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镇江的藏书楼

2018-12-03 09:56

42381543799770847

文/潘春华 翟爱萍

从清乾隆年间镇江金山寺文宗阁专藏《四库全书》,至清嘉庆时阮元在焦山建立书藏,再到民国六年史学家、教育改革家陈庆年兴建的私人藏书楼,直至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陶蓬仙所创“游经楼”,以及镇江人吴兆曾出资兴建“绍宗国学藏书楼”,这些藏书楼在中国近现代藏书史上均产生过极大影响。

金山文宗阁

文宗阁是清乾隆朝皇家七大藏书阁之一,位于镇江西郊东晋古刹金山寺内。文宗阁藏书甚丰,以庋藏抄本《四库全书》和《钦定古今图书集成》而闻名海内外。清人沈恩孚称其阁:“下瞰长波,土侵碧落,阁中文气与烟云相辉映,盖不独见圣朝嘉惠士林之意,山水亦为之生色焉。”

文宗阁由两淮盐政专门拨款,驻扬州的两淮盐运使督造,是南三阁中最早建成的皇家藏书楼。落成时,盐运使呈请乾隆皇帝为阁提名,乾隆亲笔御书《文宗阁》和《江山水秀》匾额,并先后三次为文宗阁题诗。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春,乾隆帝第五次南巡,驻跸金山行宫,见文宗阁落成,赋诗说:“百川于此朝宗海,此地诚应庋此文”。

据《镇江市志》记载:“镇江最早的图书馆是文宗阁,建于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藏书达4万余册,其中有《四库全书》、《四库全书总目录》、《钦定古今图书集成》、《钦定全唐文》、《钦定明鉴》等,咸丰三年(1853年)毁于兵火。”

文宗阁中经嘉庆、道光两朝,历时74年,毁于一炬,成了读书人的隐痛,复建之声不绝。2010年3月,在文宗阁原址东侧动工兴建,建筑布局参照《两淮盐法志》中的文宗阁实景写真图,仿照宁波天一阁建筑风格设计,采用传统砖木结构,占地面积934平方米,建筑面积1286平方米,整个工程耗资达千万元。

重建后的文宗阁展现出迷人的风采,旧时的门厅、御座房,还有藏书楼、回廊等组成了两进古典院落,院内香樟、银杏、假山、海棠、红枫、翠竹、亭阁回廊……似乎是原文宗阁的“复制品”,引人入胜,令人赞叹不已。

主体建筑藏书楼为硬山顶重楼式,上悬乾隆帝亲题“文宗阁”和“江山永秀”牌匾。藏书楼为三层,一层正厅屏风为清代镇江诗人张慰坤撰写的《文宗阁赋》。东厅为其他六阁图文资料,西厅为乾隆帝《再题文宗阁》和《文宗阁写真图》、《金山图》。二楼为藏书处,瑶版玉韬,千箱万帙,诚然是一座收藏宏富的图书馆,收藏着故宫博物院监制的线装《四库全书》1184册,共148函。三楼为文宗阁学术研讨厅。2011年10月26日,镇江文宗阁正式对外开放,全面恢复了盛世皇家藏书阁的风姿和神韵。

焦山书藏

为清著名学者、三朝重臣阮元创办的重要书藏。嘉庆十八年(1813年)阮元任漕运总督,这年春天,他在瓜洲和好友焦山诗僧借庵、翠屏州诗人王豫谈到藏书事,一起商定在焦山设立书藏。嘉庆十九年(1814年),阮元命丁百川等人在焦山西麓海西庵内建起了藏书楼,取名“焦山书藏”。

初创阶段,阮元做了大量工作。他从书库的布局,书橱的制造到书籍的编排都亲自过问。就连像刻章印、管钥匙之类的小事也都亲自嘱办。他撰有《焦山书藏记》,又制定了《焦山书藏条例》。他还从扬州的文选楼中,精选出206种、1400余册古籍率先捐给焦山书藏。

在他的影响下,各方名贤纷纷捐赠,书源长久不断。其中钤有“泉唐丁氏嘉惠堂”、“八千卷楼藏书”、“嘉惠堂藏阅书”等印者属杭州大藏书家,八千卷楼主人丁丙捐赠;钤有“研经室”、“嫏嬛仙馆”、“珠湖草堂”等印者阮元捐赠;钤有“慈溪耕余楼藏”、“王豫柳村藏书”、“释借庵”等印者为学者冯辩齐、王豫、借庵捐赠。

先后捐书的还有黟县李宗煝、巴陵方功惠、六合徐孙麟、独山莫绳孙以及汪系孙、陈廷旸、吴大澂、梁鼎芬、陈庆年、缪潜持、张东山等名士。在这些名士中,丁丙捐书仅次于阮元,共捐书四百五十一部、二千六百卷、一千册,对书藏的贡献很大。在众人的扶持下,焦山书藏发展迅速,琳琅万轴,善本由多,藏书最多时达3570种、4002部、59747卷、21470册。

焦山书藏建立后,阮元与焦山寺僧商量,请管理书藏的僧人编成《焦山书藏目录》十二卷,按照捐书的先后顺序,著录古籍,分藏在七十七个书橱中,使焦山书藏不仅藏书有序,而且历历在目,为天下的学者使用藏书提供便利。如康有为曾在焦山书藏观书多日,称赞书藏管理有方,光照后世;陈庆年利用书藏宋《嘉定镇江志》和元《至顺镇江志》抄本,精雠校勘重刻了宋元镇江二志,为名城保存了珍贵的文化遗产。

1929年,柳诒徴、陈去病、庄蕴宽等20人在焦山设立了焦山书藏委员会,聘请学者张东山先生居于校书编目,张病逝山阁后,又请其担任江苏国学图书馆编辑的儿子张祖言继其事,以后又请项燕北先生相助,按照图书的内容,对焦山书藏的藏书进行编目。1934年秋天,完成了《焦山书藏书目》六卷,分经、史、子、焦、志、丛六编,著录藏书1834种、2041部、34447卷、12122册。可惜,正当焦山书藏即将发挥更大作用之际,抗战爆发。不久,日寇占领焦山,将书藏焚烧一空。

传经楼

又名横山草堂,位于镇江城中磨刀巷陈宅,是我国著名史学家、教育改革家和国家图书馆事业创建者陈庆年(字善余,号横山乡人)所建的私人藏书楼。民国六年(1917年)动工兴建,次年建成,上下两层,共6间两厢,藏有经史子集、名人著述、碑帖拓片、清末民初报刊、日文版史学资料、地图集等20余万册(片),另有完整的《道藏》一部、印度贝叶经两部及首批出土的甲骨文若干片,藏书包括清末两江总督端方及江宁布政使樊樊山等人的赠书。

传经楼还藏有陈庆年著述的《古香研经室笔记》《司马法校注》《两淮盐法志》《兵法史略学》《中国历史教科书》《外交史料》《列国政要》《五代史略》《知亡录》《补三国志儒林传》《明史详节》《辽史讲义》《元代疆域图》《京口风俗史料》等及《横山草堂丛抄》《横山草堂丛刻》《横山草堂集》《横山乡人类稿》家刻本,并刻印《至顺镇江志》《京口三山志》《京口掌故丛编》《云窗词》等镇江地方文献,系江南著名藏书楼。日军侵华期间,贝叶经及甲骨文片均遭抢劫。“文革” 中,传经楼藏书几乎被焚烧洗劫一空。

游经楼

为著名藏书家、收藏家陶蓬仙(名绍莱,字瘦庵)于民国十二年(1923年)所建的私人藏书楼。地址原在大西路东头,后来迁到四牌楼南演军巷16号的陶氏“五柳堂”中,两层,楼名取陶潜诗“游好在六经”之意,以保存中华固有文化为宗旨。1995年4月,江苏省政府公布“五柳堂”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陶蓬仙系五柳先生陶潜之后人,“敏而好学,购书数百种,于演军巷建游经楼以庋之,终日寝馈其中”。游经楼为陶蓬仙藏书、写作之处。藏书曾达2万余卷,以集部最多,史与子部次之,经部较少。不过游经楼珍藏的一些世间流传较少的版本和精刻本,在藏书界仍颇有影响。如其收藏的明傅振商编《珠渊异宝》12卷,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刻本和宋俞琰撰《林屋山人漫稿》1卷,清抄本就很有价值,无论是从书的历史文物性、学术资料性,还是艺术代表性价值来考量,都属于古籍中的国宝。后来这两部书在全国古籍善本申报中,先后被选入国家级珍贵古籍名录。

民国时,南京江苏国学图书馆曾建议将游经楼的藏书转交由公共图书馆收藏。正在接洽之时,抗战爆发,楼主全家离镇避乱,藏书被日寇战火焚毁,劫后十不存一。抗日战争胜利后,陶绍莱将少量幸存的图书赠送给江苏省立镇江图书馆(今镇江市图书馆)。陶绍莱还曾于1928年向中央大学国学图书馆赠送《润州唐人集》《垦余闲话》《弘道堂诗选》等藏书若干。

绍宗国学藏书楼

位于镇江伯先公园内云台山上,建筑形式为西式二层楼房,中间顶部有阁楼、楼正面朝南。楼周为庭院,前有大门,门柱嵌有石刻“绍宗国学藏书楼”、“中华民国二十二年立”,东面墙角嵌有“上海扬子建业公司设计及承造,中华民国二十一年二月”石刻。

据《镇江市志》记载:“镇江绅商吴兆曾(号寄尘)在商人丁子盈的资助下,于伯先公园内云台山上建了一座藏书楼,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竣工验收,取名绍宗国学藏书楼,以示绍继文宗阁之意。吴兆曾将家藏图书2万余册全部运至绍宗国学藏书楼珍藏。民国二十四年吴兆曾病逝后,其亲戚尹石公商得其家属同意,将藏书及房屋立为地方公产。同年9月,由柳诒徴、尹石公、冷御秋等人组成董事会。抗日战争时,藏书尽失。抗日战争胜利后,楼藏图书又逐年增置。”

金山文宗阁被毁后,镇江有识之士有重建的愿望,“绍宗”即显示恢复文宗阁的意愿,由吴兆曾、丁传科、赵宗抃、冷御秋等筹办建成。新中国成立后,镇江市政府拨款修葺绍宗国学藏书楼,将严惠宇赠送的永藏图书入楼收藏。以后,又陆续向柳诒徴、唐寿民、赵汉生、丁蘧卿等人征集书籍,藏书最多时达到8万余册。其中不乏珍贵古籍,如《白孔六帜》100卷,是唐下邽白居易编,宋衢州孔傅续,明仿宋刻本,是明代著名收藏家季沦苇藏书;再如明版《史记评林》30巻,有“海南康氏万木堂藏” 方印;还有宋版明印的宋临安钱绍《钱氏私志》,系孤本。

之后,藏书楼划归镇江市文管会和镇江市博物馆管理,又先后聘请鲍鼎、丁志安、沈芷痕等博学之士担任过专职掌书人。其中鲍鼎对藏书楼的贡献最大,他曾将藏书楼的全部藏书按经、史、子、集、丛、地方人士著述分类,编成完整的古籍书本目录,共著录各类线装古籍藏书3700多种,达8万余册,其中不少善本列入国家善本书目。这是镇江近代尚存的较大规模的私人所创藏书楼,1992年公布为镇江市文物保护单位。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