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李白润州结诗缘

2020-11-23 15:08

7ba3f1da-82ff-4828-89dc-7b0671ef7579

松寥山和夷山合称海门山

□ 林 敏

“诗仙”李白一生曾多次游历润州,留下了赞美润州山水风光和劳动业绩的诗篇。

李白所到之处,对地方官吏的政绩每每加以称道。润州刺史齐澣是一位很有才干的贤明官吏。曾受到武则天和李隆基的器重,为开元名相姚崇、宋璟所信赖。姚与宋曾说:“欲知今,问齐君。”润州北界是波涛汹涌的扬子江,“至瓜步沙尾纡汇六十里,船绕瓜步多为风涛之所漂损。”开元二十六年(738年),齐澣乃移漕路于京口塘下,直渡江二十里。又开伊娄河,二十五里即达扬子县。“自是免漂损之灾,岁减脚钱数十万,迄今利济焉。”

开元二十七年,李白自洛阳南游来到润州,写下了《题瓜州新河饯族叔舍人贲》一诗,对齐澣给予了高度赞扬:

齐公凿新河,万古流不绝。

丰功利生人,天地同朽灭。

唐朝统治者为了供自己享乐,大肆在民间搜罗佳木奇石。同年,李白在云阳(今丹阳市),目睹了劳动人民拖船运石之苦,怀着深切的同情写下了《丁督护歌》:

云阳上征去,两岸饶商贾。

吴牛喘月时,拖船一何苦。

水浊不可饮,壶浆半成土。

一唱都护歌,心摧泪如雨。

万人凿磐石,无由达江浒。

君看石芒砀,掩泪悲千古。

天宝元年,李白携妻子自广陵南下至润州,快到南岸时焦山屹立在他们面前,焦山东北又有两座小山,名松寥山和夷山,分峙于洪波巨浪之中,合称海门山。李白泊舟登上焦山的石壁举目向东北望去,只见澄江入练,蓝天白云映照水中,仿佛置身于天空。面对这个奇妙的江景,李白不禁逸兴遄飞,高吟出《焦山望松寥山》:

石壁望松寥, 宛然在碧霄。

安得五彩虹, 驾天作长桥。

仙人如爱我, 举手来相招。

这首诗发挥浪漫主义遐想,表现了李白诗歌的本色,是历代焦山诗歌中的珍品。

李白在润州逗留时间最长的要算是至德元年(756年),参加永王李璘幕府随军而来的一次。天宝十四年(755年)十一月,安禄山以清君侧为名,叛变于范阳,并出兵西犯,十二月便占领东都洛阳。此年六月攻破潼关,李隆基匆忙向四川逃奔。在逃亡途中的七月十五日,李隆基下达了分置的制诏:以太子李亨任天下兵马元帅,领朔方、河东、河北、平卢节度使;永王李璘充山南东道、岭南、黔中、江南西道节度使。其用意非常明白,李亨担负的是恢复黄河流域的使命,李璘所负的是经营长江流域的使命。但在“制置”下达前,李亨于七月十二日已即位于灵武,改元“至德”,尊玄宗为“上皇天帝”。李璘在“制置”下达后,便率军到达江夏。至德元年(756年)十月中旬前后,李璘派人去庐山聘请李白入幕府。至德二年(757年)正月,李璘率水师东巡。李白写有《永王东巡歌》纪其事,其中第六首描绘了永王水师到达润州时的盛况:

丹阳北固是吴关,画出楼台云水间。

千岩烽火连沧海,两岸旌旗绕碧山。

已经称帝的李亨害怕其弟李璘占据江南与他分庭抗礼,于是下达了对李璘军的讨伐令。两军相对,李璘的军帅们却几乎全部背叛了,李璘军一触即溃,所部在润州附近被地方势力彻底打垮,李璘由润州向鄱阳落荒而逃,于当年二月在庾岭为江西采访使皇甫侁所杀。李白也从润州仓皇南奔,途中写下了《南奔书怀》:遥夜何漫漫,空歌白石烂。宁戚未匡齐,陈平终佐汉。欃抢扫河洛,直割鸿沟半。历数方未迁,云雷屡多难。天人秉旄钺,虎竹光藩翰。侍笔黄金台,传觞青玉案。不因秋风起,自有思归叹。主将动谗疑,王师忽离叛。自来白沙上,鼓噪丹阳岸。宾御如浮云,从风各消散。舟中指可掬,城上骸争爂。草草出近关,行行昧前算。南奔剧星火,北寇无涯畔。顾乏七宝鞭,留连道傍玩。太白夜食昴,长虹日中贯。秦赵兴天兵,茫茫九州乱。感遇明主恩,颇高祖逖言。过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拔剑击前柱,悲歌难重论。

李白在这首诗中表明了自己跟从永王,实因天下乱离,四方云扰,欲学祖逖廓清中原,并无叛逆之志的心迹。统治阶级内部的争斗,酿成了伟大诗人的悲剧。他以附逆罪下狱,后被流放夜郎,幸而中途遇赦获免。尽管李白备受打击,但救国济民之志始终不渝。上元二年(761年)当他听说唐太尉李光弼率师出镇临淮,追击安史余部时,从金陵出发要去从军,因病不得不中道而还。第二年去世,终年62岁。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