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本地专题 老手艺人的冷暖人生 稿件

(四)古稀箍桶匠

2014-12-24 17:43 来源:金山网 费菲

 

     一个阳光温润的上午,记者采访归来经过京畿路时,初次遇到陈师傅。那时他正在切割一段不长的圆木,切割机高速转动的利齿打在圆木上发出刺耳的响声,粉末状的木屑被甩到周遭的空气里,又悠悠的飘下来,散落到陈师傅的头上、衣服上。他并不介意,扶正圆木继续切割。几个已经箍好的木桶靠门摆放在两边,大小不一,形状各异。

陈师傅本名陈万凤,今年72岁,是一位箍桶匠。

采访陈师傅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这些天他都很忙,“活比较多,不得已还推掉一些,实在是忙不过来。”陈万凤说,“以前没生意,没想到木桶现在又流行了起来。”

世事总是变幻莫测的,人生亦然。老家在扬州宝应县的陈万凤17岁来到镇江,“当时家里生活紧张,小学毕业后,就回家干农活。干了两年觉着没得意思,就不想干了。正好一个亲戚在镇江做箍桶,就过来跟着他了。”陈万凤工作的地方是镇江北固木器厂,“当时叫雇佣工,也就是临时工,发的钱也不少,按说也够吃,那时候年纪小,不懂得计划,到月中就基本没钱了。”他笑着回忆说,“就加班嘛,晚上也去,休息日也去。这样才刚刚够。”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年,后来陈师傅觉着挣钱太少,便从工厂离职。而后,他和镇江的一些木工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开始数十年走南闯北的生活。“去过江西、四川、福建、北京,往北还到过哈尔滨,去过不少地方,都是做木工。那时候,村里还得开证明信,证明你不是坏人,才能去别的地方。一直做到28岁,后来结婚才回到老家扬州。”

回到宝应老家的陈万凤并没有彻底安定下来,过了几年,他便去了上海,做的却是装潢。“木工那时候不行了,就做装潢,其实也是木工,做些门窗什么的。”

 

 

1992年,三峡工程完成立法程序,并开始施工。此时,陈师傅所做的装潢业并不景气,就应别人邀请来到三峡大坝做木工,在湖北工地一待就是10年。

60岁是别人退休的年纪,陈万凤却仿佛经历了轮回,又回到了最初的手艺——箍桶。“年纪大了,木工做不动了,又闲不住,就又开始箍桶。”没想到的是十几年后,在京畿路185号这间不大的屋子里,陈师傅守候的箍桶手艺得到了新生。

每天早上6点,陈师傅就早早起床,吃过饭,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开料、切割、刨平、组合……陈师傅的工作复杂而琐碎。狭小的工作间里,摆满了长长短短的木料,灰白色的墙壁上隐约显现着许多电话号码,一台裹着满身木屑的老式刨平机靠墙站着,锤子、钳子、刨子等一些工具任意的躺在地上,空气里弥漫着杉木的味道。陈师傅和老伴就住工作间后面的房间里,一张床、一台电视机和几样简单的家具,还有一些做好的木桶堆放在墙壁边上。

“苦了一辈子了,儿子不让干。放不下,我觉着身体还行,又没其他爱好,也算是消磨时间吧。”前两年,陈师傅的孙子大学毕业,老人想让他在乡下村子里办个箍桶的作坊,“他不愿意干,学的是广告,就去做生意了。”

陈师傅一直想收个徒弟,几年前,有一个小伙子对木工很有兴趣,人也不错,陈师傅就打算收下他了,可小伙子家人突然不同意了,“说干这行太脏,一天到晚身上从头到脚都是灰,我一个老头子脏点没事,人家小伙子还没成家,我能理解。”

陈师傅说,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多久,也许两年、三年。

 

 

  

 

责任编辑:费菲

(原标题:金山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