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江南古戏台

2018-11-30 10:04

□ 卞美岗

在故宫博物院的藏画中,有这样一帧长卷国画:宽敞的江南大道上旌旗招展,车马前呼后拥,一支数百人的皇家队伍浩浩荡荡开进一座水乡小镇。小镇石桥边上簇拥着许多农夫、商人和达官贵人。小河里挤满了大大小小的渔船,船舱里甲板上也坐满了各式打扮的人,他们正入神地盯着不远处岸上的一座古朴的戏台。台上一出《单刀会》正打到精彩处,戏迷们被全身心吸引了,竟丝毫未觉察到一支气派非凡的皇家队伍的到来。

这是清代画家王翚在《南巡图》中描绘的一个动人场景。“乡间戏迷多,桥边搭戏楼”本是江南独有的风情,地处“吴头楚尾”的丹徒境内就有许多这样的戏台,有名儿的没名儿的大大小小几十座。

镇江地区年代最早的当数丹徒南乡宝堰镇上的古戏台了。它紧靠镇西的关帝庙,据老人讲约建于道光年间。戏台为土木结构,上下两层。上层演戏,下层化妆。台口装有活动门。戏台屋脊上有两条相对的曲龙。每次上戏,戏台沿口便会垂挂一串串的灯笼。夜幕降临,红红绿绿的灯笼随风摆动,倒真是一条条活脱脱的彩龙呢。

宝堰地方上有一帮子戏迷票友,他们经常与青胜堂、马天宝等戏班子保持联系。戏班子常来常往,这古戏台便成了镇上最热闹最风光的地方。戏一演就是十多天,若是逢年过节还要唱个连本通宵,黄昏日落开锣到太阳再度升起刹锣结束。谓之“干活两头黑,看戏两头红”。农民们一听说镇上来了戏班子,晚饭也顾不得吃,放下手中活计带上两个山芋便打着灯笼踩着山路赶来了。镇上人从容自在,男人们沏上一壶茶、装上一袋烟,女人们带上瓜子、香干,喝喝,嗑嗑,听听,品品。台上欢乐时开怀大笑,伤心处跟着落泪,真正是台上情真意切,台下如痴如醉。可惜的是,此戏台在20世纪70年代初“破四旧”中被拆除了。

坐落于东乡大路镇王巷村的三太尉庙古戏台,可算得上是江南风情画中最精彩的景观。相传宋代这村上有三兄弟英勇抗击金兵,最终血染疆场,被皇上追封为太尉。王巷村百姓为纪念这三位民族英雄,集资建了这座大庙,与大庙相对的戏台为三太尉庙灵隐楼。

戏楼坐南朝北,由前后两部分组成,中间以木板相隔。在高3米、宽6米的隔板上,彩绘的人物壁画《天官赐福》至今清晰可辨。画面上6个人物神态各异,线条轻重缓急极富表现力。色彩绚丽浓艳,具有吉祥喜庆的气氛。

戏台宽6米、深5米,台面选用红杉木板铺设,戏台边沿有半米高的雕刻精细的木栏杆,台口两根红漆大圆柱撑起飞檐翘角的屋顶。整座戏台气势不凡,无怪乎它被文人雅士誉为“东乡第一台”。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戏台顶部的处理,它呈半球形体,如同天穹笼盖着整个戏台。在八边形的横梁上绘有蝙蝠与常青藤组成的精美图案,天穹中心绘有黑、绿、朱红三色相间的福字纹样。行家们认为这种天穹状的圆顶具有聚声共鸣、扩音的功用,再借助于靠戏台左右4棵高大的银杏树和戏台边一条弯弯的清水河,使得这戏曲声腔音韵甜美悦耳,清亮悠扬,能传数里之外。看来,我国古代的匠人们早已在建筑中运用了物理学的原理。据说明代戏剧演员颜可观常在这台上吊嗓子。有一次演出《荆钗记》,离戏台7里多路的北沟里小脚老太婆都听得老泪纵横。当地至今还流传“王巷一出戏, 醉倒北沟人”的俚语哩。

这戏台都来过哪些戏班子,演过哪些戏,未有人详细考证过。在戏台斑驳的墙壁上和戏台隔板的背面现在仍见有许多不同年代不同戏班遗留的墨迹。依稀可辨的字迹记录着古戏台的丰厚阅历,绚丽斑驳的色彩显示着古戏台昔日的风流。

戏台前面是由庙房围成的一个能容纳千余人的大院落,广场呈斜坡势,近台口处低,远处高,与现代剧院场地的坡势处理很接近。想当年每逢演戏,戏台周围的村镇家家户户像过年一样热闹。妇女们穿红戴绿,男人们杀鸡宰羊盛情款待从四乡八邻赶来看戏的亲朋好友。逢到大庙会,戏台四周是水泄不通。“台上伶人妙歌舞,台下欢声潮压浦”,民间的杂耍游乐活动更使喜庆气氛达到高潮。村上青年男女们涂脂抹粉,凤冠紫袍,装扮成各种戏曲人物进行娱乐表演,周围村寨也积极响应不甘示弱。跳马灯、花灯、十八罗汉、龙灯狮子舞、秋千,等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村前村后人山人海,大路小路锣鼓喧天,好一幅浓郁味足、色彩斑斓的农村风俗画卷!比起画家王翚描绘的古戏台来要更为瑰丽、热烈、精彩而壮观。

古戏台作为旧时的文化样式,早先带有“酬神”的意味,后来很快演变为农村“娱人”的场所,它在广大农民心目中被视为神圣而具魅力的地方,称之为“神庙台”。在中国千百年文化落后、生活贫乏的古代农村,这种庙台社戏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贫苦大众的精神需求。

古邑丹徒境内除了王巷这种砖木古戏台外,还有土台、木台、水台、石台。它们犹如散落在田野中的珍珠,曾以其独有的魅力,凭借泥土的芳香,给前人带来美的享受,给今人带来美的回味,给后人带来美的启迪。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