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金山原创佳作推荐

山乡情缘

2017-02-22 17:30 小君

  ■文/谷永香

  

  婆家在句容的磨盘山脚下,房前屋后和山坡上种满了桃、梨、枣、柿子、杏子等果树,到了收获的季节,漫山遍野都飘荡着果香。因山乡交通不便,纷纷成熟的果子,自产自销便成了村民的首选。

  婆家的果子要么送邻居,要么送亲朋。于是乎,快手快脚的姑子会第一时间摘下果子,风尘仆仆从村子赶来递给我。她绘声绘色地讲起采果子的趣事,银铃般的笑声像诱饵般蛊惑着我随她下乡,学着上树,继而把果子往衣服上一擦,就啃了起来。我们顺坡席地而坐,吹着山风,享受着果味清香的世界,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随着季节交替,山乡美味也不断更新着。只是每次下乡,都要做好强大的心理准备。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住在山村的婆家,外出办事不是步行就是自行车,最好的交通工具是拖拉机。虽说通了公交车,仅只早上一班,经过极其颠簸的石子路才能抵达平坦的公路。村里想出远门的人,只好由着公交售票员的大手在人群中挤压和推拉,直到车内被塞得连针也插不进才罢休。然而,挤归挤,能挤上车总还是好的,有时还必须面临着挤不上车的困境,唯有望车兴叹改徒步了。

  每每如此,心里就恨恨地不想回乡,但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那薄皮细嫩的果子,酸甜爽口的味道,还有婆家山后种的那片茶林油油的绿色,让我难以忘却。第一次上婆家的门,小姑子把我当贵客招待,不仅端来了果,还献来了茶。因为初次上门,要顾着自己有淑女之态,不好意思把果子嚼得满嘴清脆,就一个劲地喝茶,虽说是小口啜饮,但那杯茶的滋味还是留在了心底。借着闲聊,小姑子告诉我刚才喝的茶是她制作的,像炒青呀,碧螺春呀,她都会炒。我夸她手巧,她顺手指向房后的那片茶园道:“山乡的孩子谁不会做茶啊”!我彻底语塞了,看到了山乡人的另一面,他们聪明地利用山里的地理条件,长茶种果,物质上虽不富有,但勤劳和坚守让山乡满园春色。

  我记住了茶的味道,从此年年春季都要回婆家帮忙采茶。后来,小姑子出嫁,公婆已故,老房子也卖了,山里情缘千丝万缕般绕在心间。经常,我和先生漫无目的把车开到李塔水库,在岸边转上一圈,说说过去的话题,似乎又是一次回归;有时情不自禁走进一个农家小院,吃一口农家菜,饮一杯手工茶,任凭久违的茶饭香刺激着味蕾让那怀念的味道肆意泛滥。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