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从老契约说说民国镇江的租房

2021-07-16 11:13 来源:京江晚报

民国时期,租房是城市社会的主流趋势,房租是影响个人及家庭生活质量的重要因素。近日,市民孙先生淘到一张民国镇江的租约,他找到记者咨询,一起来看。

“租约”押金数目不菲

2709ed74-85ea-4e94-bf14-53d2cae065ed

图1

这张“租约”宣纸质地(图1),微发黄,共四折,每折长22厘米,宽8厘米,第一折是封面,后面是内容。先看封面,上方正中一枚红色圆印,篆文为“万事如意”,其上用毛笔书写“租约”。下方是红蓝双套色的图案,描绘的是亭台楼阁,左侧有“盛泰”字样,可能是当时一家纸号的名称。

租约为毛笔书写,字迹老练。内容为:“立租约人左干臣今租到,王名下坐落鼓楼岗五十号后进瓦住房三间两厢,当交清押租洋八十元正,除押租生息外,每月净我行租洋十一元正,按月交付,不得过期短少,如有短少,即在押租内扣除,彼此辞房均在一月前通知,恐口无凭立此租约存照。民国廿四年十一月一日,立租约人左干臣,中人王文元。”同时,左干臣名下画了个“十”,王文元名下写了一个“押”,表示两人均认可。

这张租约简洁明了,三言两语就将双方租房之事说清。记者注意到,租约中提到了“押租”,且金额是“月租”的很多倍,这应该是当时的普遍情况。民国时期,镇江有房屋招租的,一般会在红纸上写上“吉屋招租”,注明地点和间数,张贴于大街小巷。招租人有时还会另外注明“真三不佃”的字样,意思就是房客无铺保或家世不清,拒绝承租。这样,要租房的人,遇到新屋落成,或见招租广告,可直接与房主接洽,当面议定租金和押金数目。普通租金以房屋面积、地段为比例。至于押金,是作为预防不付租金的保证金,退租时将如数退还。民国时租房押金并没有统一标准,普通押金是月租金的几倍至十多倍。

如今的高房价让很多大都市里白领都觉得“购房难”,早几年也有人呼吁大家不要买房,租房子住更经济实惠。其实民国的时候,“买不起房”成为绝大多数人的社会现实。更夸张的是,在民国,不仅是买不到房,可能连租房都租不起,因为要付一笔不菲的押金;或者是有钱都不一定能找到房子租,因为可能在某段时间租房的人太多,大过一座城市的房屋供给水平。

民国时期,许多城市都闹过“房荒”,很多城市贫民不但买不起房,甚至连租都租不起。即使租得起,也未必租得到,因为空闲房太少,远远满足不了需求。这其中,战争始终是当时住宅问题的重要根源之一。自1911年至1934年间,国内战争数百次以上,不但安居的愿望无法实现,被损毁的房屋更是不计其数。抗日战争爆发后,因战争破坏城市住房数量锐减,随着战乱而不断逃难的庞大人群在城市间流动,使得战时租房呈现更复杂的局面。

“允契”细化房屋结构

530ec3ac-497b-4678-836b-919e97128fb7

图2

无独有偶,孙先生在网上还找到一张民国镇江的“允契”(图2)。长42厘米,宽39厘米,黑色印刷,毛笔填写。记者抄录如下,其中括号内为毛笔书写文字或空格。

抬头是“允契”两个楷体大字,右边写有“第七十四号”。正文为:“立允租瓦市房文契人天主堂,今租与(吕明才)名下,今将堂置坐落镇江西门外(大云)坊(运河街),从(东)朝(西)瓦市房一所,第一进门面(楼)瓦房(上下贰)间,(正)厢瓦房()间,第二进()瓦房()间()厢()瓦房()间,第三进()瓦房()间()厢()瓦房()间,天井()方在房。装修开列于后,当日凭中言明租为开张()字号。当日收得确租(英洋四拾元整),每月收纳行租(英洋陆元五角)。另立经折按月支付不得过期短少,倘有短少,辞房之日在确租内扣除,如不短少仍将原确租退还。”

下面是注意事项:“言定期限()年为满期之日,如两愿接,租房金再议。并言定毋得开张烟灯妓馆,设立诸神佛像,以及借住江湖算命流客、上人羽士,亦不得该房屋自行转租等情。如违所定,房主将房收回,确租充公应用。该房遇有修理,如开大工,房主自办。若是小修,扫屋粉刷东给工料,客给饭食,两无推辞。期满之后,东客辞房均于壹个月前知照,房金照算,至于房客自置装修,辞房之日自行拆回,不得藉词作价,此系两愿,毋得异言。为欲有凭,立此允租瓦市房文契存照。又议定本堂洋龙,遇有火患出行,一次每洋捐犒赏钱拾文又照。”

接下来是对租房设施的细化:“计开装修,第一进(实板)门(一间全,后门一扇),隔,(上玻璃)窗(前后贰对玻璃全),桔(全),槛(间全,天花板一间全,楼梯一张扶手栏杆全)。”记者发现,第一进房都配“厢房”,且每间厢房也都标注“门、隔、窗、桔、槛”的状况。如此下去,到第二进、厢房,第三进、厢房。那么,这其中的“桔”啥意思?据查,是指桔槔,古代的一种井上汲水工具,指架在水边的杠杆,一端挂水桶,一端坠大石块或重物。这里应该指水井,也就是说考究的大宅子可能每一进都有水井。

最后是允契时间和落款:“(癸丑)年(五)月(初十)日,立租瓦市房文契人,天主堂主人(郑),保租人(宋志行),凭中人、代笔人(徐勉斋),(祥盛)宝号收执。”在宋志行、徐勉斋的下方,还有两人的“画押”。“画押”指旧时在公文、契约或供状上,相关当事人画花押或写押字、十字,表示认可。查癸丑年,为1913年,即民国二年。

民国租房 比买房更普遍

看到这张租房允契,记者第一次搞清楚了民国老房子的大致结构,多少年的云里雾里终于得到了澄清。不仅如此,我们还可以了解当时租房更多有趣的细节:比如一间房子的完备程度是以“门、隔、窗、桔、槛”这些来区分的,这不是现在蜗居在城市“鸽子笼”内的我们能想象的;再如对租房设施的描述可以精确到窗上的玻璃是否完整,这至少说明民国配玻璃并不便宜;房东对租客使用房屋也会有限定,如天主教堂的租房不允许开烟馆妓馆、设立诸神佛像以及借住江湖算命流客等;甚至连双方防火事项也一并议定,遇有火灾等险情租客也要付费出血。

民国以后,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发展,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城市,租房生活成为城市社会的一个显著现象。这在一些较为发达的大中城市更为普遍。比如南京,普通市民大多自住或租住“私房”,城市贫民是城市居民中的重要组成,他们主要居住在棚户区,20世纪二三十年代棚屋广泛分布于南京城区内外。1937年对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四邻棚户的调查显示,145家棚户中有53 家住屋为自有,15家不明,其余77家为租住,南京市民租房状况可见一斑。

具体到镇江,情况也差不多。我们来分析一下,处于社会中下层的民众,自身经济基础不好,无力买房置业,租房成为无奈的选择。对于中上层民众来说,他们一般有较可观的经济来源,具有较强支付能力,但受社会动荡、生活地点不稳定等因素影响,无心置业的人也很多,他们多选择租住环境设施较好的公寓或洋房。此外,抗战开始后,战乱促成大量逃难人群在城市流动,这些流动人口进一步加剧了租房热。

再从具体人群来看,镇江有两类长年租房住的人群:一类是有房之家多年来人口繁衍,原有住房已容纳不下,不得不重新租房以疏散人口;另一类多为外地来镇就业者,如在镇经商或任职后,家眷接来就要选择适当地点租房安家。当然,并不排除这两类人中,也有幸运儿积累若干年资财后有能力置办房产。但更多的人,还是依靠微薄薪酬度日,哪里还敢有买房置产之想……

民国时期的租房呈现出群体规模大、构成阶层多元、租房水平差异明显、房租波动大、租房纠纷多等特点。其原因既与中国近代城市化发展进程有关,也受到战乱、天灾、货币贬值等因素的影响。管窥民国时期租房生活的实景,能为认识那个时代的民生提供一个新的视角。(竺捷)

摄影 竺捷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