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从镇江老保单说说以前的保险

2021-02-05 14:20

近日,市民刘先生淘到一张木船运输保险单。巧的是,这是中国人民保险公司镇江市支公司的保单。他找到记者咨询,想了解一下这张老保单的背景。

老保单年代感十足

3365f79a-b4d3-40dd-9474-9a05945bc37f

图1

这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保单(图1),时间是1951年11月,距今已近七十年历史。保单长31厘米,宽21.5厘米,采取蓝红两色套印,主体为蓝,红色点缀,整体排版很有时代特色。因为是保单用纸,属于一种专项凭证,所以纸质较光滑和厚实,上面即使是小字也很清晰。且纸张左下角还有编号,这在当时十分少见。

保单正面为上下两部分,上面为抬头,内容为“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一九四九年创立,总公司设于北京”,其中有一枚红色徽章。仔细看徽章图案,最外圈是稻穗,再里面是齿轮,齿轮中还有公鸡造型的中国地图,上写“中国人民保险公司”。

下面是正文:“木船运输保险单,镇江木字第00934号,立木船运输保险单,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兹承保同和粮行代上海小麦联购处(以下简称被保险人)自己或代表他人名义的后开货物的运输保险,被保险人填具的运输险投保单并作为本保险单的附约。在保险有郊期限内如因发生灾害或事故,致所保货物遭受损失时,本公司依照本保险单所载条款、特约条款及后开范围内,负赔偿责任,特立本保险单存证。”

木船运输保险保单

保单接下来是表格。依次为:装载运输工具(名称:张金友,号次:219号),运输路线(自桥头至镇江),开行日期(约于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五日),标记,保险货物项目(小麦),数量及包装类别(肆拾包),提单或通知单号次,保险金额,总保险金额(捌佰万元正),保险费率每千元(玖角肆分),保险费(柒仟伍佰拾元正),赔款偿付地点(镇江),保险期限(十四天,自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五日起至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午夜十二时止),加保险别(平安险)。后面则是公司章“中国人民保险公司镇江支公司”,以及一名副经理的两个姓名章。日期为“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六日立于镇江”,而在左下角“校核”处还盖有三枚姓名章,可见当年的校核还是相当细致的。

在保单右上角,贴有一枚面值为“伍百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印花税票”,上面还盖有“印花税讫”印戳。这张保单背面也有内容——原来是“木船运输保险单条款”(图2),总共四章十四项条款,分别是责任范围、保险期限、赔款处理和附则,大意是保险公司与保户间的责任和义务。

34df81aa-3f2f-4299-ae3b-87e2f29a10fd

图2

刘先生介绍,这种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保单现在很少见,除具有一定收藏价值外,还是当年镇江保险事业发展的一份见证。

上世纪五十年代险种不少

具体来分析这张保单,它参加的是“货物运输保险”,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在自愿保险业各项中保险费收入最多的险种。1950年至1958年间,镇江先后开办木船、轮船、汽车、火车、驿运和联运等货物运输险,其中以木船运输险业务量最大,其保险费收入占货物运输险保险费收入的六成左右。

镇江自愿保险自1950年1月起陆续开办,大体可分为财产保险、人身险和农业险3大类,计10多个险种。这其中有机动车辆保险,上世纪50年代镇江汽车不多,所以业务量不大;还有船舶保险,1951年先在公营企业中开办,不久全部改船舶强制保险,1953年开办木船船舶自愿保险,先后在4个船队中承保木船249只;还有家庭财产保险,上世纪50年代开办此项业务时名为公民财产保险,在全市77个居民委员会中有15303户居民投保,占居民总户数的43%左右。

以上都属于自愿保险,还有一种强制保险。镇江强制保险开始于1951年,铁路车辆强制保险和铁路旅客意外伤害保险由上级公司统一办理,我市仅办理财产、船舶及轮船意外伤害等项强制保险。1951年底,全市应实行财产强制保险的单位均办理了保险手续,当年共承保船舶50艘。1953年底,强制保险对象变更,仅限于国营企业、工厂、合作社、部分事业单位和国家机关,参保单位由157个减为59个。

1958年底,我市决定停办国内保险业务,所有保险业务自1959年1月1日全部停办,直到1980年市保险公司才复业。

人身保险颇有特色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这些自愿保险中,人身保险也很有特色。

镇江于1951年开办团体人身保险,保险对象为公私企业、机关、学校及社会团体14周岁至60周岁的在职人员。最先投保单位是市邮政工会和市人民银行部分员工。以后又陆续开办建筑工人意外伤害保险、简易人身保险和船员团体人身保险。1953年下半年,对此项保险进行整理,团体人身保险和建筑工人意外伤害保险大量退保。而在1956年第五次全国保险会议后,城市人身保险业务有新的发展,年底城区学校、手工、财贸、公交等系统的107家单位投保简易人身保险3775份,其中10年期占41%,15年期占15%,20年期占43%。至1958年底增加到12957份,相当于1956年的3.4倍。

巧的是,刘先生正好有一张当时团体人身保险的保险费收据(图3),时间是1956年5月8日。投保单位是镇江房地产管理科(公房),其缴纳的保险费为25.86元,它参保的是“建筑工人意外伤害险”,收据右边盖有“中国人民保险公司镇江市支公司”的大红印章,且上面还盖有多个姓名章,包括经手人、验收人等,还有复核保险费的人员。这尽管只是一张收据,但是其左下角仍印有特殊编号。收据右端上方还用小字注明:“本据须经本公司经副理及经收员盖章后方始生效”,可见相当严谨细致。

2d951837-6c15-4b9b-a8cb-8fb91ef529b5

图3

民国镇埠保险状况

可惜,刘先生没有民国的镇江保险单,但他对那段历史很感兴趣。如果再往前追溯的话,早在清同治年间,镇江太古洋行即代理货物、银两等项保险业务。民国初年,镇江保险业有所发展,但保险种类极少,以火险、水险为大宗。民国24年(1935年),火险业务占保险业务的七成以上,其保险费收入约为法币10万元。从民国4年至36年8月底止,镇江5起较大的保险赔款中,有4起属火险。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镇埠的水火保险业,曾一度十分发达,上海各火险保险公司,无不在镇江设有经理。可是这一行业中有少数经理因为贪图营业额,对于客户不加甄别,保险多有纵火以图赔偿的案例,以至于有延烧多家的情况,使保险公司蒙受损失。因此,之后各家公司对镇江的营业,多生戒心。有的甚至停止了镇江的营业,其余各家也均增加了保费,并且对待客户更为慎重。

当时,镇江经营保险业的商铺不少。其中以从事人寿险的最少,只有位于新马路的金星、小天主街的华安、日新街的福安、打索街的永年,其余均是经营水火险业务的商铺,包括日新街的欧罗巴,租界太古洋行的太古,租界怡和洋行的怡和,镇屏山的公平,西坞街的巴勒,小天主街的先施,西坞街的丰年,三善巷的太平洋,打索街的天祥,小天主街的金龙,山巷底的连纳、汇通、威厘,洋浮桥的大中国,清记巷的太阳,租界广诚隆的联保,魏同兴巷的协丰。

洋商企业占据大头

从这些镇埠保险业的商铺名可看出,绝大多数都是具有洋商背景的。这其实也是当时保险业的大环境,中国出现最早的保险公司,都是外国人创设经营的。后来,华商创办的保险公司,才逐渐打破外商对中国保险业的垄断。但是,受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形势的影响,华商保险业面临诸多困难,包括资本少、规模小、经验不足等,外商还对华商保险公司排挤,使其发展缓慢,致使大量保费外流。

民国保险业规矩与现在也有些不同。当时人货房屋,均可付保,水险一次一保,其中又分水渍、平安两种,以船到埠之日为止,不论时日。火险一年或半年或三月一保,寿险则以年计算,年数多寡由保者自定。水火险失事后,即如数赔偿,寿险亦同,惟保期满后,安然无恙者,可以拼得本利,是又兼具储蓄性质,故人多乐而为之。而在领取赔款时,必须照公司章程办理,不然即多纠葛。

当年,镇江市民欲投保火险,则事先须开清单,送交保险公司,单内开明货物保银若干,器具保银若干,衣服保银若干,房屋保银若干,以及各商店牌号或业主姓名等,由公司派人调查后,即交纳保费,有保险单及收条为凭,且保险单收条多为洋文,必须请人代看,保单至期满日下午四时以后始无效……

对当时的市民来说,保险业毕竟还是新生事物,很多人知之甚少。1930年起,民族寿险业的发展呈现逐步上升态势,1937年至1945年,受战争和通货膨胀等因素的影响,保险业遭受致命打击。今天我们重温这段历史,仍可从中寻到一些温情和敬意。(竺捷)

摄影 竺捷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