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镇江一周 十一月第四周 聚焦

【社会】江大附校“天使老师”爱留人间

每天最早到校、最晚离开,离世前一天还在坚持上课——

2013-11-25 16:20 金山网 原晶晶

摘要:    这两天,对于江苏大学附校五(2)班的孩子来说,是异常悲痛的日子。11月22日,他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李爽因病突然离世,年仅43岁。

        这两天,对于江苏大学附校五(2)班的孩子来说,是异常悲痛的日子。11月22日,他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李爽因病突然离世,年仅43岁。而就在前一天上午,李爽还坚持着给他们上了最后一节语文课。

        11月24日是李爽老师的追悼会,近300名同事、学生、家长前来送别,其中有不少是已经毕业、闻讯赶来的学生,他们来为最喜爱的李老师送别。

        “真的太突然了!孩子在电话里号啕大哭说李老师走了,我们都惊呆了。”家长胡桂兰说,孩子回到家后一晚上都在哭,“孩子问我,李老师就像天使,她那么好,为什么要离开我们?我只能告诉孩子,李老师去了天堂教更多的学生了。”

        她扶着讲台,上完最后一节语文课

        “最近,我身体不适,有些事关照不周,敬请谅解!”11月19日,李爽在班级QQ群里留言,这也成了她在群中的最后一次发言。

        李爽的家人告诉记者,最近一段时间,她一直头疼,但是拖着没有去医院。11月21日上午,学生蒋锌的妈妈有事到学校,看到了李爽正在上语文课,“看到李老师的样子我吓了一跳,她的声音特别虚弱,站都站不住了,扶着讲台在上课。”当天下午,在同事的一再催促下,李爽才请了半天假去了医院,医生判断是颈椎综合征,建议她休息一周。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就在休息的第一天上午,李爽在家中突然离世。

        “李老师的离开,家人接受不了,我们家长也接受不了。”蒋锌的妈妈得知消息后,一晚上都没合眼,“眼睛一闭起来,就能看到李老师的微笑。”由于家庭原因,蒋锌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每天放学后都是李爽带着蒋锌在学校做作业、补课,一天都没落下,“孩子语文成绩不好,李老师从来没想过放弃,每天给他开小灶,她为我的孩子付出的实在太多了。”

        她对自己苛刻,对孩子总是宽容

        22日下午,闻知李老师去世的消息,她所带的班上36名孩子,刹那间哭声一片,孩子们含泪扎了个白色的花环,一起为他们敬爱的老师祈福。23日,40多位家长不约而同地带着孩子到位于江苏大学教职工住宅区的李老师家中送别。

        家长们第一次踏进李爽家,感觉都很震惊。“家里没别的东西,看到最多的就是书了。”家长徐惠红非常感慨,“窗户还是木制的,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这样的居住条件已经很少看到了。”

        其实,李爽是小学老师,她的丈夫是江苏大学教师,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差,但是她对物质生活的要求很低,对自己的穿着打扮从来不讲究。江大附校副校长皮庆媛含着泪说,“她一心扑在学生身上,没心思也没时间去讲究这些。新买的房子,刚装潢好,她都没空去看一眼……”

        她教的孩子,从怕写作业到爱写作业

        老师离开了,她的每一个学生都写了张卡片送给老师,家长说,“孩子把卡片当作宝贝一样,碰都不让我们碰,说是怕我们弄脏了。”

        王锐扬9月初从扬中转学到江大附校,和李爽相处了正好三个月时间,可是他的转变特别大。“以前都是我们催着孩子写作业,现在是孩子催着我们签字。”家长胡桂兰说,转学初由于没有教材没有作业本,李爽担心孩子有想法,主动帮忙去其他班借;每次见到她都说,你的孩子很聪明、想法多,一定要多鼓励。

        就在11月15日的家长会上,王锐扬的语文考了88分,并不理想,李爽还特意留下了胡桂兰,告诉她,每个孩子都有能力,努力些王锐扬肯定能考90分以上。

        胡桂兰说,虽然自己也是一名教师,但是和李爽比起来差得远了,“她特别会为孩子着想,真正算得上是一位懂教育规律、会教育学生的好老师。”

        她总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

        对于李爽的离开,同事们都很惋惜,“李老师对教育事业太执著了,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而且从来没有停下过脚步。”

        李爽的同事朱扬丹告诉记者,李爽是最早到学校的老师,也是最晚离开学校的老师,即使是中午,她也是在食堂简简单单吃个饭就立马赶到教室。“原先,李老师的孩子在上小学,家里请了一个保姆带着;今年下半年,孩子上初中住校了,李老师全身心都扑在了学生身上。”

        李爽对学生最关爱也最严格,她喜欢呆在教室里备课、批作业,发现了错误就叫学生立马订正,然后是二次批改、三次批改。“她视讲台如生命,视同事如家人,视学生如孩子。”江大附校党支部书记卢金星这么评价。

        追悼会上,李爽的丈夫致词字字含泪、句句泣血:“我们的小家庭走过了16载,有欢喜有埋怨。埋怨的是,李爽每天下午都要6点多,甚至7点才能下班,经常错过回家的班车。回家后,她还忙着给家长发短信、打电话,小毛小病也从来不请假……” (张明平 吴奕 张凤春)

责任编辑:原晶晶

(原标题:金山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