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近代镇江买办(下)

2018-09-10 10:14

1929年恒顺源记酱菜获中华国货展览会一等奖奖状

1929年恒顺源记酱菜获中华国货展览会一等奖奖状

文/张峥嵘

买办阶层是中国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期中产生的特殊阶级,随着西方经济势力向中国的渗透而产生。

买办最初诞生时,社会地位低下,人们瞧不起这个职业,从事者多为地区性团体。但随着外国资本的不断涌入和国家对经济的日益看重,买办的地位迅速提升,人们对之趋之若鹜,甚至社会底层的人将之视作进入上层社会的捷径。

随着买办地位的不断提升,其构成也向多样化转变。他们的个人实力和整体实力也都在增长,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抵制外来资本的作用。他们既盘剥中国的本土商人,也剥削他们的老板——外国商人。有些洋行商品的成交,首先要征得买办的同意。甚至在买办未定出价格之前,既不能买,也不能卖。“从外表看,买办几乎成为洋行的所有者了。”

买办客观上促进了中国对外贸易的发展,买办资产阶级是外国侵略中国的产物,而资本主义到来使得中国自给自足的封建自然经济的逐步解体,中国的农业,轻工业甚至重工业得到一定的发展,这有利于中国的近代化。因此在这一方面买办及买办资产阶级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事实上,不少的买办资本投资于民族工业。例如美孚洋行经理李皋宇,除了经营美孚洋行的业务外,投资常州民丰纺织厂、苏州植物油厂、上海三友实业社、天利氮气厂、天原化工厂;接办清江大丰面粉厂、高邮裕亨面粉厂、泰州泰来面粉厂、扬州面粉厂、南通复兴面粉厂、无锡泰隆面粉厂、镇江贻成面粉厂等。

总体上看,买办阶级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里替外国资本家在中国进行经济侵略活动的代理人,由于中国人民的反抗和抵制,西方侵略者毕竟不可能用炮舰把洋货远销到农村的集镇,媚外的清政府也不可能以暴力为侵略者搜罗丝茶,除了勾通华商,利用华商原有商品流通渠道则别无他途。但在当时,由于华商的反对以及中外商人间缺乏必要的信用关系,使外商终难作成交易,而不能不利用并依赖买办这一批绝对忠实可靠的特殊中介人。

在镇的许多买办资本阶层,在为殖民者服务的同时,自身也积累了巨额的财富,成为近代镇江社会的名人。他们中也有许多人兴办社会公益事业、创办慈善机构,做了许多有利于社会的好事。例如广肇公所的创办人卓翼堂,利用积累的财富和社会的威望,发起并建造了广肇公所,并邀请同乡孙中山到广肇公所演讲,宣传三民主义。美孚洋行经理朱中孚,致富不忘镇江乡亲父老,数十年热衷公益,造桥铺路、赈灾救助;创办镇海浃北学校,免费入学;他为育婴堂、孤老院、红万字会、救火会、润商学校、商业学校,以及夏施药、冬施粥等善举,无不倡建或赞助。1924年农历十月初五朱中孚去世,他留下遗言:身后从简,不报柩行日期,不用仪仗出殡。但百姓民众不忘朱公在世善行,“然柩行之日,执绋者数以千计”。镇江恒顺酱醋经办人李皋宇为人精明强干,是既能守业,又能创业的实业家,“在陆小波等人的撮合下于1925年受盘了恒顺,将牌号改为镇江恒顺源记酱醋糟坊……李皋宇知人善任,授予周受天生产经营和人事大权……嗣后又在上海八仙桥、槟榔路及虹口设三个分店。为了开拓业务,李皋宇又在包装上进行了改革。1930年,他向上海康元制罐厂订制马口铁罐头,改进了酱菜的包装;同时以质量较好的醋,改用玻璃瓶装,这不仅便于顾客携带,而且不易变质。特别是在此期间,李皋宇又采用镇江名胜——金山风景,制成彩色图案,以金山牌定为注册商标,从此恒顺与金山齐名,驰名中外。”恒顺从创业起步,以创新成长,又不断创造辉煌,先后获得中国醋业第一个国家金奖、第一个国际金奖、第一个中国名牌、第一个中国驰名商标。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