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业务类专题 2015最美警察

傅军

2015-10-14 00:05 费菲

傅军

对在押犯人搜身安全检查

傅军同志简要事迹材料

傅军,男,38岁,现为扬中市公安局看守所监管民警。

2002年,正当他满怀激情,忘我工作时,却不幸在一次体检中被查出肝上长出了四个恶性肿瘤;2014年,父亲三次中风住院,妻子又身患癌症,虽然命运一次次和他残酷地开起玩笑,但他却始终没有丢掉那份坚毅、那份信心,承受着家庭的重担,担负着社会的责任,坚忍前行。十三年来,面对疾病,他积极治疗,笑对人生,以重病之躯、孱弱之体,践行着人民警察的庄严承诺;对工作,他兢兢业业,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平均每天提押在押人员从监房到提讯室60多趟,每趟400米,一天下来要走20多公里的路却从不言苦;苦练基本功,取得一个又一个优异的成绩,是监管岗位上不可或缺的接待收押能手、信息化应用标兵,仅今年以来,他即查获违禁品58件,危险品17件,纠正法律文书差错35处;对在押人员,他情怀朴素,倾心解难,赢得了在押人员的尊重。其感人事迹经《法制日报》、《江苏法制报》、《镇江日报》等媒体报道后,产生良好社会反响。

该同志曾立个人三等功1次,多次受到嘉奖,先后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全省监管场所接待收押能手,2015年5月份“镇江月度好警察”。

 

个人主要事迹介绍:

他向命运报之以歌

傅军,38岁,扬中市公安局看守所的一名普通民警。14年前,被查出肝部恶性肿瘤;2014年,父亲三次中风住院,妻子又身患癌症……虽然命运一次次和他残酷地开起玩笑,但他却始终没有丢掉那份坚毅、那份信心,承受着家庭的重担,担负着社会的责任,坚忍前行。 因为爱,所以无怨无悔

1994年7月,刚刚高中毕业的傅军在扬中市公安局向社会公开招考警员中,以总分第二名的成绩加入警察行列。在扬中大桥派出所治安卡口,他一干就是八年。春夏秋冬、季节交替;白昼黑夜、雨雪风霜;车流滚滚、尾气熏天。在这个岗位上,傅军曾盘查出凌晨盗骑摩托车、盗开轿车的小贼老盗,机智擒获中巴车上7名哑巴流窜盗窃团伙,倾力劝解因感情纠纷欲跳江自杀的女子……

“他是一个认真、执着而又平凡的人,认定的事,就一定要做好。”当年第一任大桥派出所所长黄银年是这么评价傅军。

谈起14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傅军言语中很是平静,似乎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这是看淡磨难之后的一份从容,一份恬静。如果没有2001年底的那次公安局例行体检,傅军或许会在这个岗位上一直干下去。可是,人生没有如果。那次体检的结果,傅军肝部发现四个恶性肿瘤。

“要说情绪没有过波动,那是不可能的。”傅军说,得知自己患上肝癌后,曾有过一段时间消沉。不过,自己很快就想通了,“有了病就积极配合治疗呗,消沉有什么用?生活还要继续,工作还将继续。”

因为不能实施手术切除,傅军接受了保守治疗,随后又到山东淄博的一家肿瘤医院进行激光治疗。治疗副作用比较大,傅军在家休息了8个月,这是他生病至今休息时间最长的一次。

很快,大家发现,那个乐观开朗、生龙活虎的傅军又回来了。考虑到大桥卡口工作任务比较繁重,2004年,傅军被调到看守所。对他来说,这无疑是个全新的人生舞台。 在看守所,傅军负责窗口接待工作,这里的“窗口”依然是“卡口”,同样是正义与邪恶斗智斗勇的战场。

审查收押、换押的法律文书,审核办案单位出具提讯、提押羁押人员的手续是否完备……这些看似平凡琐碎的事情,其中却也有着许多“门道”。傅军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到了这份新工作中,边摸索,边学习,很快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2012年,扬中一船厂老板涉嫌犯罪羁押到看守所,有一自称老板老婆的女人每天送100元来,奇怪的是,她在“寄送财务人姓名”一栏里,每天填写的姓名都不一样。细心的傅军留意将数十天的姓名登记连缀一处,发现这竟是向被羁押老板通报外面信息。

傅军遇到过有将通风报信内容写在薄薄餐巾纸上夹在衣缝里的;有将翻供字条藏在袜子里的;有在送入的衣物标签上密写违禁话语的;有假律师冒充真律师前来会见的;有把刀片含在舌下的;甚至有在内裤里藏毒品企图蒙混入监的。一桩桩一件件违法、违禁、违规的行为被傅军发现后及时得到查处。

吉喆跟傅军在一起工作了5年。在吉喆眼中,傅军干起工作来,常常忘了照顾自己身体,顾不上休息。“我俩在一个班,有时候碰上我值晚班,他经常中午放弃休息,替我值班,让我能好好睡一觉。”吉喆言语中满是感激。 傅军总是以最饱满的热情对待工作。对于他的工作成果,数字是最好的说明——仅今年以来,傅军共查获违禁品58件,危险品17件,纠正法律文书差错35处。 因为爱,所以甘之如饴

2012年,癌症再次复发,傅军经过治疗,在休息3个月之后,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傅军说,现在最明显的感觉是体力下降了。因为接受多次激光治疗,一个肾已开始萎缩,每逢阴雨天,或是到了晚上八九点钟,人就感觉很疲劳,特别容易累。尽管精力大不如前,可傅军却担负起了看守所信息化设备的维护管控工作。这个工作,原本不是他的“分内事”,可他干起来却是不分白天黑夜。

傅军将设备维护管控的事揽过来,主要缘于自己的爱好。查出病魔后,他在治疗休养期间自学电脑,并多次拆卸、四处询问。进入看守所后,爱好电脑的傅军更是虚心向同事学习信息化知识,闲暇的时候顺便帮帮忙。2011年,原本负责这行的同事调走了,傅军便挑起了这份担子,负责起了全所的信息化维护工作。

“傅军很钻研,经常加班加点搞维护。几年以来,他为看守所节省了近百万元维护经费。”马福平说,2013年警方侦办了一起重大案件,因为在押人的社会关系比较复杂,为办案需要,必须全程录像,这就要求增加设备,不留任何死角。按照以往惯例,完全可以购买新的设备装上。可这次傅军主动挑起担子,将原本淘汰下来的旧设备重新组装、维修,在监室增加了4个摄像头,总共花费两万多元,比原本计划的费用省了一半。

2014年6月,看守所搬迁新址,启用全新的信息化设备。为此,傅军提前3个月来到工地,每天和厂方来调试的技术员泡在一起,跟在后面学习。技术员忙到几点,他就学到几点,经常都要忙到晚上11点多。连续高强度的工作,普通人都不一定能坚持,更何况是得了重病的人。就在新所搬迁前不久的一天,傅军凌晨回到家中,晕倒在沙发上。直到凌晨两点多,妻子醒来后从房间出来,才发现倒在沙发上的丈夫,赶紧把他叫醒。傅军说:“只记得自己回家后头很晕,后来躺在沙发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虽然干的不是‘份内事’,可他却从不计报酬,没有怨言。”看守所副所长杨全荣说,设备维护方面时不时会有一些小问题出现,比如监控屏不显示、对讲有异常、环控设备有问题,傅军不管在哪里,只要接到通知,总会第一时间赶到。让杨全荣最难忘怀的是去年除夕晚上,当时设备出现了问题,大家都手足无措,不得已打电话给傅军。傅军丢下吃了一半的年夜饭,立即赶到单位,解决了问题。

其实,杨全荣心里对傅军还另有一本“账”:傅军平均每天要提押在押人员从监房到提讯室60多趟,每趟400米,一天下来20多公里的路要走。20多公里,对正常人来说都不算少,而对于傅军来说却是个更大的挑战。

正如傅军所说的,工作没有分内分外之别,都是自己的职责,都必须要尽力做好,“也只有将工作做好,才是对关心我的人最好的回报。” 因为爱,所以常怀愧歉

人生磨难犹如高温淬火,锻造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意志和品性。

身体上的病痛、工作上的辛苦,从来都不是傅军最在意的。可家人接二连三地倒下,却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痛苦。

去年,67岁的父亲因脑梗3次住院,糖尿病并发症导致视力严重下降,眼睛几乎失明。就在全家人悉心照顾父亲的时候,傅军的妻子常娟咳嗽不止,又诊断为肺癌!

面对接踵而至的打击,面临人生的多重危难,傅军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但他并没有被打倒,相反他用不屈的脊梁,更加坚定地笑看人生,“生活总要过的,我必须要在干好工作的同时,照顾好家庭,守护他们是我的责任。”

傅军悉心照料着妻子。今年3月,常娟在上海一家专科医院进行了手术。“当她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我掉泪了”,傅军嗓音有些低沉。

聊起丈夫傅军,常娟说,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对工作非常敬业、对家人非常真诚。傅军经常加班,晚上11点以后下班已是家常便饭。平时在家只要有空,他就上网查资料,自学电脑等相关知识。最初,常娟对丈夫也是颇有怨言,“但他经常跟我说他的工作性质要求他必须认真、精准,否则会出大问题”。渐渐地,常娟开始理解他,只是担心他的身体,也会常常忍不住劝一声丈夫,“你要照顾好自己,这个家还要靠你呢!”

傅军把对家人的爱深深埋藏在心里。因为这份爱,所以他常心怀愧歉。去年9月,老父亲生病在上海住院时,恰好所里的环控设备出了问题,南京厂方的技术人员前来,傅军走不开,只能将工作上的事情忙妥以后,才匆匆赶到上海看望父亲。看着隔壁病床上的老人有儿女在膝前忙前忙后,而自己却不能抽出那么多时间陪伴在父亲床前,傅军内心很不是滋味。他特地给老父亲买了台收音机,让眼睛不好的父亲没事听听广播消遣。

命运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我已将单位所有信息化设备的管护资料制作成了电子文档,一旦自己身体出现意外,交给别人接手,有了这些就会方便很多”。说这话时,傅军眼神中满是淡定。 微风拂过。阳光下,小院里两株山茶身姿挺拔,开得正艳。不饰繁缛,自有佳景,这不正是傅军的生动写照吗?!

责任编辑:费菲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