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镇江新闻 镇江舆情 金山热评

【全国两会大家谈】谭浩俊:人才政策不能商品化、庸俗化

2018-03-09 09:17

据3月6日的《上观新闻》报道,“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

就像改革开放初期一样,出台一些鼓励和吸引外资的政策,以吸引更多的外商和外资入户,是完全可以的,也是完全符合经济社会发展实际的。但是,政策一定不能滥。如果滥了,也就乱了。如果既滥又乱,不仅不能对吸引外资产生积极作用,反而会产生不利影响。为什么国家要调整外资政策,特别取消和降低了很多国家层面对引进外资的优惠政策,除了经济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需要对引进外资政策做出调整与优化之外,与各地在吸引外资政策方面的过滥过乱也不无关系。特别在土地、环境等方面的无节制优惠与放任,已经成为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利因素。

人才政策也是一样,需要理智和冷静,既不能滥,也不能乱。滥了,就会失去政策的作用,乱了,就会造成人才市场秩序的混乱,让滥竽充数者也能混进人才队伍,影响真正的人才作用发挥,甚至会把人才带进只看物质、不看环境的死循环之中。

从目前各地出台的人才引进政策来看,显然已经有点滥了。不仅人才政策的商品化现象越来越浓,庸俗化问题也越来越突出。给钱给待遇,当然是人才引进政策不可忽视的重要方面,但是,决不能为引进而引进,把人才当作商品来标价,当作商品来争抢。100万也好,1000万也行,3000万、5000万也罢,必须有个标准、有个谱,要看是不是值,该不该用这样的方式。如果仅仅因为某个人是海归,是博士,是研究员,是院士,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地引进,就去给各种各样的头衔。那么,已经拥有的人才怎么办?比你出更高价、给更好的头衔又怎么办?如此,就不是引进人才,而是抢购商品、比赠头衔、恶化市场了。

我们说,给引进人才出政策,目的应放在给人才创造什么样的工作环境、营造怎样的创新氛围上,要让人才在引进后能够施展出自己的才能,能够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因此,引进人才的政策也不能“一刀切”,而要因人而已,因才施策。在没有对人才充分了解的情况下,就匆匆地承诺这样或那样的待遇,就给出这样或那样的头衔,不仅对引进的人才会失去公平,对已经拥有的人才也会产生极大的心理冲击。搞不好,就会出现引进的人才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已经拥有的人才因为感到不公而离开,成为其他地方争抢的人才,从而使人才引进出现泡沫化现象。

殊不知,在城市间开放度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人才流动已经成为正常现象。只要环境好,人才的作用能够得到充分的发挥,纵然不给予各种所谓的优惠政策、扶持政策,人才也会源源不断地流入。反之,用人环境不好,人才的作用得不到发挥,就算给再多再好的政策,人才也不可能来。即便来了,也会很快离开。这就是为什么深圳、杭州等地人才积聚度越来越高,其他一些地方人才流失现象十分严重的主要原因之一。

退一步讲,就算可以把人才当商品,也必须实现价值与价格的统一,而不能出现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的现象。一旦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人才的价格就会泡沫化,人才的作用就很难得到有效发挥。真正的人才,则会在这样的泡沫化中寻找新的落脚点。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地方出台了很昂贵的引进人才政策、给出了外地所没有的人才待遇,仍然引进不到人才的主要原因。毫不客气地说,一些地方通过出台昂贵的人才政策,看似对人才很重视,实质成为了其他地区的人才免费培训基地,或者说成为了人才的跳板。

正如刘艳代表所言,人才引进政策决不能层层加码,层层加码只会让人才政策庸俗化,让人才变成商品,且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的商品。对人才,要发自内心的喜欢,发自内心的渴求,而不是为了某种需要,出台一些中看不中用的政策,吸引眼球。古人云,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为什么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呢?说到底,就是看有没有慧眼识才的本领,把真正的人才引进来、用起来,而不是叶公好龙。(谭浩俊)

责任编辑:吴丽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