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冷遹的实业救国之路

2019-09-27 17:39

 

006ee34f-cf16-47ab-9cdb-1bb088a788a7

中国国货公司

9c3187ce-d421-426e-bf8d-62a54fe6bc3d

镇江商会旧址

文/图 王荣 王抒滟

2019年8月18日,冷遹先生逝世60周年。冷福群、冷福安在《怀念父亲冷遹》(江苏文史资料第27辑)一文中写道:几十年来,父亲在人们心目中是个实业家。其实,父亲逝世后,并没有什么“万贯家财”。我们感激他老人家给我们留下的不是物质财富而是精神遗产。

冷遹(1882-1959),字御秋,政治活动家,民盟、民建、中华职业教育社的创始人之一。1921年,退出军政舞台,本着“实业救国”的理想,以发展民族经济为己任,创办了江北盐垦公司、杭州福华丝绸公司、永安蚕种场、黄墟农杨、四益农场等企业,并出任多家公司的董事长。

大丰盐垦公司

实业救国之路的起点

护法运动失败后,冷遹自广州回到上海,居住在上海复兴中路(拉斐德路)285弄47号(瑞华坊)。时值张謇发起创办大丰、泰和盐垦公司,他与张謇的交往中受到启发,积极响应。

1918年12月,大丰盐垦公司在上海南京路正式成立,注册资本200万元,土地面积达120万亩以上,划分35个区。冷遹投入10股,计1万元,以“明怀堂”堂号注册登记,成为公司创办股东之一。

1920年8月-1921年9月,冷遹受泰和盐垦公司董事会之聘,担任总经理,与公司同仁一道,竭力做好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和试垦植棉的前期工作。1926年8月,张謇去世,翌年董事会改组,冷遹以最高票当选董事,实际代理董事长之职。

1931年7月江淮发生特大水灾,从而引发了大丰公司与里下河地区灾民的纠纷,双方民众围绕保坝和开坝剑拔弩张,并已发生多次群体性械斗事件。公司连续致电在上海的冷遹,“开坝破圩实为同归于尽之举……深恐激起佃潮,请向省政府接洽,为佃农请命”。冷遹接电后,尽力从中斡旋,力劝公司保持克制,并与江苏省主席叶楚伧、绥靖公署督办张之江联络商洽。9月20日,省政府委派李明扬将军赴大丰盐垦公司调查水灾事件,研究处理方案,结果是大丰公司虽反映情况属实,但为平息上游各县民众情绪,公司同意开坝放水,受灾佃农财产损失由上海赈灾慈善机构适当予以抚慰,一场轰动国民政府最高当局的水灾纠纷事件得以平息。冷遹在处理重大事件上所表现出来的豁达忍让、胸怀全局、情系民生的风度,受到公司上下的敬佩,体现了冷遹兴办实业的出众才华与“实业救国,福祉百姓”的愿望。

冷遹先生担任大丰、泰和、华成三家盐垦公司董事长多年,对公司的经营管理、推进乡村教育、对外联络协调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是近代沿海盐垦开发的先行者。冷遹长子冷福田(1915-2009),受父亲的影响,立志学农,1934年考取浙江大学农学院,后致力于苏北盐垦土壤改良事业,成为新中国盐碱土壤研究专家。

四益农场

率先公私合营

1929年10月,由中华职教社、中华职业学校、黄炎培、冷遹等创办三益蚕种场,场址在桥头镇。

1930年,冷遹、陆小波创办高资均益蚕种场,隶属均益农产育种公司。

1932年,严惠宇、陆小波接办永和蚕种场(1920年由夏楚白创办,场址位于四摆渡),更名为益民蚕种场。1937年凌氏兄弟投资,建立了益民二场,因抗日战争爆发而未投产。

抗日战争胜利后,益民、益民分场、均益、三益等场改组为“四益农产育种场”,冷遹任董事长,严惠宇任总经理。设蚕桑、畜牧、种植、园艺四部和九个分场。

1952年1月,四益农产育种场由镇江市政府接管,同年12月27日更名为镇江蚕种场,归省农林厅管理。嗣后,原四益农产育种场一、二分场和四摆渡蚕种场(原明明蚕种场)合并成立国营镇江蚕种场;六、七分场成立茶场,由丹徒县领导;八、九分场(园艺、畜牧)划归镇江市政府领导。

提倡国货

创办镇江国货股份公司

20世纪30年代,镇江爱国民族工商业者看到众多洋货充斥镇江市场,严重影响民族工商业的生存和发展,为提倡国货、抵制日货,繁荣省会市面,发展国内生产,挽救民族工商业,冷遹、严惠宇、杨公崖等联合上海国货产销合作协会及各大国货工厂,于1934年筹创镇江中国国货股份有限公司。冷遹任董事长。

1934年4月3日《申报》刊载:镇江冷御秋等筹创国货公司——股额暂定三万元,每股二十元,以期一般热心爱国之志士踊跃参加,藉谋实际,推销国货,挽回漏厄。现股本业经聚有相当成数。筹备处设于王家巷八十一号,并由镇江中国银行开始代收股款。闻该公司之货品,均由上海及各省之国货工厂供给,精选优良新颖之货品,更采取薄利主义,藉谋减少舶来品输入。闻各界人士多热烈赞助,为我苏省会生色也。

出任中国药物建设公司

董事长

出面疏通药厂产品

运输渠道

1942年,姚惠泉根据中共地下组织的指示,创办仙鹤草素药厂,以向苏北运送药物和收购药材为名,陆续提供新四军所需物资,仙鹤草素药厂也成为新四军在上海的交通和联系据点。1943年,更名为中国药物建设股份有限公司。

1947年年底,由于资金发生困难,公司改组了董事会,冷遹代表中华职教社参加,当选为董事长。冷遹以他的地位和社会影响,出面疏通药厂产品运输渠道,使药厂摆脱困境。解放战争期间,不仅向苏北解放区提供药厂产品“仙鹤草素”,还有“包括龙头细布4000匹、胶鞋2万多双。当得知新四军需要无线电收发报机、电台时,多方设法从香港买来机件,拆散后夹杂在公司货物中分批运出”。

公私合营后,中国药物建设股份公司归并为上海长征制药厂。

1946年3月,冷遹在《中建二年》上发表《地方建设的基本问题》一文。1947年4月17日,出席中建农场工作者座谈会,作了《农村工作一得》的发言,全文刊发在《中建》民国36年第一卷第24期上。浦东同乡会人士王艮仲回忆说:“御老的为人谦虚、沉稳,无论是在镇江还是职教社,都体现了他的作风和做人之道。我在浦东办浦建公司,请他去当董事长,御老把他的作风带到了公司里面!”

临危受命

出任镇江商会主席等职

1927年,冷遹任江苏省蚕桑管理委员会主任。1935年10月,冷遹任镇江商会主席。1936年任江苏省商会执行委员。时任全国经济委员会蚕丝改良委员会常委的冷遹闻悉日本帝国主义破坏中国蚕丝业的情况时,曾愤慨而又辛酸地说:“国家社会的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坎坷艰辛地开创一点实业,虽然也能对国家有所裨益,但终于是徒劳的。”

1924年6月,陆小波、胡健春等投资建成“第一救火会自来水厂”,1926年更名为镇江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1934年,胡健春病逝,陆小波任总经理,冷遹任董事长。1937年,镇江水电公司被日军侵占。抗战胜利后,重组设立镇江水电股份有限公司,冷遹任董事长。

镇江县银行建立于1947年8月,开业于同年10月7日,行址在镇江大西路256号。镇江县银行以调剂地方金融,扶助经济建设发展合作事业为宗旨,依照县银行法及股份有限公司之规定,负责本银行之行政事务,收受存、放、汇款,代解各种款项,代理公债或农业债务,保管贵重物品或有价证券,与其他银行订立特约事项,代理公库,经营一般银行之信托业务等项工作。1948年初,冷遹任董事长。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