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镇江新闻 镇江新闻 - 社会

古稀老人20多年拓碑400多方

记录文化遗存 留住城市根脉

2019-10-10 00:01

qp

金山网讯 碑拓对于历史文献、文物、书画的研究具有重要的价值,也是历史发展的一个重要佐证。镇江是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古迹甚多,民间留存着不少历史遗迹和文化遗穗。

我市文保志愿者、古稀老人窦启荣20余年来,走遍镇江的角角落落,吃尽千辛万苦,寻找散落在田间地头、沉寂在荒山野外的民间碑刻、匾额、砖铭,一一拓印下400多方碑拓作品,为镇江的人文遗迹留下珍贵的资源。

行程万里

寻找散落的“宝贝”

记者走进窦启荣家时,最近刚动完手术的他仍然闲不住,正在进行他的碑拓收藏集《京江遗珠》第二集刊印前的准备工作,这本书收录了他走遍镇江寻访捶拓而得的匾额楹联、题记石刻、古井栏铭、断碑砖铭等148件。5年前,他自费印刊了《京江遗珠》第一集。两本碑拓收藏集共收录他的碑刻石拓300余件。

出生于1941年的窦启荣,退休于原镇江搪瓷厂。他自幼喜爱书法、篆刻。20世纪60年代,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焦山碑林欣赏到镇江有名的裱画碑拓大师徐世洪拓碑的过程,留下深刻印象。

20世纪90年代,一次在建筑工地废墟里看到散落的一块古石碑被糟蹋,让他感到痛心可惜,萌生出寻找收集镇江各地古石刻,增加人们对文物的保护意识,留下城市历史文化记忆的念头。20多年来,他或乘公交车、或骑自行车,行程万里,走遍镇江大大小小的村、巷、山、寺,寻访捶拓而得的匾额楹联、题记石刻、古井栏铭、断碑砖铭等400多件。这些石碑有的长年尘封在破烂的古庙里,有的淹没在沟河里,有的埋在废弃的古井和厕所里,有的甚至被当作建筑石材。

窦启荣翻拓的古石刻时间跨度前涉汉代,后至民国。每幅拓本他都对其方位、内容含义以及大小、质地详细注明。拓片资料中,不乏名师大家的作品,如清代著名书法家、有着“淡墨探花”之称的王文治题写的“三茅宫”、“福得神祠”碑;有记录镇江重要事件,比如晚清残碑“两江督练宫所营基”等,这些对于研究镇江历史文化有着重要意义的碑文题记,在热爱故乡、热爱本土文化的窦启荣眼里,都是“宝贝”。

两次发现

历史名人王文治石刻

回忆起第一次拓碑的经历,窦启荣记忆犹新。那是1994年,他和市文史专家戴志恭一起,利用周末乘坐公交车前往大港寻访鲁肃墓址,几番周折,终于在大港新竹村,经村民指点找到了墓址。可村民反映的墓碑却不知所终,有人说在田间,有人说在河里。

窦启荣灵机一动,请人用广播动员村民一起帮忙寻找,终于得到线索,在一位村民家院墙外的稻草堆下找到这块立于民国五年的鲁肃墓碑。“这块碑虽然是民国时重新修立,但足以说明此地确实有墓。”凭着自己当时的“三脚猫”手艺,窦启荣拓下了两张碑文收藏。回家后,两人将此发现撰稿发表,轰动了市文博界。

随后,二人又前往句容行香对颜真卿墓地的考证,让窦启荣发现碑拓的重要性,“石碑太重,没有办法搬回来保存,拓下来后,不管以后碑石是否还在,好歹我留下了文字,可供研究参考。”看着自己的寻访成果得到了大家的肯定,窦启荣更加坚定了寻访文化拓碑留存的决心。

1997年,正式退休的窦启荣,一次骑车寻访到横山凹三茅宫,一堆碎石上的三块断碑引起他的注意。他上前拂去泥土,惊讶地发现是清代著名书法家、有着“淡墨探花”之称的王文治亲笔所题。他想清理出来拓印时却遭到阻止,最后求助于丹徒宗教局才如愿,最终在他的呼吁下,石碑得以保存下来。后来,他在辛丰镇徐东村的一座土地庙里,再次发现王文治题写的一块“福禄神祀”匾额,弥补了镇江文史资料关于王文治的空白,成为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事。

吃尽千辛万苦

拓碑留下历史

为拓碑窦启荣吃尽千辛万苦,身患糖尿病的他每次出门拓碑的时候,都是自带干粮和水,背包里放入拓包、拓纸、墨汁、刷子等物品。即使是夏天,他也穿着长袖,“拓碑基本上在露天,无遮无挡,太阳下胳膊会晒脱皮。”碑石一般很重,无法搬移,只能就着它的现状拓。站着、半蹲、跪着,甚至坐在地上拓是常有的事。

拓碑前必须先用刷子清洁碑面,将碑上灰尘洗刷干浄,以免弄脏拓本,再伏纸、捶碑、打墨。拓下一块碑至少要花上两三个小时,有时一个人拓不下来,还需要请人帮忙。

丹徒石马“普惠大桥”建于民国十五年,想要拓下桥上的石刻文字,窦启荣几乎是玩命。站在桥上,隔着栏杆,手只能够碰到文字的最上方。一个人肯定完成不了,只好找朋友帮忙。第二次去的时候,他在朋友的帮助下,头朝下、脚朝上,几乎倒悬于这座大桥的栏杆外,才将“普惠大桥”四个字拓下来。拓完了,窦启荣十分高兴,朋友却吓出了一身冷汗,并一再表示“下次再也不跟你出来了,你简直就是玩命”。

值得一提的是,窦启荣多年来寻访到的不少古碑记、古名录都是首次发现,其中不少鲜为人知,这对人们研究镇江人文遗迹,还原历史本来面貌,具有一定参考价值。窦启荣说,“碑刻书法精美,碑文记录了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历史人物和各类事件的第一手信息。那些散落在外难以保存保护的,我希望能通过碑拓的方法把它们保留下来,供后人研究。” (马彦如)摄影 窦启荣 马彦如

责任编辑:邓宇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