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管有为烈士事迹考辨

——兼谈新发现的管有为手迹及诗作

2020-12-07 10:52

bbd52936-0671-43d2-bcef-031832e408b8

管有为烈士手迹

□ 孟宪威

管有为(1900-1940),丹阳人,革命烈士。青年时代曾任塾师,后学易经,又学算命相面之术,自号“卧月山人”。1933年始在上海城隍庙挂牌算命,名气日增,有“管半仙”之称。抗日战争爆发后,回乡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39年春,为搜集日伪情报,受陈毅、管文蔚派遣进入镇江城里开展活动。后因暴露被捕入狱,于1940年初壮烈牺牲。现在关于烈士事迹的介绍颇有矛盾、不确之处,今结合相关资料试作考辨。

与陈毅相识的时间

关于陈毅与管有为相识的时间,许多烈士事迹资料或文章都记述为“1938年10月,陈毅到丹北视察管文蔚部期间”。如《丹阳革命英烈传选编》(丹阳市政协教卫文史委、丹阳市史志办编)、《持相卦助抗敌的“管半仙”》(镇江市史志办撰)。

查《管文蔚回忆录》,对陈毅与管有为相识过程有记载,但时间未明叙。不过在《惠浴宇回忆录》中,对陈、管相见有着一番详细、生动的记录。惠浴宇,1928年入党, 1938年秋从延安来到新四军一支队工作,后任新四军挺进纵队大队指导员、三支队政治部主任,中共苏中工委书记,苏北临时特委书记,苏北特委书记,江都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中共泰县县委书记兼县长等职,是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的重要参与者,1949年后曾任江苏省省长。

《惠浴宇回忆录》“深入虎穴分向背,统战政策显神威”一章中曾记载了陈毅来视察,管有为给陈毅算命的趣事。从文中可知,管有为当时并不认识陈毅,此次相见为两人的初见。至于时间,则是在“‘挺纵’到江北后”。“挺纵”,即新四军挺进纵队。“挺纵”的历史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新四军一支队挺进苏南后,派刘炎、张震东、郭猛等20余名军政干部到管文蔚部帮助工作。1938年9月,管文蔚的丹阳人民抗日游击纵队正式编入新四军,番号为新四军挺进纵队。 1939年1月,“挺纵”派出一部北渡长江,控制江都仙女庙以东之大桥、嘶马、吴家桥一带,逐步向江北开拓;第二阶段:叶飞率领的江南抗日义勇军(新四军老六团)与挺进纵队合编,番号仍为新四军挺进纵队。新“挺纵”是1939年11月在扬中合编的,指挥机关在江北会合则要到1940年元旦后(《叶飞回忆录》),因此文中所指“‘挺纵’到江北后”,应当是老“挺纵”在江北发展期间,也就是1939年1月—11月间。

数度随陈毅、管文蔚赴泰州辨

镇江市志(1983—2005)人物传“管有为”条目中记载:“(管有为)曾数度随陈毅、管文蔚去泰州与国民党苏鲁皖边区总指挥李明扬、副总指挥李长江等商讨合作抗日之事。”此说不确。

新四军东进期间,陈毅为开展与李明扬、李长江的统战工作,曾“三进泰州”,成为党史上的一段佳话。查《陈毅年谱》,三次的时间分别是1939年8月、1939年12月上旬和1940年3月。第一次、第三次陈毅进泰州均由惠浴宇陪同,管文蔚尚且未去,管有为更不可能跟随。第二次陈毅进泰州由管文蔚、惠浴宇、陈同生等陪同,从管文蔚、惠浴宇的回忆文章中均未见到有管有为陪同的记录,而且管有为此时已被派往镇江做情报工作,从时间上、身份上均没有陪同去泰州的合理性。

查《陈毅年谱》,1939年陈毅曾六次去江北,分别是春末、5月上旬、5月下旬、夏、8月和12月上旬,接近管有为受陈毅、管文蔚派遣到镇江的“1939年春”的为前三次。

先看“春末”之行。“(陈毅)带(军部)巡视团渡过运河,在挺进纵队司令员管文蔚陪同下渡江到扬中,次日抵吴家桥……”从惠浴宇文中可知,管有为给陈毅算命时,陈毅与张茜刚开始恋爱,陈毅是1939年3月初,在新四军军部的一次演出中第一次见到张茜的,春末张茜随军部巡视团来一支队视察、慰问,双方尚未进入恋爱状态,关系更不可能为外人所知,因此此行可排除。

再看“5月下旬”之行。陈毅接受宴请、给“挺纵”广大指战员讲话、对数千群众发表抗日演说……从此行全程来看,陈毅接触广泛,声威显张,带有激昂士气、发动群众、扩大新四军影响力的意图,与惠文中陈毅行止高度保密的状态明显不同,此行亦可排除。

最后看“5月上旬”之行,“……(陈毅)旋在管文蔚陪同下从扬中过江到江北吴家桥,听取苏北工委书记惠浴宇关于苏北工作的进展和二李部队情况的汇报后,指示惠要深入了解二李部队的政治动向。”可见陈毅此次去江北,是听取党内工作汇报以及对李明扬、李长江部的敌工工作汇报的,任务机密,理当行止保密。由上可以推断,陈毅与管有为的相识应在1939年5月上旬。

新发现的管有为手迹与诗作

近日,著名军史作家王见纲发表了一篇文章《1939年,受陈毅指派打入日军内部的‘江湖术士’》,文中写道,王见纲在看望隐居广东深山的恩师王一大时,发现了一本署名“卧月山人谨识”的手卷,该手卷书法功底深厚,诗词意境不凡,如“赋得朴夫笑,士有千秋志”“几人能吐凤,此辈枉谈鸡”等佳句,颇见作者的高远志向。

王见纲向恩师求问,王一大老师解释说:“卧月山人原名管有为,是1923年前后师祖在江浙云游时收的一名相术弟子,也就是我的师兄。可惜后来因他学艺未精,师祖离开江浙时没有把他带走。直到10多年后,也就是在1939年秋,我奉师祖之命去江苏找他,要他同回南粤,以避凶数。历经千辛万苦,我终于在镇江找到了管有为,但管有为已为驻军在镇江的日军做事,不愿意离开镇江。他给了我一些路费,并将此书给我作为留念。我与管师兄仅一面之缘,在多年之后才听说他被日本人杀死。”

据王见纲向笔者介绍,王一大老师的师脉相承于战国时期著名的道教奇人鬼谷子,独门秘术,十分精准。关于管有为师父推算出的“凶数”一事,《惠浴宇回忆录》也有相同记载。在管有为初见陈毅为其“算命”后几天,“陈毅把管文蔚找去问,你家那个‘半仙’走没走,管文蔚连忙解释道:那个家伙只是个走江湖混饭吃的,老总不要理他。陈毅笑着说,怎么能不理呢,他可是个有大用处的人啊。我们唯物主义者,当然不信算命那一套,但镇江城里的鬼子联队长,却是个唯心主义者,迷信得很,求神问卦,很是虔诚。你派管有为去镇江,一定能得到鬼子的信任,我们就可以在鬼子的心脏里,建立一个战略情报站。他这个‘有为’就真的可以在抗战中大有作为了。老管找族孙谈,管有为一开始还不肯答应。他说:我自己给自己算过命,鼻子长得不好,这两年有血光之灾,必须易地避祸,所以我从江南跑到江北来了。你这不是叫我回江南送死吗?管文蔚苦口婆心做了许多工作,他才叹着气说:是祸躲不过,与其窝窝囊囊死,不如做一个抗日义士牺牲。”

从文中可见,管有为对回镇江开展情报工作的任务一开始是拒绝的,最终从民族大义出发,才毅然领受。这一段记述读来,不仅不能丝毫稍减烈士的伟大,反而使烈士的形象更加真实。烈士本是普通人,谁生来向往牺牲,但在国家、民族危急存亡之时,明知必死而往之,这份升华正是烈士的崇高与悲壮之处!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