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本地专题 老手艺人的冷暖人生 稿件

(二)废弃场的铁匠

2014-12-24 17:43 来源:金山网 费菲

 

        再次见到肖师傅的时候,老俩口正在将一根圆形短铁棍打铸成锥状,急速落下的铁锤砸在烧红的铁棍上,蹦出点点猩红的火花;被敲打的基本成型的铁棍被肖师傅插进冰冷的水中,青烟顿起,水里也发出滋滋的响声;之后已呈黑褐色的铁棍再放到铁架上,肖师傅快速的锤砸数十下,便完成了一件顾客要求的用具。

        59岁的肖万全(化名)来自安徽芜湖,来镇江近30年了,靠打铁为生,比他小一岁的妻子从老家来到他身边帮忙也已经11年了。因种种原因,之前的打铁铺关闭后,肖师傅便在七里甸靠近高架桥的一处荒废的工地边支起了现在这个露天的简易打铁铺。铺子里不大的空间里摆放着风箱、水桶、铁支架、煤渣、锤子、钳子等等,角落里还有两个水泥砌成的水池,除了老俩口打铁的地方,能下脚的地儿不多。

        肖万全个头中等,爱笑,喜欢抽烟,长期的打铁使得手上尽是老茧。谈起自己缘何打铁,肖师傅放下铁锤说,“70年代的大集体时期,那时候还吃大锅饭,挣工分。村子里需要大量农具,就组织年轻人打铁,自己当时年轻有劲,打铁还能多挣工分,就报名参加了,但没想到一辈子都干了这个。”

        蹲在地上的肖师傅点着一根烟,手指夹着,没抽,接着说。“后来大集体解散了,就转行干了电工,给村里人修电线什么的,干了10年,收入很少,日子过得实在困难,就出来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别的手艺,就接着干打铁了。”妻子补充说:“那几年,真是没钱,儿子上学都没得钱,上到中学实在没办法就不上学了,16岁就和他爸爸学打铁,干了一年,太累了,和他爸爸脾气也不对付,就一个人去了北京。”

        肖万全夫妇有两个孩子,儿子不上学之后,便外出打工,说起儿子,肖师傅的妻子满肚子的歉意,“儿子学习好,班上都是前几名,就是没钱供他上学。不上学了就出去打工,在深圳的那几年,都不回家过年,你说过年不回家算什么。我也知道,孩子是怕花钱,深圳那么远,路费贵。”肖万全的儿子结婚之后便在安徽老家务农,平时也打些零工,但挣的不多,勉强过日子。

        都说人生有三苦:打铁、撑船、磨豆腐。长久的打铁生活磨损着老俩口的身体,肖万全的腰不好,妻子的颈椎有些问题,“有时候脖子真疼,累了也得撑着,实在干不动了,就歇会儿。没办法,咱是农村人,又没得劳保,家里每个月发那几个钱,买洗衣粉还差不多。”肖师傅也在边上无奈的笑着。

        老俩口租住在离打铁铺不远的一处简易房里,不足10平米的房间每月的租金也要几百块钱,这是他们的最大开销。每天下午收工之后,他们都会把打铁铺里能搬的一切都搬回租住处,第二天早上再搬回来,“不搬回去,第二天还有的啊。”虽然离的不远,可几十公斤重的东西,还是让他们有些吃力。中午老俩口就在打铁铺里吃点简单的饭菜,“半碗米饭,一点炒青椒,”便是肖师傅今天的午饭。

        肖师傅现在接的活绝大部分是工地的一些建筑用具的打铸,活并不多,有时候一整天都闲着。没活的时候,肖师傅喜欢蹲在铺子外面一个劲儿的抽烟,妻子则和旁边的另一对打铁的夫妇说着闲话。他们是安徽老乡,也是出来打铁很多年了。

        肖万全还没想过退休,他说自己还能干,可是人终究会老的,“老了就和老伴回老家,虽然在外面几十年了,还是觉着家里好,”肖师傅说,“每年过年回家的那一个月,才是最高兴的,亲戚朋友一块聚聚,喝喝酒聊聊天。”说起这些,老肖满脸的笑意。

责任编辑:费菲

(原标题:金山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