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民国时苏北水灾引发的金融纠纷

2021-04-26 14:45 来源:京江晚报

文/张峥嵘

因气候和地理原因,江苏的自然灾害历来比较频繁,且以水旱灾害为主,特别是水灾对江苏的影响很大。民国历史上,镇江金融界就因为一起苏北特大水灾而引发连锁反应。

据李文治《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记载:与同时期其他受灾省份相比,江苏受灾常处在第一,成为长江流域的重灾区。根据有关专家统计,江苏在晚清64年中有43次为第一重灾区,这其中也包括镇江(图1)。年年的水灾也给江苏地区的经济发展和财政稳定带来极大的破坏作用。

30dec676-3211-43d0-95b1-ac40a5ff2782

图1

1931年,苏北发生特大水灾,里下河一带尽成泽国,数百万灾民嗷嗷待哺。和这一地区经济关系至为密切的镇江商界,也一损俱损。作为镇江“百业之首”的银钱业,对该地区的直接放款以及其他各业的赊欠款,总数不下1000万元。正如当时有谚云:“大水冲了苏北人的家,也荡了镇江人的产”一时镇江市面恐慌,各业进销两滞,银根奇紧,而纷纷闭歇。银钱业也濒临崩溃的边缘,延至次年春,全城私营银钱业25家中,因放款无法收回或挤兑而倒闭的,竟达14家之多。

4dae83c9-2512-45c0-940a-2e833c75f231

图2

陆小波先生当时为镇江商会会长(图2),兼银钱公所董事长和元益钱庄经理。该庄由于水灾而烂账、倒账达一百多万元之巨,无法维持。陆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日间坐立不安,夜晚焦思难眠。上海与镇江有特殊渊源的几个大银行家,特别是和陆氏有深交的中南银行董事长徐静仁,和上海金城银行总经理周作民、中南银行总经理胡笔江、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总经理陈光甫等人商量,一致认为,镇江银钱业在这次历史罕见的大水灾冲击之下,各庄的倒闭,势在必然。他人均可倒,唯独陆小波不能让他倒掉,一定要扶他;而扶陆之策,只有大家咬牙忍痛一笔勾销元益钱庄欠上海诸行一百多万元巨款。大家取得一致意见后,徐静仁为了及早宽慰老友,当夜乘火车,于次日凌晨抵镇,扣陆氏之门。陆小波正愁肠百结。辗转反侧之际,不知何人竟深夜来访,一看来者竟是徐老总。他带来了救急的佳音,两人紧握双手,陆氏感动得双眼垂泪,口唇颤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元益欠上海诸家银行的巨款虽然有了着落,但还有本地零散存户款20万大洋,急需开发。陆小波不好意思再向上海各位银行家开口,焦思苦虑,想出一计,向镇江的元盛钱庄借“头寸”20万元,元盛钱庄的大股东是腰缠数百万的上海巨商,号称“中国糖王”的黄静泉。作为镇江商会会长兼银钱公所董事长和元益钱庄经理,而又素以信用著称的陆小波开了口,尽管当时市面银根奇紧,元盛经理请示了黄静泉后,还是卖了面子给他一一如数照借不误。哪知陆氏得款后应付了元益的挤兑,打发了众多小存户,然后宣布元益钱庄倒闭。

黄静泉虽与陆小波为至交,也不肯轻易受这么大的损失,白白折了20万元?一气之下,动了真家伙——请出律师,和他对簿公堂。但又考虑到陆小波并无甚经济实力,反正“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告了元益钱庄的后台老板,即元益监理马式如(镇江人,时任中南银行的总监核,是上海滩有面子的人物),用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之法,告马逼陆。一时真是剑拔弩张,上海、镇江商界为之震动,大家都为陆氏惴惴不安,以为这次陆小波的船翻定了!

可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吉人自有天相。当时正值上海大亨杜月笙寿辰,中国各界著名官绅云集沪上。为了寻找靠山,黄静泉的长子黄振东新拜杜为师,倚杜为沪上创业寻求方便,他送了一条满载“加力克”香烟的轮船为寿礼;烟作礼庆酒宴之用,船即作杜在黄新开的华新海运公司的股份。杜已闻黄陆的官司纠纷,有心作调解人,他特意对黄振东说:“令尊告马式如是名,逼陆小波是实。陆先生是侠义人,也是‘穷光蛋’;徐老总他们的一百多万都给他免了,令尊也不必为区区的20万伤了两下和气。告诉令尊:20万我认了,请他撤回诉讼;这样能受得美名,那是20万元买不到的!”黄氏在沪上需要“杜先生”照应,杜既开了口,黄也卖了他个大面子,果然撤诉。从此黄陆二氏都收到美名而又和好如初。

现在黄陆二氏均早已不在人世。陆小波在大灾之年,能顾念地方,为众多的储户着想,不惜做“纰漏”得罪“大朋友”,虽事出无奈,但其心术之仁,令人难忘!

图由张峥嵘提供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