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曾经的老行当

2018-12-03 10:01

 

文/赵怀德

记忆里有许多老行当,补锅匠、铜匠、篾匠、箍桶匠,他们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如今他们的身影已渐行渐远,只有那熟悉的吆喝声还时时回响在我耳旁。

22251543799808205

补锅匠

一只铁锅,用了一年又一年,虽然油光滑亮,但已经很薄很薄了,锅铲一碰就会裂缝,甚至掉下一小块。买一只新锅,要花不少钱,这时候补锅匠就隆重登场了。

他们大声吆喝着“补锅喽——补锅喽——铁锅,铝锅,洋瓷盆,洋瓷碗,拿来补哦”,一边还拿一只洋瓷盆用小木棍当当当地敲着。

补锅匠挑的担子,一头是手拉风箱、坩埚和破铁锅片,一头是炉子、煤炭和小榔头、铁钳子等小工具。后来还有胶水、铝片、塑料片等等。

补锅分为冷补和热补两种。铁锅只有一条裂缝,一般用冷补。冷补不用生火,只需要挨个儿打上“补丁”。其方法是,在地上立一根铁杆,将需要补的铁锅翻转扣于铁杆上,顶在裂缝处,用小榔头在锅底外轻轻敲打,打出个绿豆大的小眼,穿上铆钉,将钉脚从锅内向锅底外穿出,在外面再套一个垫片,将钉脚钳弯,使其紧贴锅底,用小榔头敲打严实。如果锅的裂缝较长,就再打上一个“补丁”,直至裂缝完全补好。有些人家碗破了,也用这方法打上补丁。

热补的工艺相对复杂得多。补锅匠先安装炉子,支好风箱,将破铁锅片敲碎放进坩埚里。然后在炉子里放些木柴,生火,加炭, “呼哧、呼哧”地拉风箱,炉火越烧越旺,这时将装满碎铁片的坩埚埋进炉子里,使碎铁片熔化为铁水。补锅匠右手握一把铁钳夹住陶制小勺,从坩埚内舀起一小勺铁水,倒在摊在左手掌的铺着草木灰的垫子上。然后迅速将盛有铁水的垫子从铁锅的外面对准漏洞按上去,右手操起饱蘸石灰浆的小扫帚把似的短棒在锅里面一顶,“刺啦”一声就补好了。如果漏洞较大,补锅匠就要反复地用铁水打“补丁”,直到补满整个破洞。若是铁锅的破洞特别大,补锅匠就须预先剪下一块旧锅的铁片按在大洞的位置,在它的四周用铁水将铁片与原来的锅“焊接”在一起。

99041543799808205

铜匠

铜匠,是制造和修理各种铜器的行当。铜匠担子的两头各挑一个小柜子,一头是一个小炉子,另一头是一只风箱。风箱上面支一个木架,木架上挂着铜脸盆、锅铲、铜勺等居家过日子的小器皿以及修理铜器的小工具。铜匠师傅手持由五块铜片串成的“铜串子”,到了人多的地方,手一抖,铜串子抖开了,一阵丁零零的清脆响声;手再一抖,铜串子立马收成一叠铜片。那做派就像舞台上表演曲艺节目的演员。铜串子就是铜匠招揽生意的道具,听到这丁零零的铜片响声,人们就知道铜匠来了。有的拿出废铜烂锡兑换小铜器,有的拿出破损的铜器要求修补。

担子一歇,先做兑换的生意。按照废铜烂锡的分量,换一把锅铲或者一把铜勺、一个铜盘。兑换的人离开后,铜匠师傅便开始做修补的活计。他支起火炉和风箱,生炭火,拉风箱,用坩埚熔化锡水。在铜器破损的地方,将坩埚里熔化的锡水一遍又一遍地镀上。冷却后若有不光滑的地方,再用锉刀锉一锉。修补好的铜壶、铜盆、汤婆子,还要放上一些水,试一试渗不渗水,直到滴水不漏,才算修补成功。给铜锁配一把钥匙,或者给铜壶换个把手,这些活计不需要火炉和风箱了。铜匠师傅手拿钳子、锉刀、榔头等小工具,或钳,或挫,或敲敲打打,每一道工序都倾注心血,一丝不苟。

64171543799808221

箍桶匠

箍桶匠的绝活是拼板、上箍。旧时,哪家没有几个木桶?居家过日子少不了水桶、米桶、马桶、脚盆、洗澡盆,种庄稼少不了粪桶、料勺……一个木桶用上十来年,难免板腐朽、箍松动,需要修修补补。箍桶匠挑着一个担子,嘴里不停地吆喝着“箍桶噢——箍桶噢——”担子一头是一个椭圆形的木桶,三四十厘米高,桶盖一半是固定的,另一半是活动的,可以打开。桶内放置斧头、刨子、削刀等小工具。干活时,这个桶也当凳子坐。担子的另一头是箍桶匠使用的刨子,人称板凳刨,看上去颇像一条长凳,但是只有两条腿,一头高,一头低,刨口朝上。

夏季快要来临时箍桶匠的活计最多。那些已经用了多年的洗衣盆、洗澡盆,有的烂了一块木板,有的篾箍烂掉了或者铁箍锈蚀了,有的盆底渗水,都急等着箍桶匠来修。箍桶匠在木桶上敲敲打打,把烂木板换上新的,把篾箍换成铁箍,把锈铁箍换成新铁箍。盆底渗水则用捣烂的细麻丝和油石灰堵上。

箍桶匠除了做修修补补的活计外,也替人家箍桶。箍桶用的是杉木。箍桶是技术活,要十几道工序:开料、推刨、开眼、钻钉、打箍、落底、上油……一段木料锯成几段,开成一块块尺寸有长有短的木板,再用刨子刨得光滑滑的。半天忙下来,地面铺了一块块杉木板。这一块块杉木板,钻孔,上竹销,拼接在一起,就围成一个圆形的桶壁。每块木板之间,一定要密合得严严实实,否则就会漏水。再下一道工序就是打箍,木桶靠箍定型。最先用的是竹篾箍,后来有了铁丝,就用几根缠绕在一起的铁丝箍代替了竹篾箍。也有用铁箍或铜箍的。一般木桶需要上头底下各打两道箍。初步固定后,再细细敲打,直到箍紧紧贴住桶壁。最后一道工序是落底,在桶底铲出一圈桶槽后,再装上事先做好的圆木板,再进一步敲打紧箍,打磨出细,上桐油。

这些木桶形状各异,有上大下小的,也有上小下大的;有圆形或长圆形的洗澡盆,也有小孩儿洗澡的腰子盆;有手提的小马桶,也有一大一小两个盖子的大马桶,还有小孩儿用的小马子。一块块木板拼合在一起,不用一根铁钉,不用一滴胶水,却滴水不漏。

68221543799808236

篾匠

竹制品曾经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用具。种田用的扁担、箩筐、扫把、畚箕、盘篮,日常生活用的筲箕、菜篮、筛子、簸箕,还有藤椅、躺椅、凉席、斗笠,夏天乘凉的篾枕、竹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热水瓶外壳大多是竹子编的,就连刷锅把子也是竹子编的。竹器虽然经久耐用,但用久了总会损坏,因此走街串巷的篾匠很受欢迎。

篾匠挑的担子,一头是各种竹器制品,圆圆的筛子,小巧的筲箕、菜篮,结实的畚箕、扫把;一头是竹子、竹篾和一整套修理竹器的工具,如锯子、凿子、刨子、剪子、钳子、刮刀、砂纸等。

各种各样的竹器,都是篾匠在家精心制作的。篾匠的真功夫是劈篾,把一根根粗大的竹子,用篾刀剖出不同的篾片,有篾青和篾黄之分。篾青适合编织细密精致的篾器,篾黄多用来编织大型的竹篾制品。这些竹篾制品,除了赶集出售,平时则挑着担子走街串巷一边叫卖,一边做修理的活计。那个年代,筲箕、菜篮、凉席磨破了,或者被老鼠咬了个洞,都要等篾匠来修补。畚箕、箩筐、热水瓶壳子破损了,只要可以修,都会尽量修好再用。篾匠个个都有好手艺,筲箕、菜篮、热水瓶壳子,无论怎么破损,都能修旧如初。

68881543799808252

修棕绷

“修棕绷——坏棕绷拿来修哦——”修棕绷的师傅推着自行车,车上挂着棕绳和小工具,他边走边吆喝,听到有人招呼,就上门修理。

棕绷用久了,不仅棕绳松动,而且有的棕绳已经断了。师傅上门修理,先把烂断了的棕绳换成新的棕绳,然后再把松动的棕绳绷紧。他把棕绷放在两张长板凳上,先把床架子边上的木条撬下来。木架子上的许多眼子就露了出来,眼子里全部塞满了木榫头,每个榫头都把几股棕绳牢牢地塞紧在眼子里。他把木榫头一个个敲出来,将断了的棕绳抽出来;再把在水里浸湿的棕绳,用一根很长的细钢丝一上一下地有规则地穿在棕绷里。新的棕绳全部穿好后,把棕绳绷紧后再敲进眼子里。再破旧的棕绷,一经师傅粗糙灵巧的双手,又像新的一样。

28571543799808267

修伞匠

“修伞——修伞——”修伞师傅身背一个木制工具箱,一路走一路吆喝。工具箱里装有各种工具和配件。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使用的伞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油布伞和油纸伞,伞骨是竹子;一种是阳伞,伞骨是金属。修伞师傅握住钳子轻轻一夹,伞骨就散开来,将断了的那根小伞骨拔出来,熟练地换上一根新的,再将小伞骨拢到一起,一根根穿进伞头。短短几分钟,一把坏了的雨伞就修好了。如果伞面破损了,就在破损的地方刷上桐油,撕一块大小合适的绵纸敷在破损处,上面再刷一遍桐油。在我的记忆中,家里那把油纸伞,补了好几次,还一直在使用。油布伞比较牢固,伞面一般不会破损。随着社会发展,上世纪70年代以后,铁质伞骨、黑色或蓝色人造纤维伞面的雨伞出现了,这种伞既轻便又结实。到了八九十年代,自动伞伞面五颜六色,晴雨两用。那时候还偶尔听到修伞师傅的吆喝声。现在人们生活条件好了,伞用坏了再买一把新的,修伞这一老行当几近消失。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