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丹徒镇怀古

2021-05-06 14:29 来源:京江晚报

文/王礼刚

丹徒镇的古街、店铺、运河、河堤、古桥、码头、舟舣、炊烟……古朴的记忆,在我的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闲暇时我经常理出那一丝丝记忆咀嚼,颇感家乡泥土的芳香,就像桂花香一样沁人心脾。

丹徒镇历史悠久,始建于秦始皇第五次东巡时开凿徒阳运河设置了丹徒县,县治在丹徒镇。宋雍熙四年(987),丹徒镇由县治始为县镇。

明清时期,丹徒镇依长江运河之间,古镇商贾云集,店铺林立,运河上商船往来不息,古街一派江南水乡的特色。沿街建筑古色古香、小巧玲珑,古朴典雅,古街由砖、石板铺就;古运河舟楫鱼贯往来,帆影衔接,不可记极;特别是晚上,舟船沿河、古桥下停泊,渔火与古街灯火辉映;南北商贾的交流、买卖,酒店里划拳行令,颇有十里秦淮繁荣的韵味。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丹徒镇老街繁荣的余韵尚存,老街店铺还有20余家。我每每经过老街,心存旧念,总是放慢脚步,感受古街古韵的气息。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在丹徒公社插队,就喜欢看生产队社员一个个挑着公粮越过丹徒镇永宁桥,和行走在河堤上到丹徒镇粮库交公粮那壮丽景象。

永宁桥,桥正好建在运河拐弯的地方,俗名湾子桥。永宁桥于1971年之前,还是镇江出南门至辛丰桥这段运河上唯一的一座桥。

永宁桥,在丹徒镇古街南头,跨越大运河,连接着寺巷(街),从寺巷南延是一条通向辛丰和丹阳的千年古道。整座桥是一座石拱古桥,由大块大块的条石构建而成。桥上青条石一级一级,和那青石桥栏,被磨得发亮。桥中间青石板上,有着清晰的车辙。南乡和附近的乡民们,到当时的古镇买卖、纳粮,永宁桥是必经之路。特别是桥外两侧条石隙缝里,或多或少生出蒿草,青枝和枯枝相间,彰显出古桥的沧桑。

船行到永宁桥时都得落帆,被烈日晒得身体黝黑的纤夫快步跑到桥上,把纤绳递到船上,再到桥的那边接过纤绳,再快步跑到纤道上背起纤绳,船夫和纤夫配合得是那么的默契。

永宁桥桥高,人到了桥下只能看到桥那边人的头顶。社员们挑着公粮一个个从桥的那一边一步步升高。过了桥顶,再一步步矮下去,一个个重复,就像人们在舞台节目表演。

下了桥,社员们一个接着一个右拐,沿着河堤向丹徒闸方向的粮库有序前行。几十名社员一个个翻越过桥,一个个沿着河堤,每个社员都在看着前面领头的社员,喊着号子统一换肩。河面上是一艘艘刚刚卸下帆的船,有的船夫在撑着竹篙,有的是纤夫在背着纤。河面上、河堤上都是忙碌的人群,犹如导演安排的角色,都在配合演出。一个个镜头,我每次都看得神往,忘记了我到丹徒镇来干什么的了。

实际上,丹徒古镇向来都是这么繁荣,这么古朴。我到镇江档案馆查阅丹徒镇资料,查到了《江泠阁全集》。《江泠阁全集》是清初文学家、藏书家丹徒人冷士嵋的著作。冷士嵋在《江泠阁全集·文续集》里有一篇《修永宁桥记》写道:“(丹徒)镇旧有桥,东西烟井,万家夹渠而居,恃桥以通往来。”“丹徒镇或云古丹徒县也,秦汉时皆邑此。孙吴始徙京口,然邑虽徒而名不更。镇当要冲,为吴会、闽、越贡道之所。”冷士嵋短短的这段文字,写出了丹徒镇古朴、繁荣和古镇的规模。写出了运河、永宁桥交通要冲的重要。

运河水接国家南北,运河是国家管控的交通命脉。在永宁桥西,河边临水有砖石砌筑的类似码头平台,相传是清康熙皇帝、乾隆皇帝南巡时登岸的“御码头”。御码头临水台阶,古街妇女在这里淘米、洗菜、洗衣服。

丹徒古镇曾经的古朴,我的大脑在组合着:古镇、古街、商铺、河堤、舟舣、永宁桥、柏家桥、商贾往来、御码头……不是一幅图画吗?画出的是一幅丹徒古镇“清明上河图”。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