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本地专题 老手艺人的冷暖人生 稿件

(一)巷口的修鞋匠

2014-12-24 17:43 来源:金山网 费菲

 

        在镇江弥陀寺巷靠近马路的巷口,陪伴徐有金兄弟俩几十年的黑色修鞋机依然静静的端坐在身前,加上脚边的剪子、钳子、锥子、锤子、锉刀等十几样常用工具,便是兄弟俩吃饭讨生活的全部家当。修鞋这一行,他们一干就是40多年。

        一年休息5天,40载风雨无阻每天早上6点,徐有金起床开始准备早饭和午饭(虽然离家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兄弟二人并不回家吃午饭,而是做早饭的时候顺带把午饭一并做了,装在保温盒里带着。)8点钟,徐有金会准时出现在巷口,一直到晚上7点,他和哥哥徐有年都会忙个不停。

        徐有金今年59岁,哥哥比他大两岁,十几岁的时候,兄弟俩从扬州老家到镇江跟随父亲讨生活,父亲是修鞋匠,也是他们的老师。40多年前,父亲在弥陀寺巷口有一间小门面,那时候他们并不修鞋,而是把顾客送来的鞋料加工成整鞋。徐有金说:“做布鞋很难,从头到尾都不得大意。” 后来,父亲去了镇江皮鞋厂当工人,兄弟二人便把门面继承了下来,也把手艺继续传下去。80年代末,由于城市变迁,父亲留下的门面没有了,两人便开始了在巷口摆摊的日子。从当初的做布鞋到如今的修皮鞋,徐家兄弟已经干了40多年了,徐有金告诉记者,40多年里可以说风雨无阻,不管是下雨下雪,他们都会出现在这里。一年中,只会在春节前后休息5天。在脚下这片不足10平米的地方,兄弟二人已经待了26年。

        

        指尖的纱布,掌心的老茧

        12月的镇江已然冷的让人难忍,加上扑面而来的厉风,静坐一会儿就冻得人直打哆嗦,徐有金每天要坐11个小时。兄弟二人穿的并不是太厚,裸露出的双手被冻的通红,拇指和食指上满是深浅不一的裂口,徐有金说:“冬天太冷,风又大,加上经常要碰胶水,粘到手上就要脱一层皮,手很容易干裂。”在双手的食指上,徐有金都缠上了纱布,“碰到了还是有些疼。”

        由于长时间的压磨,徐有金的拇指和食指已经变了形,他却说:“这两根手指对修鞋来说,是最重要的。” 几十年来,经常支撑修鞋工具的右手掌心,已经被磨起了一块凸起的老茧,看起来像一段鼓起的硬骨,有些吓人,他说:“这是职业病的一种,手心这块儿经常磨,就磨成了老茧。” 当问起修鞋行当的职业病时,他说,“干修鞋这一行,因为经常久坐弯腰,绝大部分都会腰疼,坐久了腿会麻,但兄弟二人并没有严重的职业病,身体挺好的。”说起这些,徐有金满脸的幸运。

        即将退休的匠人,后继乏人的手艺

        徐有金有两个孩子,女儿已经结了婚,在上海工作,小儿子在镇江。他说:“以前想让儿子学修鞋,可这行太苦,冬天冷,夏天晒,儿子不愿意学。”前年,他给儿子置办了婚房,90多平米,花了近60万,徐师傅说:“以前手里还有些钱,买完房就没了,现在还不敢退休,等过两年儿子结婚了,就不干了。” 说起修鞋这个行当,徐有金说:“现在修鞋的不多了,干这行的大多都五十多了,最年轻的怕是也三十开外了,这行太辛苦,年轻人不愿意学。” 事实也的确如此,修鞋在大多数人看来是件极辛苦的工种,在有些人眼里甚至不是个体面的工作,很少有人愿意学。当然,学校也不会开这样一门课或者开设一个专业来教学生修鞋。现代社会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日子早已不复返了,也使得人们对一双鞋子的使用时间变得很短。徐有金说:“现在修的鞋价格大部分都比较贵,顾客买回去穿了没多久就破了,舍不得丢,就拿来修。” 马路上急速穿过的车卷起地上枯黄的银杏叶,打在旁边的栏杆上,栏杆这边是弯腰坐在巷口的修鞋匠,他们却静静的忙碌着。

责任编辑:费菲

(原标题:金山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