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镇江辟谣平台 聚焦

镇江金山景区门前"乞讨钉子户"上热搜,记者上门探访发现真相

2020-08-11 17:03 来源:现代快报 曹德伟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在镇江金山景区门口有一个“职业乞丐”,常年在景区门口乞讨,长达20年,并称老人并不如表现出来的困难,“其刚买了房,且天气不好的时候儿子开车送她上下班”。有媒体称其为“乞讨钉子户”。事实真相到底如何?8月10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金山景区,采访到多位知情者及老人一家,并实地探访老人租住的居所。

反转!有人说她有钱,有人说是“瞎说”

8月10日上午10点半,镇江下起了滂沱大雨。现代快报记者来到金山景区门口,发现游客们都跑到屋檐下躲起了雨。11点左右,雨渐渐停了下来,在景区大门前,在乞讨老太太常年待的人行道处并未见到她的身影。

一名景区保安告诉记者,老太太上午7点多刚来过,8点左右就走了。“她每天几乎准时准点到,就坐在对面斑马线的栏杆处,差不多从早上8点待到下午5点我们下班。”这名保安表示,因为打交道的时间久了,对老太太的情况有所了解。他的说法和此前媒体报道的类似

“有时候下雨,老太太的儿子也会开汽车或者摩托车送她过来”。记者又询问了多名景区工作人员,他们都称老太太家“很有钱”,家里有“几套房”。

记者在景区门口等到中午,但老太太并未出现。就在记者打听老人住处时,旁边一位知情者却称,“老太太一家有房有车”是不实传言,“有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就以讹传讹!”面对记者,这名知情者显得义愤填膺,“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家可以算是最差、最脏的,家里就只有电瓶车,哪来的汽车?前几年,他们家住的房子还失过火,老太太的媳妇和孙子都在大火里被烧伤。”这位知情者称,由于之前老太太租住的房子离自己家很近,因此对她的情况比较了解,“老太太一家经济条件并不好,前不久又搬家了”。

实地探访:家中凌乱万分,几十只口罩都是捡来的

在几名知情人的指引下,记者来到附近一小区,找到了乞讨老太太一家租住的地方。

房门一打开,眼前一片凌乱,三室一厅的毛坯房里放着一些旧家具,客厅的地上随意扔着垃圾、废纸,桌子上、地上尽是擦不去的黑色油污,门口一个大袋子里还放了数十个捡回来的空矿泉水瓶;老太太住的房间里更是凌乱万分,不大的空间放了两张单人床,床上堆满了被褥、旧衣服、床单,几双旧鞋扔在地上,房间的角落里放了两只水桶,浸泡着螺蛳,一只黑色的鸟站在鸟笼里,鸟屎一地,几个一次性饭盒里还装了不少鸟食,房间里的地上几乎没有落脚的空间。

老太太的儿媳毛女士得知记者来意后,将老太太从房间内唤了出来。老太太穿着格子衬衫,裤腿卷到膝盖处,眼神有点游离,不怎么说话。

“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哪有什么车,我们只有电动车停在楼下,平时做事都是骑电动车。”毛女士告诉记者,他们是徐州丰县人,老太太姓祝,约十年前一家人来到镇江生活,老太太患有精神疾病,时好时坏,目前每周都在吃药控制,“她发病的时候什么人的话都不听,她跟人说我们有房,能信?要是有房,我们现在能住在这!”

毛女士说,目前的房子是他们租来的,每月房租800元,去年11月刚搬来,三间房全家7口人——婆婆、公公,夫妻俩和三个孩子住在一起。“老两口都是一大早就出去了,公公去捡废品,婆婆去金山乞讨,我们劝过她很多次,但是都不听,我们要工作,还要照顾三个小孩,不可能一直看着她。”

“这都是老头子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洗一洗还可以继续用。”在老人的起居室里,除了满地杂物之外,还用衣架挂着几十只口罩,采访时,祝老太太指着房间里的口罩告诉记者。

社区证实:老太太儿子打两份工,一家生活困难

在采访中,小区居民吴阿姨听说了记者的来意后,忙为老太太一家正名,“这一家人虽然日子过得不好,但是也没给其他居民添麻烦,非常有骨气,让人很敬佩。家里的小孩子教的也很好,很有礼貌,每次见到我都是奶奶好。”随后,现代快报记者得知,祝老太太一家搬到目前居住的小区之前,曾在润州区和平路街道琴园巷小区租住过。原琴园巷社区书记陈锋向记者证实,“他们之前一直住在琴园,应该是2017年搬到江南新村,后来又搬到了现在住的小区。”

那么,这一家是否可能有房有车仍在乞讨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个我可以担保,据我了解,她儿子是没有车子的。”陈锋告诉记者,由于工作原因,自己与老太太一家打交道较多,其儿子名叫高某某,目前在镇江打着两份工,白天在一家电子加工厂工作,晚上还有一份兼职,“他们家之前遭遇过火灾,他老婆的手臂受伤了,没有固定工作,小儿子头顶也被烧伤一片,家庭开支基本都要靠他。”

“我们家现在的日子仅仅能糊口,房子车子根本不敢想,你在我们家看到的所有家具都是好心人给的。”随后,记者联系上祝老太太的儿子,他告诉记者,对于母亲外出乞讨的事情,自己已经苦口婆心劝过很多次,但是母亲依然我行我素。好在,这几年在镇江,社区、民政等多部门都给了老人一家很大的帮助,“包括之前遭遇火灾,也是好心人捐款才让我老婆和孩子动了手术”。

老人2013年曾走失长达一个多月,后被丹阳救助站救助,在媒体的帮助下才找了回来。高某某说,“我早上一大早就出门,晚上要到11点才回来,家里还有三个小孩,根本不可能一直看着她。”他怕母亲再走失,就在她的手臂上纹上了姓名和电话号码。

在老人的右手臂上,记者确实看到了两行黑色的文身:一串手机号码,和老人的名字。

责任编辑:值班账号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