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今日要闻 时政

以色列前外长文章:拜登无法逆转国际秩序的“去美国化”

2020-11-27 22:00

参考消息网11月27日报道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11月17日发表以色列前外交部长、西班牙托莱多国际和平中心副主任什洛莫·本·阿米的一篇题为《乔·拜登的世界秩序》的文章称,许多人期待乔·拜登接任美国总统时,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即所谓自由国际秩序能够得到挽救,甚至能够得以重振。但这可能是一个不现实的希望。全文摘编如下:

在不到四年时间里,即将离任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做到了历史上只有毁灭性战争才能做到的事情:重塑全球秩序。

依靠孤立主义、为所欲为的独裁主义和彻头彻尾的反复无常,特朗普愉快地抡起大锤砸向了他的前任们在二战废墟上建立并一直维护的国际制度和多边组织。现在呢?

许多人希望,在当选总统乔·拜登接任时,自由国际秩序能够得到挽救,甚至能够得以重振。遗憾的是,这是一个不现实的希望。特朗普之后的秩序似乎会更多地回到1945年的集团间竞争,而不是恢复冷战后的欣快情绪。

首先,拜登政府将忙于弥合特朗普造成的国内创伤和纠正美国的重大弱点等艰巨任务。美国从史上分裂最严重的总统任期中复原既不会是迅速的,也不会是毫无痛苦的。改革美国是恢复其全球领导能力的先决条件。

即使拜登政府拥有无限的能力,时光也不会倒流。美国早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就已经在退出全球领导地位。

尽管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常常被描述为反常,但它反映了一种可以追溯至建国时期的美国思维模式。假如1917年德国潜艇没有袭击美国商船,那么美国很可能会一直置身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外。

同样符合美国利益的是,特朗普的前任贝拉克·奥巴马——拜登曾在其政府中担任副总统——甚至是更之前的乔治·W·布什都采取行动缩减了美国外交政策中的霸权计划。

美国退出霸权反映了拜登无法逆转的历史:美国因其漫长、代价高昂、毫无结果的中东战争以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而丧失了信誉,后者暴露出了全球化的不利一面和新自由主义正统观念的缺陷。

责任编辑:邓宇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