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从老发票看永丰纸号的生存智慧

2021-07-13 14:20 来源:京江晚报

印刷纸号老发票

近日,市民郑先生淘到一张老发票,正好是民国镇江一家纸号的。他找到记者咨询,一起来看。这张发票属于标准的民国大发票(图1),长25厘米,宽13厘米,红色印刷,宣纸质地,皆繁体字,印刷清晰。发票抬头是黑体大字,“镇江,永丰印刷纸号,发票”,下面印有楷体字,“总经销,上海粹华卡片厂各种卡片请帖”。发票最下端是地址,“地址大西路三五三号,电话六八六号”。

b833013a-1d5d-442b-bb53-1447911ddac7

图1

发票上面的文字不少,右上方印有行书体“发奉”。下面则是四竖行楷体小字,包括纸号的两类业务:一类是“经销”,有“中西纸张、简帖账簿、绫锦裱对、卡片、贺柬、礼券、讣闻、结婚证书”,另一类是“承印”,有“股票证书、传单广告、新式簿记、军政表册、婚丧礼帖、信纸信封”。发票左侧印有行书体“宝号台照”,左下端则是广告语,“欢迎各界,估价比较,如若委印,定价克己,交货迅速,约期不误”。这其中的“定价克己”较少见。我们通常讲的“克己奉公”,是指克制和约束自己,严格要求自己。而这里的“克己”指不多赚钱,旧时商号或店家自称价钱公道。

发票上还有用毛笔字迹,可惜由于买家书写习惯,物品名称、数量不能认全,但可以肯定这张发票涉及三种物品,其中有“便条”,且金额总数为120多元。购买者单位是“扬州麦粉厂镇江办事处”,时间是“37,7,6号”。 民国发票上的日期多以民国年号记,所以这可能是1948年7月6日开具。

这张发票正面有3枚印,分别是圆形、椭圆形和方形。圆形蓝印的内容为“镇江永丰印刷纸号,地址大西路银山门,银货两讫”。“银货两讫”通俗地讲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即银货两清,指双方完成交易,结清款项,互不相欠。椭圆形蓝印的内容为“镇江永丰印刷纸号,大西路三五三号,电话六八六号”。这两枚印均属永丰印刷纸号的公章。方形的红印则是私人名章,盖在钱款数额上,但不知是买家还是卖家的,而且印章上是古文字,无法识读。再将发票翻过来,背面也有玄机:一共贴有5枚面值“壹仟圆”的中华民国印花税票,税票上还盖有两枚菱形“印花税讫”蓝章。

背靠大树好乘凉

看完发票,很多人可能会忽视抬头下面的两行楷体字,但其实整张发票就数它最有技术含量和商业价值——永丰纸号是“上海粹华卡片厂”的总经销。“上海粹华卡片厂”可不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而是当时业界的大佬,它最著名的产品是扑克牌,系中国第一家扑克牌厂。

1840年,鸦片战争打开了中国的国门,大批洋货占领中国市场。清朝末年,作为扑克牌的西式纸牌在中国并不普及,只是清朝上层人物和皇宫中的消遣品。民国初年,扑克牌开始作为文明游戏走进中国的民众生活,渐渐成为一种新时尚,社会对扑克牌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但当时国内无扑克牌厂,扑克牌全部要靠洋行进口,而且价格昂贵。

1919年8月,黄涤生在郑家木桥(今上海福建中路)兴办粹华卡片厂,生产马头牌卡片。1931年,粹华卡片厂从德国引进专业设备,正式生产扑克牌,中国扑克牌制造业从此起步,同时也诞生了至今行销国内外的“马戏丑角”牌。这种国货扑克,纸质滑爽,印刷精致,价廉物美,很快取代当时畅销国内的美国“单车”(脚踏车)扑克,以及其他外国扑克,一举为中国扑克工业奠定了基础。

1937年,日本侵占上海,粹华卡片厂停产,抗战胜利后恢复生产。新中国成立后,扑克受到了大众的普遍欢迎,为当时人们略嫌贫乏的文体生活带来了很多笑声,甚至连抗美援朝部队也有大批量需求,这些都使扑克牌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解放后,以上海粹华卡片厂为龙头的中国扑克工业,进入了发展鼎盛期。1958年,上海扑克牌企业合并为以粹华卡片厂为首的三家公私合营厂(图2为扑克牌,图3为年历片)。1965年,粹华卡片厂改名为公私合营上海文娱纸品一厂,其“马戏丑角”牌扑克经久不衰,沿用至今……

e99db006-4bd2-4b15-ab80-4fb26f3a93bd

图2

9671c2bf-5796-497b-a89a-aae43265b85d

图3

当然,民国年间,扑克牌只是上海粹华卡片厂的拳头产品,它的产品线还是很丰富的。郑先生在网上找到了上海粹华卡片厂印制的订婚证书、结婚证书(图4为证书封套),可以说其产品质量是首屈一指的。也就是说,永丰纸号发票上的这两行字,代表了当时国内卡片印刷技术的高峰,很容易使客户产生认同感和购买力。

86f8e838-3746-4f92-be5a-788844fc3ca2

图4

按现在的理解,总经销商也叫总代理商,是指授权商家在指定区域最大的独家出货平台,并且承担厂家的销售网络建设、经销商培训、广告投入、售后服务等。总经销商一般销售方式多以批发为主。由此可见,永丰印刷纸号的实力不俗,如果没有财力支撑和较高的出货量,上海粹华卡片厂也不会把这一头衔给它。

“中西纸张”之争

纸张的营销与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紧密相关,一地的消费量及其增长程度可作为当地工商、文教事业发展程度的重要指标。民国年间,随着镇江城市社会的结构性变革,尤其是西方近代机器印刷术的引进,为纸张行销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也为纸号经营带来了契机。

永丰纸号发票排在“经销”类第一的是“中西纸张”,这两者之间的竞争,也是当年纸号经营面临的大环境。民国镇埠纸号一般都有土纸和机纸:土纸是传统手工艺的代表,包括毛边纸、宣纸、皮纸、竹纸、草纸、粗制纸等,多用于书写、印刷、裱糊、迷信等方面;机纸是现代机器大生产的产物,分为国产机纸和洋纸,包括铜版纸、蜡光纸、新闻纸、香烟卷纸、特殊用纸等,多用于一些专业领域。前者是传统,后者是现代,正好体现出纸号经营的“双栖性”特征。具体到镇江,土纸和机纸互为竞争,但由于城乡间经济文化发展的不平衡、市场需求的多样性,两者反而有所互补。一般而言,销于本埠的纸张,其销售对象主要为报馆、学校、书局、印刷所、政府机关、工厂、商号、账簿作坊、制匣厂等。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镇江有青云室、凤林斋、西立泰、天章、傅耕记、隆盛祥等纸号,主要分布于天主街、西坞街和镇屏街。还有日商中井纸行、华商造纸公司等,当时的很多经销商和消费者,都认为洋纸质量要比本国的土纸好。到1930年,镇埠的纸号有凤林斋、中孚、天章、天丰、新泰旺、五伦等8家,此外兼营文具的书局、笔庄也经营纸品。抗战胜利后,镇江文化用品营业网点接近70家。因纸张产品的来源广泛、种类不同、用途各异,所以具体到实际经营中,各家纸号的进货渠道、经营方式、业务类型也有所不同。

回到这张老发票上,如果说还有啥特点的话,要数抬头“发票”字样两边印有的“手势”图案,这种图案很少出现在当时的发票上。郑先生表示,这可能是民国年间文字排版系统自带的一种常规图案。因为永丰纸号本身就做印刷,这张发票明显是其设计和排版的“杰作”,为体现出自家与其他纸号的区别,特地进行了装饰性处理,也算是一种变相广告吧。从中可看出永丰纸号当年的市场定位:经济实力可观,技术依托上海,也能印刷设计,自然生意不愁……

纸张不仅是文化记忆、文明传播的重要载体,也是社会生产生活的重要资源。对镇江永丰印刷纸号的回望,不仅可以探讨民国商业对城市社会发展的作用,也为透视当时的文化事业提供了另一个视角。

(竺捷)

摄影 竺捷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