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焦山访古之贡品江鲜(上)

2018-12-03 10:12

86061543799883843

文/张大华

焦山是扬子江流域著名的江鲜出产地,文人雅士到焦山吃江鲜的传统绵延了数百年。宋元以来,随着长江泥沙增多,焦山周边江滩淤积,东侧芦苇丛生、水草丰美,是海洋洄游鱼类的天然饵料场。明清时期,这里曾经是江鲜贡品的捕捞场,在镇江官员监督下,每年捕获的首批鲥鱼都要以特快专递进贡。

20世纪80年代后,由于自然环境变化和生态环境的恶化,这一地方特产日趋减少,现在已经绝迹了。自然环境的变化主要是长江主泓北移,上游来水减少;焦山与象山之间主航道废弃,周边泥沙淤积加速,岛屿与南岸陆地逐渐连接。生态环境的恶化主要是愈演愈烈的环境污染。自然和生态条件的剧烈变化,使得从大海里洄游产孵鱼类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条件。20世纪80年代中期后,鲥鱼已经在焦山周边绝迹。野生河豚在20世纪末已经极为罕见。以前清明前后在镇江大量上市的刀鱼也急剧减少。镇江区域刀鱼的捕捞量由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年产40吨左右,下降到21世纪初的不足一吨,现在一个捕捞季已经不足千斤。“芦苇半人高,刀鱼用担挑”的时代结束了,价廉物美、清明前后“好当饭”的刀鱼,在镇江已经成为人们珍贵的历史记忆。在焦山消失的不仅是江鲜美味,还有这一方水土传承了几百年的饮食文化和制作技艺。

鲥鱼是焦山出产的最珍贵的江鲜,有“鱼中之王”“鱼中西施”的美誉。北宋时,镇江典籍就有“京口美味”鲥鱼的记载。宋代诗人梅尧臣有《鲥鱼诗》:“四月鲥鱼跃浪花,渔舟出没浪为家。甘肥不入罟师口,一把铜钱趁桨牙。”

明代王叔承在《游金焦两山记》中,记录了在焦山品尝中活杀鲥鱼的亲身经历:“丙寅(1566年)五月,游金之明日游焦。焦山去金山下游十五里,见山下江船乱流,僧曰:‘渔鲥鱼者,斤可十八钱,买而及釜,犹鲅鲅生动也。’顷之,客有剧痛鲥鱼来者,果鲜活色表,鳃微开合,遂烹鱼,酌水晶庵。”

元代《至顺镇江志》有焦山一带鲥鱼肥美的记载:“三月出扬子江中,鳞烂白如银,味极肥美,然多骨而速腐。”渔民们发现这一秘密后,时令一到便云集焦山捕捞江鲜,时间久了便在焦山安家落户,逐渐在现在枫林广场一带形成了一个自然村落。这个村子直到新中国成立时仍然存在,人们习惯称之为“戴王村”,后并入江对面的象山乡渔业村。这些附着于焦山的村民们,在明清时期还承担着一个重要责任,就是每年春天来临时,在官府的监督下,打捞长江时鲜进贡朝廷。

明代有贡鲜到北京皇宫的旧例,清朝时鲥鱼列入了“满汉全席”菜单。鲥鱼上市之际,从镇江到北京沿途各州县,抢修驿道,备办健马民夫负责专递。“进贡之员每三十里立一竖杆,日则悬旗,夜则悬灯”,三千匹骏马,数千名驿卒,日夜待命,马上飞行,限时22个时辰飞递入京。为完成这项“特快专递”任务,当时京口驿专雇驿夫500多人,并在镇江、扬州间增设瓜洲“腰站”。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山东地方官张能麟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写了一道《代请停供鲥鱼疏》给康熙皇帝,他说:“天厨珍膳,滋味万品,何取一鱼?窃计鲥产于江南之扬子江,达于京师,二千五百余里。进贡之员,每三十里立一塘,竖立旗杆,日则悬旌,夜则悬灯,通计备马三千余匹,夫数千人……故一闻进贡鲥鱼,凡此二三千里地当孔道之官民,实有昼夜恐惧不宁者。”看到这个奏折,康熙帝下令,鲥鱼“永免进贡”。有了这道圣旨,年复一年被鲥鱼折腾得人仰马翻的镇江官民总算清静下来了,从此鲥鱼也就回到了它的本位。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