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千年镇江的染织业

2020-07-02 14:26

小时候拿着《唐诗三百首》背诵,读到李白《子夜吴歌诗》中“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时,总以为捣衣服就是拿一个木棒在衣服上敲打——那时候人们的生活条件不太好,自来水还没普及,也没有洗衣机,小巷的井边常有老人一边洗衣一边用一根木棒敲打着。小小年纪的作者,自然就将这一场景代入了李白的诗中。后来,上了学,学了历史,知道宋代之前,棉花还没在中国传播,唐时普通人穿的衣服,都是用葛、麻等制成的,这种材料制成的布匹,最大的问题就是粗糙,直接穿非常不舒服,会伤到皮肤,必须通过捣衣把衣服捶得松软平整。于是,就又和老师就“唧唧复唧唧”正当户纺织忙的花木兰,织的是什么进行了一番有趣的讨论。

其实,说到纺织业,唐宋时期润州(今镇江)的纺织业已颇为发达,其织品是向皇室土贡的重要特产之一。这在史料上有多处记载。《新唐书》中这样写道:“(润州)土贡:衫罗、水纹、方纹、鱼口、绣叶、花纹等绫,火麻布……”《元和郡县图志》中亦有类似的记载:“开元贡:杂药、纹绫。赋:丝、纻布。”此外,《资治通鉴》也记载道:兴元元年(784年),“(镇海节度使)韩滉欲遣使献绫罗四十石诣在行”。而上文所说的唐代土贡织品种类亦颇为丰富:罗类有衫罗,绫类有水纹绫、鱼口绣叶花纹绫,布类有火麻布及赋丝等。

李德裕(787年—850年),唐代杰出政治家、文学家、战略家,曾在润州前后为官三任,对润州情况了如指掌,在他给唐敬宗的奏本中,亦曾记述了润州织品的一些具体状况和特征。如:“绫、纱等物,犹是本州所出”,“又诏索盘条缭绫千匹”,“且立鹅天马,盘条掬豹,文彩怪画,惟乘舆当御”。这些“诏令”中的织品,纹饰怪丽,织工精细,皆属唐代纺织品中的上品。

这些史料中的记载,在唐代甘露寺塔基出土文物中得到了印证。出土文物中有两方李德裕撰书的刻石,上面记述以锦绣襥包裹金棺、银椁的内容:一是瘗藏禅众寺舍利的石函上,刻有“李德裕奉施金棺一、银椁一、锦绣襥九重”的文字;一是瘗藏长干寺舍利的石函上,刻有“李德裕敬造石塔,石函一、金棺一、银椁一、绣襥共十重”的文字。无论是“九重”还是“十重”,都说明当时的锦绣襥应是润州当地的织品。

到了宋代,镇江纺织业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产品的数量更多,品种亦有创新。

宋代镇江的上等织物多为贡品。宋人乐史所著的《太平寰宇记》中这样写道:“(润州)贡方纹绫、水波绫、罗锦绢。”此外,宋时镇江织品还多有创新,如神宗年间,王严叟在奏章里曾举出上贡的织品“继增而创起者”四例,有“定州之花绫、祁州之花絁”,“婺州之细花罗、润州之大花团”。我市在1960年对甘露寺铁塔塔基进行的考古中,发现了不少镇江宋代织品的实物,其丝织品的品类较多,有罗、绢、绫、锦、丝绵、绉、穿罗等,印证了上文所述。

据了解,宋代润州还设有专门管理织务的机构,原称织罗务,后改为贡罗务,设在唐塠山(又称唐颓山,原京口饭店内)下。据《志顺镇江志》记载,“(务官)有提督、监拘、榷官三员,及有曹司、库子、织络、作头等吏。其工食各有定额;其丝以两、匹计,各有定数。圣节,绫罗三百二十匹,其大礼年份,添造进罗五千匹。”

明清时期,镇江纺织业仍然有着相当大的规模,并在清朝后期进入全盛,有织机数千台。产品主要有线绉、绫绸、塔夫绸及缣丝等,统称“江绸”,被列为贡品,除销行两湖、北五省、东三省外,还远及朝鲜、日本,年值三百万两。当时镇江丝绸加工业的集中地之一是棒槌营,有数十家丝绸加工作坊,不过,这些作坊均于民国年间陆续倒闭。

其实,“万户捣衣声”中的捣衣,并不仅仅是为了穿衣舒服,古人制作的衣料也要进行染色和上浆。捶打之后的布匹柔软光滑,更便于进行染色等处理。因此,古代印染业是城市的传统行业之一,且公、私并存。其中,官方管理机构为织染局,据《志顺镇江》志记载,宋代镇江“织染局在仁和坊,即旧都统司衙(今正东路西段北侧)。屋凡百十有五楹,至元十八年(1281年)改置”。

1995年,市考古队于市区吴家门发现了一处元代坊店遗迹。该坊店为南北前后两进,属于典型的“前店后作”坊店格局。南面的灶间内只设有唯一的“独眼灶”,且规模较大,并设有专门的排水沟,加上砖石水槽、石板台面以及多口储藏坑,显示此处极有可能属于染业坊店。

到了民国期间,镇江的印染业发展为本染和洋染两种。在当时出版的《镇江指南》中这样写道:“镇埠染业,可略分为本染、洋染两种。营业极形复杂,有专染绸货者,有专染布货者,更有专染丝经者,其营业范围稍大者则首推潘合兴,合兴隆、汪义盛等次之。”所谓洋染,当是清末镇江通商后引进的。在此之前,古代染色用的染料,大都以天然矿物或植物染料为主。

现在的我们已不用自己在家“唧唧复唧唧”,或为了让衣服穿着舒适并能染上漂亮的颜色而一遍遍捣衣了,但回望这千年以来的镇江染织业,我们会发现,对美的追求,镇江人从来没有变过。君不见,大街小巷中的镇江人都穿得越来越漂亮,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了吗?(沙艳秋 霍强)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