能看到一艘复制的救生红船。溯古追今,出没江涛风浪的红船和救生会见证了自宋代以来镇江救捞事业的变迁

    在鸦片战争时江苏巡抚梁章钜的笔记《浪迹丛谈》中,记录了他在游焦山时乘坐过一种红船,速度快如奔马。如果恰好顺风顺水的话,乘坐红船可以朝发南昌,暮到瓜洲。这位江苏 “老省长”记载的红船实际上就是当年京口救生会的救生红船,如今我们来到镇江西津古渡石塔旁的清代“救生会”旧址,就能看到一艘复制的救生红船。溯古追今,出没江涛风浪的红船和救生会见证了自宋代以来镇江救捞事业的变迁。

 

一 红船船头的虎头牌,表示十万火急性命关天

   从唐代始,润州已是江淮漕运重镇,每年从这里经过的船舶数以万计,舟楫如蚁。但这段江面每遇疾风卷水,黑浪如山,樯倾楫摧,呼号之声惊天动地。李德裕任江浙观察使时,就曾派兵丁专职在渡口巡逻守护。

   到了南宋乾道年间,随着商船繁荣的同时,渡船遇风浪沉没的事件常有发生。西津渡就发生过一起载44人的渡船,离岸还没有到金山就被风浪打翻,旅客和篙工无一生还的惨剧。活生生的悲剧让镇江郡守蔡恍寝食不安,他决意打造一个水上安全救助机制。

   于是,蔡恍组织工匠建造了5艘抗风能力很强的大型渡船,各船分别竖立“利、涉、大、川、吉”作为标志,并限定载客人数,摆渡船“身兼两职”,既渡人又救人,这就是最早的官渡和救生性质的渡船。

   到了明朝正统年间,巡抚侍郎周忱打造2艘救生专用船,并向社会招募水手30余人“济渡救生”。他还亲自率领民工修建西津渡石堤,使救生船直抵码头。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长江水域救助专业队伍。

   民间救生慈善事业也随之涌现。到了明末,士绅们自费在玉山下建造“避风馆”,由超岸寺僧长主持,往来江上旅客从此有了临时休息的地方。紧接着,他们又募捐款项建造了10艘“红船”,为了鼓励救人,还按所救者生死,分别予以奖励。就这样,由僧民结合的“避风馆”活跃了50年之久,直至清初。

   古代的人们已经知道,红色光的光波最长,容易穿过水层和雨雾,所以把救生红船的船体设为鲜红色,这样,即使在大雾弥漫的天气或狂风暴雨里,人们也老远就能看见它,为它让路,以便尽快抢险救人。红船头有虎头雕刻,当时江面多处设有关卡,虎头标志表示十万火急,性命关天之意,出航后将一路畅通无阻。红船船身扁长,航速极快,具有一定的抗风能力。船内置5对船桨及大铜锣一面,起锚出渡救生时,船工“当当”敲起大铜锣,江面上船只远远听到都要避行让道。

   康熙皇帝对红船救生大为赞扬,曾在金山寺立《御制操舟说》碑颂扬,并责令沿江官府文武百官关注过往船只安全,如遇大风,要求官方的护航船立即护航。

二 京口救生会义士们的善举感人肺腑

   康熙年间,镇江京口蒋元鼎、朱永载等15人捐白金若干,在西津渡观音阁成立了“京口救生会”,这是一个由民间士绅兴办,专业从事江中打捞沉船和救生的机构。时值江上大风,有一艘船遭遇风浪倾覆,救生会闻讯后立即派出救生红船前往救助,救助人员奋起神勇,抢救遇难船只,救活1人,“京口救生会”救人活命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成为街头巷尾的美谈。

   “京口救生会”会议规定,对救助船实行论功行赏;对无家可归的被救人员留在会中收养;对有家者则发给路费;遇难而死者,由救生会打捞沉尸置棺装殓。大家推举公正者为救生会会首,负责金钱的收支。京口救生会的诸多义举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纷纷捐资捐款。

五年后,救生会将西津渡韶关晏公庙旧址购买下来,建屋3间作为会址。会中祭祀晏公像,后又建楼祀文昌神。如果参加共创救生会的善士辞世,立牌位于楼西祀之。会员还公举公正者为救生会会首,具体负责金钱的收支。

    京口救生会义士们的善举感人肺腑。乾隆初年,京口义士蒋豫继承族人之志,召集乐善好施者全力振兴京口救生会。商定凡救生人员于江中救活一人给赏钱1200文,捞获浮尸一口给奖赏及棺材抬埋费1150文。蒋豫与后人苦心经营京口救生会连续七代,计140多年,成为中国救生行善之典范。

   乾隆六年,蒋豫之子蒋宗海继承先志,接办京口救生会。蒋宗海在乾隆十七年高中进士,授内阁中书舍人职,他任职不久便辞官还乡兴办京口救生会等诸多慈善事业,每遇经费不敷,便在丹徒、扬州一带募捐,独立维持救生会达54年之久,与镇江王文治等被誉为“京口四君子”。

   京口救生会的善举对沿江官府影响极大。丹徒县令冯咏把救生作为头等大事,经常在大风天气,亲自乘坐救助红船巡江。京口救生会为民间慈善机构,初创之时不领官费,自行捐办。历经清康熙、乾隆、道光年间,救生会每遇经费不足,官民皆相捐助。

三 “救生会”旧址是国内保存得最完整的中国救捞文物

   咸丰朝太平天国战乱后,救生会房屋、船只全毁。同治年间,蒋豫的后人蒋宝在韶关石塔旁建造两间房屋作为救生会会所。第二次鸦片战争,英国侵略者侵占镇江,洋人将昭关救生会所作领事馆。清廷官员让蒋宝向洋人领取租金。蒋宝力争要保会址,拒绝领取租金。1876年,镇江美、英领事馆另址建成后,洋人只得将昭关房屋归还救生会。

   光绪十九年,蒜山以东江面沙滩露出水面,救生会专门打造了木浮筏,以方便渡江旅客上下。两年后,救生会重修韶关会所。到了1923年,为了改善西津渡至瓜洲江面经常出事的状况,镇江和瓜洲士绅合力倡议开创轮渡,成立了普济轮渡局,购置了“普济号”轮渡船。这时,中国开始进入了近代工业初级时代,镇江的小火轮业逐渐发展,江上船舶航行管理得到进一步加强,到了民国年间,京口救生会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新中国成立初期,镇江市人民政府对水上救生工作十分重视,先将京口救生会、焦山救生总局、瓜镇义渡总局合署办公,合并成立了联合总管理处。1950年又召开慈善团体负责人会议,共同协商,将全市所有慈善团体合并成4个,其中3个水上救生组织合并成立了镇江私立义救所,隶属镇江市社会福利委员会,开启了水上救生慈善事业新的一页。

   而今,我们走近镇江西津古渡救生会旧址,这座代代相承、堪称国内保存得最为完整的中国救捞文物,是中国救捞事业最有说服力的历史见证。院内的六角亭,亭额写着两个遒劲的篆书大字:“静观”,而在这里静观远眺,往昔渡口千帆云集的历史烟云已散去,但救生会和救生红船的慈善精神,依稀地还在默默净化着人的心灵,祝福着盛世和太平。(蔡庆来)

责任编辑:xjz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