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梦回船山

2021-05-08 15:24 来源:京江晚报

文/赵惠如

你知道船山吗?

位于镇江西南韦岗以南公路东侧标高198米赣船山,西侧有标高425米的高骊山。公路正好夹在两山脚下,成一条弯道。便于伏击好地势。1938年6月,著名的韦岗伏击战就发生在此地,粟裕司令员亲自登上赣船山察看地形,指挥战斗。新四军在江南首战告捷,陈毅得知捷报,即兴作诗:弯弓射日到江南,终夜喧呼敌胆寒,镇江城下初遭遇,脱手斩得小楼兰。此诗刻在韦岗战斗纪念碑上。

那时,周末爬船山,常常经过。每次总会给孩子讲韦岗之战,读陈毅诗。一路野菜野花。那高骊山,为镇江地区第三高山,又被誉为镇江地区“最难攀爬山峰”和“最值得攀爬山峰”。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高骊国公主逃难来到镇江西部海洋中一座山上,公主正陶醉于眼前美景,忽见一船向她靠近,原来是东海龙王带着满船宝贝前来聘公主为妻,公主拒绝东海龙王,龙王狂怒,将船弄翻。船变成了一座山,被后人称为赣船山。而高骊公主到过的山被称为高骊山。

从历史史料看,李四光与船山有故事。1930年,李四光带领学生李毓尧、朱森、李捷等人在开展长江中下游基础地质调查时,对船山一带的石灰岩进行详细的研究,将船山一带的石灰岩定名为黄龙石灰岩。

船山形似船,一流高品矿石,源源不断开采,为祖国钢铁工业献身。船山水泥厂,只是用船山矿尾矿,甚至矿渣又生产出上品高标号水泥,为祖国的桥、路,奉献青春。

那个激情的岁月,并没走远。梦里船山,山花烂漫。当年是一群拓荒人,用汗水创奇迹,以青春书传奇。

上世纪80年代初,正是咱干事最好的而立到不惑之年,也正是我三个娃上托儿所、幼儿园之时。因生活和工作需求,我从市区调入孩子爸所在船山矿附近的船山水泥厂。

1981年筹建,1986年一座镇江地区独一无二的湿法回旋窑水泥厂即建成投产。600标号水泥质量过硬,从开始的年产五万吨到年产十五万吨。曾经为大亚湾核电站基础工程、广东汕头桥梁以及上海南浦大桥所用,并一度销往香港、台湾、韩国和日本等。鼎盛期被船山矿合并与台湾合资为镇江船山联合水泥厂。

那里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痛,当然,工厂建与并都是发展的需要。可是一个参与拓荒全过程的建设者,那是一个怎样的心情?不在其位便读不懂其中真意。即便算不上嫁女儿,也近乎是送走一个亲生儿。

从一开始的几十号人到后来的八百名职工,一同摸爬滚打。这里的每一包水泥是大家的劳动结晶,每一寸土地有大家的汗水和足迹。办公楼前有工人们打球的身影,运动会上拔河的“加油”,黑板报上生产捷报和好人好事。

一个个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一张张共同奋战的笑脸,过往的日子历历在目。

刚开始,我、小沈和退休老党员陈师傅一同负责材料管理,所有基建的材料都借用船山矿山上一仓库存放。我按照材料分类登记建好账本,再按类分库分架堆放排列整齐。健全票据审批验收进出库的正常程序,使材料管理很快走上正轨。在水泥厂仓库建好后,仅两天时间全部搬家,丝毫无损,还多出了近两吨水泥。那是发水泥有破损撒地,我们不舍得浪费,全部扫起装袋。

再后来,我负责销售水泥。去镇江水泥厂学习,回来后健全了一整套票据及收款发货流程,工作走上正轨后,我又被调劳资科,管劳动工资。我虚心向党员潘师傅学习,很快熟悉掌握了从招工到进厂培训,直至离退休工作流程。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探索“最广泛调动劳动积极性”的劳动分配改革时期。从全员合同制到岗技工资改革,写不完的方案,做不完的工资奖金调整。《浅议劳动力分配》被评为当年劳动经济大专优秀毕业论文。1986年,我被批准入党,常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党员。任劳资科长期间,被评为冶金系统先进劳资部门,直到最后做组织宣传。

忘不了那些年工作是那么过瘾,很多人都是工作狂,党员干部更是争先创优走在前。车间主任和工人三班连续生产非常辛苦;计划科的老蔡、生产调度老徐,从来没有上下班;搞基建时,吴工程师整天在工地盯着;戴厂长为赶工期常常开着推土机一直干到天黑。那些大学生把好工艺流程质量关,小傅、小马和小陆等等个个都是好样的。

一次下着大雨,我在工地负责发熟料运往上海水泥厂。为了不赔违约金,一车一车盯着上车过磅,直到大半夜全部运完。开车的师傅说:“今天真正见识了巾帼不让须眉,要不是你,咱早就不干啦。”

如果车间突发冒顶,抢修和清场,总是党员突击义务劳动。厂里所有的路都是星期天党团员义务劳动所修,我的三个共青团员的儿女全部参加过义务劳动。记得当年设想过,厂里的路要标上“五四”路、“七一”路。

我从30多岁到50岁,都工作在这里,这里早已经是我又一个家。忘不了那一群拓荒者,在这片土地上挥洒汗水,付出心血,为镇江水泥和祖国发展作出了奉献。

前不久,儿子去船山矿办事,特地开着小车带我到船山转了转。水泥厂没了,倒是干净了许多。见到一些老熟人,就像久别的家人。站在一片绿荫下聊着,老李家一群小鸡随意在草间觅食。儿子用手机拍了一下我们曾住过的宿舍楼,还说下次一定带姐来爬船山找童年。我们离开时老李再三叮嘱,下次一定到她家吃饭。挥手间,心中冒出孟浩然《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车窗外,一路街道整洁,乡野山青稻田黄。 船山之美,山花烂漫,春华秋实。总也忘不了那些年,我们领着三个孩子,周末常常上韦岗纪念塔。站在高处 ,指点着船山水泥厂、船山火车运出一车车的矿石和水泥,还有船山河边大片菜花黄。爬船山采野菜寻灵芝。一抹夕阳将全家人身影映成一排,孩子的歌声笑声在山野回荡。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