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苏南“马峰事件”始末(上)

2021-07-19 14:56 来源:京江晚报

cc744e92-c337-49ca-9943-60ad8d98ebe5

马峰(资料图)

文/孟宪威

1939年春,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国民党统治集团在敌后加紧了反共和投降活动。1939年9月27日,国民党镇江县长庄梅芳等人密谋策划,在镇江上党莱村设下“鸿门宴”,杀害新四军第二团独立营营长马峰等8人,并包围解除了驻扎在莱村及周围村庄的特务营各部武装,制造了震惊一时的苏南首起反共摩擦事件,史称“马峰事件”,也称“镇江惨案”。

马峰身世

马峰,原名冯华约,1912年6月出生于镇江原西麓乡冯巷村。其父冯彭章,粗通笔墨,曾做过粮食贩运的小买卖,并在本村开过小杂货店。冯彭章有五个儿子,马峰排行第三。冯彭章会唱京戏,尤好武打戏,且有武功,几个儿子也不同程度受他的影响,每年龙王庙唱戏,冯家父子的武打戏《三岔口》,在当地颇有名气。

马峰自幼在本村读私塾。20岁时由亲友介绍去南通十字街余昌钟表店学徒,同年与镇江官塘桥乡谈家湾的庄龙英定亲。1933年初,冯彭章与长子冯华品、二子冯华玉被当局以“土匪”罪名逮捕,冯彭章、冯华品被判死刑,冯华玉被关押至全民族抗战初期。马峰亦受株连,被叫回镇江受审,后经查实他确系学艺工匠,方被交保放回南通。这场家庭变故无疑在马峰心中埋下了对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仇恨。

1936年,马峰学徒满师,在南通白蒲镇自立门户,开起了钟表修理店。同年,与庄龙英完婚,并把五弟冯华香带在身边学徒。单独开业后,当地一些地痞流氓欺负马峰身弱力单,又是外乡人,往往钟表修好后不付钱就扬长而去,稍有不满,反遭打骂。于是,马峰拜师习武,练出一身硬功,单刀、双刀、九节鞭娴熟;猴拳、太极拳精通。这样既保店防身,也为他以后带兵作战打下了很好的体质基础。

1938年初,为躲避日军蹂躏,马峰举家迁往如东掘港镇。在日军尚未侵占的掘港,抗日宣传活动十分活跃,马峰夫妻俩常去观看抗日宣传队演出的文艺剧目,抗日宣传活动的负责人张华炳团长也经常到马峰的连家店来,与他促膝谈心,使得马峰的爱国热忱逐步高涨。当时马峰在家经常哼唱一首刚学会的抗日歌曲“……有朝一日打走日本鬼!”并对妻子流露出参加新四军打鬼子的想法。是年,马峰的母亲派人来接冯华香回老家结婚。马峰听来人说二哥冯华玉在镇江伪警察大队长谈朝宗手下当了中队长,气急交加,夜不能寐,对妻子说:“我要回去,决不能让二哥为鬼子干事,他如果不听,我就登报和他断绝兄弟关系!”

拉起武装

1938年8月,马峰弃店返乡。到家即把二哥找来,质问他为什么当汉奸?二哥道出是谈朝宗带了一卡车日军上门抓他去,硬逼着干的原委。见马峰仍然不肯原谅,冯华玉说:“我并不想在里头干事,和茅山新四军早有联系,但日本人和谈朝宗心狠手辣,要谨慎从事。我支持你一批枪,你先拉起队伍来,再带着我的信和新四军联系上,等你的队伍强过谈朝宗,我一定出来。”

马峰同意了这个方案。他联络亲朋好友、爱国青年,很快拉起了一支20余人的游击武装,并将冯华约改名马峰,率部在镇江近郊和上党地区进行抗日斗争,击敌防匪,保境安民。冯华玉经常派人送情报下乡给马峰,根据兄弟俩议定,送来的纸条有三种色彩:红纸说明送信人是自己人,情报可靠,要给吃给路费;绿纸条说明送信人是两边不顺,一般对待;黄纸条表示送信人是汉奸,早上到早上杀,晚上到晚上杀。由于情报准确,加上马峰熟悉地形,智勇善战,游击队连续取得一系列小型战斗的胜利,在当地群众中树立了威信。

在冯华玉的帮助下,马峰与活动于镇江、丹阳边境地区的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二团取得联系,并经常得到该团的支助与指导。1938年12月,马峰领导的游击队接受共产党的领导,改编为新四军第二团特务营,马峰任营长。对于这次改编,马峰是非常兴奋与激动的,他回到家中一把抓住庄龙英的手,开心地说:“我是新四军的人了!”接着详细地告诉庄龙英,他到茅山下去领委任状的情形。

改编后,新四军派驻教导员钱一清和政工干部胡逸负责协助特务营的军政工作,从而使这支抗日武装的军政素质不断提高。马峰在共产党、新四军的领导和培养教育下,积极主动地率领全营指战员狠狠打击日伪军。

马峰指挥特务营成功奔袭徐巷、解巷,痛歼伪自卫团一部,击毙伪自卫团团长徐良效,缴获步枪4支;袭击渣泽车站,缴获日军机枪1挺,步枪2支;进行南岗战斗,击毙伪军两名。尤其在指挥麓村战斗中,马峰以准确的判断,识破日军化装成车水老百姓的伎俩,沉重打击了企图偷袭的敌人,缴获日军战马3匹。特务营还在新四军主力配合下,先后取得北岗伏击日军车队和攻打南门火车站日军据点等战斗的胜利。此外,特务营还经常撬铁轨,并屡次破坏镇江至官塘桥公路及镇江至句容公路,使敌人交通受阻,难以下乡。镇江城西的十里长山,原是汉奸和土匪的巢穴,从来没有一支部队能在那里站住脚,马峰率领特务营却能去自由活动,把十里长山变成打击和消灭日寇的战场。因战绩显著,马峰和特务营多次受到新四军第二团首长的表扬。

阴谋来袭

马峰拉起抗日武装后,国民党镇江县长庄梅芳想拉拢马峰,把他的部队收编到自己麾下,为此多次软硬兼施,但均被已有一定革命觉悟的马峰拒绝。此后马峰积极主动向共产党、新四军靠拢,并取得了一系列骄人战绩,引发了以庄梅芳为首的当地反共顽固势力的嫉恨。庄梅芳在谈及特务营等地方武装时,曾说:“……不敢恭维,他们简直是很坏。”可见他们已视马峰及其特务营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庄梅芳,湖南人,关于他的出身有多种说法:有的说他是共产党的叛徒;有的说他曾在茅山匪首陶化阳部下当过队长;有的说他在国民党镇江县政府当过小官。苏南沦陷时,国民党在各县的官员都争相逃命了,庄梅芳抓住机遇,向顾祝同、韩德勤表示“效忠党国”,被封为抗日志士,捞到了个“国难县长”的乌纱帽。

陈毅率领的新四军一支队刚到达苏南敌后,进驻镇江宝堰镇时,庄梅芳曾来主动“慰劳”,然而背后却说新四军枪械破旧,弹药缺少,“不死即走”。谁知新四军竟连打胜仗,还办起了“镇句金丹四县抗敌总会”,庄梅芳紧张起来,对新四军耍起了“借刀杀人”的把戏。1938年9月,日军五路出动,合击宝堰。新四军将敌情通报给庄梅芳,并请他带领镇江县常备队监视宝堰正北白兔镇方向的日军。庄梅芳明面表示领命,暗地里却一枪不放拔腿就溜,有意放鬼子突然打到一支队司令部门口。从此新四军对庄梅芳便提高了警惕。

1938年10月广州、武汉失陷后,全国抗战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在日本统治集团的政治诱降下,国民党政府的政策逐步从片面抗战改为消极抗战、积极反共。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通过《限制异党活动办法》,决定实行“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方针。在苏南,国民党先后成立江苏省政府江南行署和第三战区第二游击区总指挥部,由冷欣为主任兼副总指挥,统一指挥部署反共分裂活动,6月起开始向茅山地区新四军进逼,发生了西旸摩擦战。苏南大地上空一时阴云密布。

以反共为能事的庄梅芳积极响应,把屠刀首先就对向了马峰。他两次派人暗杀马峰,但都未能得逞。因为马峰警惕性很高,平时外出行动都带营部的60条长枪和10多支短枪的警卫。正在庄梅芳一筹莫展之时,谈朝宗的到来让他又生出了诡计。

谈朝宗是镇江南乡有名的青帮头子,日军侵占镇江后,他很快便投敌当上了伪警察大队长。但其部下多是乌合之众,抢劫恶习不改,甚至连日海军部的翻译和伪镇江县长郭志诚的四妾都不放过,从而引起镇江日军宣抚班的不满,认为伪警察大队是土匪武装,决定调往扬州改编为绥靖队。谈朝宗不愿去苏北,于是投靠了庄梅芳,摇身一变,当上了国民党镇江县第三区区长。因为谈朝宗与马峰有旧交,庄梅芳决定利用这层关系来实施毒手。

考虑到冯华玉的存在是谋杀马峰的重大障碍,于是庄梅芳吩咐谈朝宗以“讨封”的名目,将冯华玉骗去驻溧阳三丫桥的国民党江南行署,冷欣亲自向谈朝宗面授机宜并将冯华玉扣留。

谈朝宗回来即参与暗杀马峰的密谋,同时因马峰3次当面向他查问冯华玉的下落,特别是最后一次,马峰严厉警告:“如果冯华玉遭不测,我决不客气。”谈朝宗十分害怕,下定决心孤注一掷。不久,一场酝酿阴谋的会议在北岗村张家召开,参加的有庄梅芳、谈朝宗以及国民党镇江县警察大队长陈可余、特务队长王金根等人。会上谈朝宗首先提出发兵硬打的方案,但自量不是特务营的对手;继而提出设法分散特务营,伺机暗杀,也感到没有把握;最后议定由谈朝宗出帖设“鸿门宴”,席间动手的毒计。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