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镇江东乡砖雕门楼略谈

2020-07-08 10:32

46e15ca8-9006-464f-a6c3-9c25f7c2acaa

46e15ca8-9006-464f-a6c3-9c25f7c2acaa

60babc28-a667-4545-a707-7e2d0b106904

文/居由

镇江东乡一带保存着数量较多也非常精美的明清砖雕,可谓是研究东乡乃至镇江地区明清风情民俗的活化石。但是,随着城市建设步伐的加快,这些砖雕是否能得以保全,或者换个形式保存下来,是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本文试从研究现状、艺术特征以及不同时期的代表作,简单谈一谈东乡的砖雕门楼。

东乡砖雕门楼的研究现状

镇江东乡的砖雕门楼是江南明清砖雕中比较具有代表意义的一个派别——宁镇砖雕。南京、扬州的砖雕也同属于这个派别,其中南京目前的明清古建筑民居群中的砖雕门楼保存并不多,还有江宁、高淳、溧水等地有一些零星的遗存。镇江目前的遗存是最为丰富与最具代表意义的,特别是镇江的东乡地区,保留了从明末直至清末民初的大量精美砖雕门楼,展现了宁镇砖雕魅力所在,是宁镇砖雕的代表,其时间跨度从明末一直到清末,演变类型也比较丰富,是研究这一地区砖雕类型的标本。

关于宁镇砖雕的研究目前而言,仅有少数几位学者,如东南大学张燕教授的《扬州建筑雕饰艺术》《南京建筑雕饰艺术》与练正平老师的《江南建筑雕饰艺术·镇江卷》比较系统地介绍了宁镇地区的建筑雕饰艺术。镇江学者章晓斌、马阿林在2016年7月由东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镇江东乡雕花门楼》用图片全面记录了镇江东乡大路、姚桥、大港、丁港、丹阳、丹徒等9个地区156座砖雕门楼的面貌与风格特征,是寻访东乡砖雕的引路人。正如书中扉页上的述说:“风雨中,门楼守护着家园,守望着岁月,坚守着一方水土上的地域文化、民俗风情。如今它将渐行渐远,消失在历史的烟尘里……”随着城市建设脚步的加快,这些古建筑的构建在慢慢消失,在笔者发稿之前,与马阿林老师的沟通中得知,他书中记载的门楼有将近半数以上都已消失,实在是让人非常之痛心。

东乡砖雕门楼的艺术特征

从砖雕的艺术风格上看,镇江东乡砖雕门楼受苏派砖雕的影响更加深远,建筑装饰的载体是建筑,从建筑形式上看,南京、镇江、扬州明清时期的民居建筑不仅从平面布局还是院落组合来看与苏派建筑更为接近,都是以封闭式厅堂院落为空间组织的基本单位,数进房屋院落沿着中轴线布置。关于镇江建筑与苏派建筑相似的原因,学者各说纷纭。近些年来对南京、镇江、扬州建筑的研究,丰富了江南民居建筑的源流探究,同时也改变了“扬州镇江传统民居主要受到徽派建筑影响”的单一看法。亦给建筑装饰砖雕、木雕、石雕的探究提供了极具参考价值的实物佐证。

建筑的形制与风格或多或少会对建筑装饰有影响,镇江东乡的明清民居建筑装饰,石雕不多,木雕有一些,彩绘很少,主要以青砖雕饰为主,东乡地区崇尚砖雕,居民采用当地青砖雕刻,在大路镇圌山东北角,发现部分废弃古砖窑,可见当时东乡制砖业的兴旺发达。

从砖雕门楼上讲,还是比较具有地域特征的,典型特征之一是面向内部厅堂,这个与徽派门楼是不同的,而且在结构上与苏派门楼比较接近一些,非徽派门楼牌坊结构,而且装饰的纹饰有比较大的区别。宁镇砖雕以各类锦地结合开光的模式居多,而且早期门楼上下枋的装饰多为通景式,在遗存不多的门楼装饰中,有多种形态各异、精致典雅的锦地纹饰,让人耳目一新,而且锦地本身的组成也比较有意思,有十字结合花鸟、万字结合花鸟、还有水波纹等。这在镇江东乡的门楼中有比较精彩的展现(见图), 在江南其他派别的砖雕门楼中是不多见的,是宁镇砖雕的一大特色。

东乡的门楼一般都有字牌或者留出字牌的位置,字牌为一宅的精神物化也是门楼的视觉中心,字牌内容以家训为主,如“忠厚传家”“百忍家风”“笃厚传家”等。在纹饰装饰上除一些戏文故事之外,也多传达福禄寿喜、礼义忠孝等含义,民俗意味比较浓烈。在镇江东乡的砖雕门楼中,有许多“福”“寿”的异体字作为装饰元素,这些异体的汉字,每一个都表达了民间工匠精巧心思,犹如现代的“LOGO”设计,变化中不失统一。如传达“寿”文化最具代表性的是扬中张卓小旧居的砖雕门楼,其上雕刻了 44个形态各异的“寿”字,表达了主人对延年益寿的向往与追求。另外,“寿星”也是出现较多的吉祥形象,通常和福、禄、喜星同时雕刻,统称福禄寿喜四星。

东乡砖雕门楼不同时期的代表作

东乡门楼中辛丰镇黄墟村殷氏六房雕花门楼是比较早期的门楼,其结构形式为叠加通枋式,这是宁镇砖雕门楼中比较早期的结构形式的典型,殷氏六房的门楼特别之处在于上枋通景的雕刻,为三组花鸟造型组合,中间为凤穿牡丹,两边分别为喜上眉梢,非常具有图案美的韵律。特别是每一组花鸟均为对称构图,花盆在中央,两边是相对的鸟儿。可惜的是,花盆的外罩被毁,但确能看到其的制作方式,也是组合做法,先是雕好花盆外形、位置,并放好花枝,最后盖上镂空外罩。在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东乡出现的花卉造型的纹饰,皆配有花盆或花坛,这个应该是当时东乡居民的生活的真实写照,东乡居民爱花、赏花。各色花卉都会种在砌好的花坛,而且花坛也精心装饰,雕镂玉砌,精美异常。其他如东乡大路村陶家巷庆余堂陶宅、东乡武桥村姜家桥的田宅、东乡长征村王家弄的王宅以及东乡姚桥华山村丽华堂,均是非常有宁镇特色的早期砖雕门楼。

东乡砖雕门楼中期比较有代表意义的是大路镇街南西路29号的苏家大院了,只要一提起雕花门楼,人们就会说到这座建筑。传说大路镇以前从小港到新港是一片荒滩,小路很多。当时有位赵姓人在此建屋做生意,后迁来人逐渐增多,形成街道,取名大路。苏宅就位于大路镇上,据苏家后人说大路镇上半条街都曾经是苏家的。据《润东苏家桥苏氏族谱》记载,苏颂十八世孙永芳始迁苏家桥,即今大路镇。苏家大院,原为四进七开间平房,现存两进五开间,外加北侧下房。第一进为磨砖门楼,可惜的是损坏非常严重,仅残留长方形石马图案,两侧为磨砖影壁,四角为竹子纹装饰。门楼上枋第一层额枋通景镂空砖雕花卉及戏文故事,可惜的是毁坏严重,目前仅中间花坛牡丹花保存完好,硕大的牡丹花生机盎然,中间一朵盛开状,两边对称各配一朵稍小的,左边又加上一个未开的花骨朵,打破了构图的对称感,这种构图形式为民间美术常用的均衡却不对称的构图方法,能形成丰富而又有趣味的视觉效果,整株牡丹与边上的亭子一般大小,这样的对比效果,又增强了画面的趣味感,可惜的是左边方亭中原有两人,皆已损坏,牡丹的右侧配以另一组人物故事,周边以蝙蝠祥云作为装饰,但也损坏严重,再向右是围栏及荷花,但目前仅剩一花一叶,其余尽毁,第二层上枋描绘的应该是一个戏文故事,而且使用通景式构图,用长廊及花窗曲墙雕描绘了一个园林式的场景,非常可惜的是,人物几乎全毁,查阅有关资料,有学者讲是有五代荣封的历史故事,我们目前仅能从残存的碎片中窥得当时的精致与辉煌,中间是字牌部分,隶书精雕“耕读传家”四个大字,左右兜肚为状元及第场景,但也是毁坏严重,四周围绕卷草龙纹。下枋是毁坏最为严重的,除了依稀能辨的有些残存的树木外,中间全被铲平,连过门石的双狮戏球都被铲平,仅留两侧的砖雕夔龙捧寿。这一时期的门楼还有东乡北分张的张宅,姚桥镇华山村张宅则是稍晚的门楼。

张豹文宅是宁镇砖雕中清末民初时期门楼的典型代表,位于大路镇宗张村宗张巷自然村,距今大约有100多年的历史。为三进五开间,其中第二进雕花门楼,是全宅最为精华所在,宽2.5米、高5米,保存完好。上枋五方雕饰,中间为“天官赐福”纹饰,两边分别为喜鹊登梅、芙蓉锦鸡、鸳鸯戏荷、凤穿牡丹纹饰。中间为大理石字牌,其上楷书雕刻“瑞霭盈门”四个大字,四角装饰为缠枝牡丹角花,其上下为缠枝牡丹纹装饰;下枋中间雕刻“福禄寿”三星,左右两侧雕有“指日高升”与“状元及第”非常具有民俗特色。门楼右侧的影壁中央阳刻“鸿禧”两个大字,四角均雕有暗八仙飘带纹饰。有学者记载门楼正对面原来还有一堵墙,上面刻有“鸿福”二字,后因火灾损毁,这个时期,扬州也有比较多的代表门楼如卢氏盐商住宅、岭南会馆、四岸公所等,这一时期的门楼均比较高大,与建筑的体量交相呼应。

图片由马阿林提供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