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镇江调查

高资巫岗村:野猪毁庄稼,村民怎么办?

2017-04-24 12:50

舆情回顾:野猪践踏粮田,农民无奈发帖
      近年来,农民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有了提高,各种野生动物的数量也逐渐增加,但随之面临的问题也接踵而来。这段时间,不断有网民反映,丹徒高资街道巫岗铁炉村的大量粮田被抛荒或改种树木,原因是该处常有野猪出没,栽种的粮食都被糟蹋。农民向农林部门求助无果,又不能私自捕杀受保护的野猪,只能任由田地荒废,无计可施。
      网友们也纷纷留言关注此事,有网友表示既要保护动物也要保护人类的生存!也有网友给出意见,“野猪造成了很大破坏,而它们的繁殖能力很强,不容易出现濒危的情况,针对野猪糟蹋庄稼的实际,在政府牵头的前提下组织有计划的适度猎捕,以缓解野猪造成的危害。亦可因势利导,干脆利用机会引导当地农民开展野猪养殖,变害为利,让当地农民从中受益……”。

现场调查:庄稼地里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记者来到网贴中反映的巫岗村,据村民反映,不仅巫岗铁炉村有所遭遇,整个巫岗村各村组的庄稼几乎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害。巫岗村西岗大队李队长带着记者来到野猪出没最多的小五大坝山下,大片的粮田荒在那里,枯竭未收割的稻子因野猪的“来访”一片狼藉,歪歪倒倒的在风中摇晃,这里一簇那里一簇,野猪拱过的痕迹多而明显。
      李队长告诉记者,由于巫岗村属邱林山村,它的特殊地理环境致使近几年来,凡是靠山边缘的庄稼,几乎种什么都能被野猪吃光,约60亩农田遭到90%的损害。“现在靠山边缘的庄稼地,农民吓得已经不敢再继续种植,这会儿又是冬天,山上吃的少,谁料野猪找不到吃的,竟往村子里跑,他们都是成群结队的,我看到最多的一次是七八头野猪一起跑进庄稼地乱拱,最大的一头野猪有300多斤,人根本不敢靠近,很多农民的田几乎被野猪吃得绝收。现在大家都知道野猪是保护动物,不能打,更不能私自捕猎,无可奈何。庄稼吃了没事,只能忍着,万一不小心为此打死野猪,还要负法律责任,代价太大了。”
      村民徐腊华,2016年9月份,玉米快收割时,为了防止辛苦种植的玉米成为野猪“独享的美食”,每天晚上10点多,他便去玉米地放鞭炮,想以此吓跑野猪群。刚开始效果不错,但是一段时间后野猪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了。多位村民也反映都亲眼见过野猪成群出来找吃的,每只野猪体重都约在200斤以上。
      李队长苦闷地说道,现在村委会几乎每天都有农民前来反映野猪侵害自家庄稼的情况,急切盼望村里能够出面,协调区农业部门,想办法缓解这一现状,或者能否给遭到侵害的村民一些适当的经济补偿。
      巫岗村委会主任徐继祥表示,自去年开始,巫岗村的农田庄稼频频受到野猪“光顾”,涉及农作物损失惨重,村委会也只能对村民进行安抚。截止目前,没有接到过区农业部门的现场查勘通报,也没有任何专业人员指导村民如何防范。

部门回音:监测较难,老百姓吃点亏,也要理解
      丹徒区野生动物保护站郦站长:区野保站去年已去巫岗村查看过了,没有看到野猪。农民要自己做好防范工作,区野保站不可能长期在村里站岗,野生动物保护站平日工作较忙,上班时间是上午9点至下午6点。村民反映的野猪出没时间是晚间,具体时间点,也不能明确告知,农林部门不可能像警察一样蹲点,也不在正常工作时间内,且野生动物保护也是农业部门在兼职做。
对于村民们希望将野猪捕猎掉的要求,但捕猎这种保护动物,必须先向上级机关报告申请,经过审批之后才能进行,影响比较大。
      市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王海珍:多年来,由于野生动物保护较好,人们对其的猎捕行为逐渐减少,野猪种群的繁衍也比以往加快了。农民可采取一些防范措施,如加固网、开鸿沟等,也可改造种植结构,将农作物换做树木种植。保护野生动物是大家的行为,不仅是农委的责任,有时候老百姓吃点亏,也要理解。如若碰到野生动物对人造成人身攻击,市民可以进行正当防卫。
针对我市市民近期反映的野猪出没,损害农民利益的情况,我们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去现场查勘,由于野猪是活动性的,监测较难,很难给出赔偿结果。

相关法律:主管部门监测有责,农民获赔有章可循
对于维护人民群众财产权和保护野生动物的两难,国家有无相关法律之规定呢?记者搜索了一下,发现对解决上述难题其实有法可循——
     《江苏省野生动物保护条例》第十三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应当组织社会力量,采取生物技术措施和工程技术措施,维护、改善野生动物的主要生息繁衍场所和觅食条件,保护野生动物资源。野生动物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及相关部门应当加强对野生动物栖息地的环境监视、监测。
      《江苏省野生动物保护条例》第十七条规定:国家和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对人身和财产安全可能造成危害的,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采取防范措施。因保护国家和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受到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的,可以向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提出补偿要求。经调查属实并确实需要补偿的,所在地县级人民政府应当给予补偿。
      正如部分网友意见:既然大量事实证明我市局部区域野猪之患客观存在,相关职能部门就不能装聋作哑,更不能以保护野生动物的名义置农民利益于不顾,无所作为打马虎眼,该管起来的还得管起来,该为农民说话的时候就得挺身而出。
      事态下一步会如何发展,记者将拭目以待。(金山网记者 朱浩)

【新闻链接】

 丹顶鹤啄了小麦两千亩 农户获偿38万元
      2015年1月初,《政风热线》连续报道了《盐城射阳县15名农户两千亩小麦被丹顶鹤等野生保护动物啄食造成粮食减产》一事。当时,射阳县人民政府说土地的发包方“射阳县金海岛开发公司”应该赔,金海岛公司说射阳县政府该赔,农户损失无人买单。经过采访报道后不久,15名农户获得了政府和企业一起出的38万元的补偿款。

 延庆县受损农民将获补偿金87万元
      2013年,北京延庆县野生动物损害农作物和家禽家畜损失达109万元,县政府根据相关标准,对涉及的2113户农民陆续发放补偿款87万元。
      资料显示,该县共有13个乡镇120个行政村2113户农民的农作物、家禽家畜受到野生动物侵害,损害农作物面积842.4亩,约44万公斤,受损家禽家畜813只,共造成损失金额109万元。根据《北京市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造成损失补偿办法》,县政府将按损失金额的70%进行补偿,再加上损害补偿外业调查、核查公共管理费用11万元,补偿金额共计87万元。
      同比上一年,该县2013年野生动物损害补偿金额有所下降,主要是由于雨水量大,山上植被茂盛,野生动物食物充足。同时,随着野生动物保护宣传力度的加大,村民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明显增强,并积极采取合理的预防措施来降低损失,如全天看守和采用放鞭炮、敲铁盆等驱赶措施,既保护了野生动物,又避免了自家畜禽庄稼受到损害。

 

责任编辑:殷兰友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