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焦山访古之大字之祖——瘗鹤铭(上)

2018-06-11 09:38

9921528678331416

20世纪70年代《瘗鹤铭》拓本

 

文/张大华

《瘗鹤铭》是中国书法发展史上的重要石刻,其书法古拙奇峭,雄伟飞逸,精妙绝伦,一千多年来一直受到历代书法家的推崇和追慕,享有“大字无过”《瘗鹤铭》的美誉。

《瘗鹤铭》原在焦山西麓的栈道崖壁上,后因山石崩塌,碎裂坠落江中。北宋初,坠落江中的《瘗鹤铭》开始受到重视,在传世资料中,首先重视的是北宋欧阳修,他在《集古录》中说:瘗鹤铭“刻于焦山之足,常为江水所没。好事者伺水落时,模而传之,往往只得其数字,云‘鹤寿不知其几(纪)也’而已。世以其难得,尤以为奇。惟余所得六百余字(此处应是六十之误),独为多也”。

随着重视的人越来越多,历史上又出现了几种有代表性的传本。一是唐代《瘗鹤铭》抄本。这是最早的《瘗鹤铭》文本,它是告老还乡的宋代集贤校理刁景纯学士从金山寺经庋中得到的,是唐人在《瘗鹤铭》未崩坠前的抄本,内容完整,计有149字。

二是宋代学者依据所见到的瘗鹤铭残石记录整理的文本,主要有三种:一为邵亢本,这是北宋枢密院直学士、资政殿学士邵亢现场考察厘定的文本,计123字,这个文本内容存在于宋人笔记和宋《嘉定镇江志》中。二为《张坣》本,这是北宋进士张坣于熙宁三年实地考察厘定的文本,计130余字。三为《咸淳本》本,在元《至顺镇江》中有全文记载,计119字,并注明“此为宋咸淳间所存者也”。宋代以后的《瘗鹤铭》残石,江水侵蚀,泥沙覆盖,即使在冬季水落石出时,要想看一眼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同季节观赏到的内容不尽相同,字数也有多有少。现在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宋拓本《瘗鹤铭》是最为珍贵的文本,但只有30字。从内容来看,是现在瘗鹤铭3号石的拓本,这个拓本上保留有完整的“吾”字,而以后的拓本只存残字。

北宋庆历八年(1048年),镇江太守钱彦远在州宅后建立一亭,将在焦山得到的《瘗鹤铭》残石及梁唐诸贤四石一起保存展示,以方便来往官员、学者观摩。当时的名流苏舜钦、苏颂都写诗祝贺。苏舜钦是北宋著名词人,他在《宝墨亭》诗的序言中说:“丹阳子高得逸少《瘗鹤铭》于焦山之下,及梁唐诸贤四石刻,共作一亭,以‘宝墨’名之。集贤伯镇为之作记,远来求诗,因作长句以寄:山阴不见换鹅经,京口今存瘗鹤铭。潇洒焦仙来作记,风流太守为开亭。两篇玉蕊尘初涤,四体银钩藓尚青。我久临池无所得,愿观遗法快沈冥。”

苏颂曾任过宰相,他对钱彦远建宝墨亭十分赞赏,为此专门写了《润州州宅后亭记》来记录这件事。并写了“润州钱祠部新建宝墨亭”诗:王萧书迹卫公诗,流落江南世少知。古寺购导遗刻在,新亭龛置断珉奇。模传遂比黄庭字,埋没非同石鼓碑。墨薮书评多逸事,何妨挥翰与题词。

元明清以后,各种传本大体是宋代这三种文本和府治后刻石摹本的翻版。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明代《海宁陈氏玉烟堂刻本》(简称《玉烟堂本》),这个刻本在“万历四十年壬子陈元瑞摹勒上石”,与宋代《镇江府治后石刻临本》内容相同,乾隆南巡驻跸焦山时亲手临摹并勒石上碑的就是这个刻本。

康熙五十二年,闲居镇江的苏州知府陈鹏年组织人员从江中捞出5块石刻,置于焦山定慧寺大殿左侧。他按照前人考定的文字定位图,将这5石拼成整体,形成高260厘米、宽210厘米、字径8至15厘米不等碑石,铭文从左至右,共有93字,其中11字不全。在这5块石中,一石6字:“上皇  岁得于华”;二石28字:“午岁化于朱方天其 也乃裹以玄黄之币藏乎 立石旌事篆名不朽词曰”;三石29字:“未遂吾翔  山之下仙家  相此胎禽浮  唯仿佛事亦微  洪流前固重 真侣瘗尔”;四石17字:“华表留  厥土惟宁后荡  爽垲势掩华亭爰集”;五石13字:“夅山徵君  丹杨外仙尉  江阴真宰”。这5块《瘗鹤铭》残石,是最珍贵的原石。1960年建立焦山碑林后,一直对《瘗鹤铭》建专亭保护,1988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5块残石能作为国家珍宝传承至今,陈鹏年功不可没。他不仅是清代一位有历史责任感的知识分子,还是一位廉洁爱民的能吏。闲居镇江的陈鹏年挽救了《瘗鹤铭》,《瘗鹤铭》也成就了陈鹏年,三百多年岁月过去,作为官员的他早已淹没在了历史深处,但他闲居镇江时打捞出的《瘗鹤铭》却让他名垂青史。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