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古城守望者的赤子情怀

——刘建国《北固山铁瓮城及两门古道》简评

2018-03-12 09:26

42361520816154623

文/李金坤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这是清代书画家郑燮的七绝《竹石》。诗人借竹写人,寓情于物,热情歌颂仁人志士那种追求真理、坚忍不拔的顽强毅力与凛然风骨。

以此来评价镇江古城考古所原所长、镇江博物馆研究员刘建国三十余载考古之风雨历程与丰硕成果,委实是恰切而允当的。他致力于城市考古、名城文化遗产之保护与利用,年年竭诚鼓与呼,岁岁潜心探与研。在出版《古城三部曲》、《名城地下的名城•镇江城市考古纪实》及《守望天下第一江山•古城京江南山》等专著之后,最近他又于望八之年推出了精心撰写的洋洋40余万言著作——《北固山铁瓮城及两门古道•镇江古代城市的心脏与主脉》(江苏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下文简称《铁瓮城》)。

1

《铁瓮城》集中反映了作者数十年对北固山铁瓮城及其两门古道考古与研究的成果,特色鲜明。

自1991年蒋赞初教授率领联合考古队在北固山前峰发现铁瓮城以来,刘建国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与自觉担当的精神,从未间断对铁瓮城及其周边连带关系的思考。从1993年起,他任镇江考古所所长,同时继续主持铁瓮城考古,经过十余年坚持不懈的见缝插针式的工作,终于对其城垣、城门及城外设施有了较为全面的探知,并于2010年的《考古》等权威学术刊物上发表了铁瓮城综合性《考古简报》和南门遗址《考古报告》,对铁瓮城的考古与研究取得了令人可喜的阶段性成果。

然而,作者并未就此躺在功劳簿上坐享其成,而是发扬其一以贯之的勤于思考、善于开掘的考古作风,继续思考与铁瓮城有关的问题。他清楚认识到:“近些年来笔者常常为与铁瓮城相关的问题所困惑:孙吴时期的铁瓮城是孤立的吗?它与北固山中、后峰存在什么关系?为什么此城只开西、南二门,而通向两门的道路对于镇江古代城市格局的形成又产生怎样的影响?还有,城外的手工业、商业及民居等又是怎样的面貌?围绕着这许多疑问,通过反复、深入的研究和考证,逐步发现它们相互之间有着共生、连体的密切关系,可谓‘山城一体,路城共生,城外聚落,心腹相连’,组成了一个完整的铁瓮城文化共同体。”

铁瓮城考古整体性思考特色,还体现在《铁瓮城》全书结构逻辑的严密性与合理性方面。此书除“前言”与“后记”外,正文部分主要由“铁瓮城”、“西门古道”、“南门古道”、“保护与利用”四部分及“附录”组成。正文部分的内容,作者娴熟而灵活地采用了典籍史料、出土文物与古代遗迹三结合的考探并举的方法,同时运用点面结合、古今打通、纵横交错的研究路径,将北固山铁瓮城及两门古道这般镇江古代城市的心脏与主脉情状描摹得清晰明了,基本再现了孙吴铁瓮城以来镇江古代城市风貌。

作者在对铁瓮城与两门古道的典籍史料、出土文物及古代遗迹的全方位、多角度、立体化的探研基础上,对一城两门的考古价值与保护意义提出了自己独特而深刻的认识。作者从铁瓮城对孙吴政权形成的作用、铁瓮城是孙吴建城年代最早及铁瓮城是“千年衙城”的历史地位等三方面,突出并强调了铁瓮城保护与利用的无可撼动的充足理由。作者对西门与南门的军事战略地位及其与江东七郡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往来交通等重要意义,还有“铁瓮城不径直开设东门”的原因等,一一阐释得真真切切、头头是道,体现了作者考古与研究功力。

2

作者之所以对铁瓮城数十年如一日孜孜矻矻、矢志不渝的全力考古与潜心研究,其目的就在于“力求将考古、保护、利用三者结合,逐步展现‘孙权王城’及‘千年衙城’的历史面貌和独特风采。”(第20页)为此,《铁瓮城》专门精心设立了“保护与利用”一章。作者实话实说,真切反映了铁瓮城与两门保护与城建发展过程中“路城矛盾二十载”的艰难情形。作者重点提出了对作为“文化共同体”的铁瓮城如何保护与利用的具体意见与实施方案,体现了他对文物保护与利用的宏阔的前瞻性视野。

末了,作者概括指出:“保护与利用好铁瓮城文化共同体,需要落实两大事项:第一,鉴于铁瓮城文化共同体的组成部分有着共生、互补的连体关系……特建议国家文物局将北固山中、后峰及西门、南门古道共同纳入国保单位铁瓮城遗址名下的保护内容,并以增扩的内涵及范围重新修订铁瓮城遗址保护规划。第二,开创在现代城市中对文化遗产综合性保护与利用的新模式。其中,除了建设铁瓮城遗址公园,连接北固山中、前峰及唐代甘露寺、宋代罗城、海岳庵等考古、展示以外,还应着重实现两门古道的‘凤凰涅槃’,即包括文保、旅游和健身三位一体的完美结合。”作者坚信:“在镇江城区之中,保护和利用好北固山铁瓮城及两门古道遗址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关键是需要下定决定决心、科学规划、付诸实施。可以想见,当此项系统工程实现之日,将是镇江在全国千城之中独领风骚、开创先河之时。”(第93页)理想之美好,希望之殷切,正可见作者钟爱古城、心系家乡的一腔赤子情怀。

《铁瓮城》除了上述特色外,其出土文物与地上旧貌图照的多样性、史志诗文古画引证的丰富性,还有考古现场摄影的逼真性、各级领导及专家学者考古现场的指导性,以及新旧地图的对比性等,图文并茂,斑斓多彩,颇具真实性、亲切性、明晰性、可读性之魅力。

3

刘建国自1993年任镇江古城考古所所长,一直到他退休的八年中,镇江城市考古工作风生水起,硕果累累,全国领先。当年国家考古研究所刘庆柱所长曾高度评价说:“镇江考古所的同志们在工作条件、自然环境条件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在我国考古学界的学科导向上起了很好的表率作用,推动了城市考古学的健康发展,丰富了其方法和理论。”作者怀揣一颗钟爱家乡古城的赤子之心,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考古、研究、保护与利用同行并举的工作模式,为铁瓮城考古之顺畅而乐,亦为铁瓮城保护之阻遏而忧。正是在此忧乐之间,自然而真切地彰显出作者古城保护的高度自觉意识与勇于担当精神。

如今,他虽近耄耋之年,却依然身板硬朗,思维敏捷,笔耕不辍,发声不已。友人相聚,只要谈起有关镇江古城保护的话题,依然精神焕发、情绪高涨。这就是一个以镇江城市考古为生命、以古城保护为天职的只因爱你、痴心不改的刘建国,一个让古城感念、让名城记忆、让人们敬重的刘建国。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