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本地专题 老手艺人的冷暖人生 稿件

(五)半生飘零的擦鞋匠

2014-12-24 17:43 来源:金山网 费菲

 

拍照的时候,坐在凳子上的高德芳有些紧张,被岁月刻下年岁的脸上透出些许的僵硬,不长的花白头发整齐的贴在那里,思绪从眯起的眼睛里飘向别处,一只手不大自然的放在膝上,另一只手藏在身子后面。午间温暖的阳光从树梢倾泄下来,扑在高德芳头上、衣服上,在镜头前凝结成光圈。

78岁的高德芳是位擦鞋匠,然而,擦鞋却不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工作,“没有人生来是干这行的,”当然,高德芳也不是。

1996年,高德芳60岁,这是别人开始颐养天年的年纪,他却从老家来到镇江,开始了擦鞋的日子。“年岁大了,自己又一个人,没得办法。”高德芳显得很无奈,“每个月就90块的农保,你看一碗面就8块钱,这些钱根本不够。”老家在扬州的他,却是在别处度过大半生。

1936年出生的高德芳,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父亲虽是位剃头匠,但仍希望儿子可以靠读书闯出名堂。

20岁的年纪,风华正茂,高德芳选择了当兵。三年的军旅生涯本应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但造化却戏弄了人。“一生都被小队长耽误了。”说起往事高德芳依然很愤慨,“当时,复原回家,扬州军分区都给我分配好工作了。工作单位的介绍信也下来了,信到了村里队长手里,他说给忘了。”当高德芳拿到军分区的工作介绍信的时候,时间却足足比报到截止日期晚了一个周。后来他找到报到单位,却已经没有了他的职位。“当时我就要打他,其他人拉着不让打,说好好讲,打坏了怎么办,我说他毁了我又怎么办。”到现在高德芳仍不愿相信小队长是无意忘掉的,“又能怎么办,就跟着我老父亲学起了理发。”

“也算是祖传的手艺。”父亲的手把手教授让高德芳理发技艺进步很快,没两年,他便独自干了。60年代初,高德芳离开了老家,从此也远离了家乡。

此后,他去了西北,在新疆待了一段,又到了青海,最后在西宁安顿了下来,并结婚生子。“在青海待了十多年,有个理发的铺子,日子过得还可以。过了几年,生意不行了,就想着要回老家,我夫人死活不同意。”后来,高德芳还是执意回到了扬州,他和妻子的矛盾却也越来越深,加上妻子不适应南方的生活,夫妻俩便选择了离婚。

离婚后的高德芳和儿子生活,女儿则和前妻回了青海。喧嚣的日子回归了平静,平静中却酝酿着汹涌。儿子工作出差去西安,游泳时不幸淹死,丧子带给高德芳的痛是难以想象的。他又选择了离开,仿佛离开家乡他才能忘却眼前的痛苦。于是,高德芳来到临近的镇江,开始了他独自生活的晚年。

现在高德芳住在金山公园附近的一间只有六七平米的屋子里,平常主要靠擦鞋为生,“很多都是老顾客,看我一个老头子可怜,就照顾我,擦一个两块钱,有时候有人会给五块、十块的,我说太多了,人家照顾我。”高德芳眯着眼睛笑着,“基本够生活吧,有时候我也会去敬老院给人理发、掏耳朵。”

每天早上6点,高德芳起床做点吃的,之后就背着擦鞋的箱子和一把凳子出门,开始一天的生活,“不固定,大市口、三五九医院、老年大学还有老一中都去过。”这时在此处生意不好的高德芳准备收拾东西离开,“去附近小区的棋牌室看看,应该有些生意。”虽早已到了古稀之年,高德芳的身体还算不错,“干活的时候没觉着什么,晚上回去腰痛的不行。”

都说落叶要归根,已在外半生的高德芳却说,“哪里的黄土不埋人,我混得惭愧,回去人家也瞧不起,不会回去。”

责任编辑:费菲

(原标题:金山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