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从古代润州铸行的唐代会昌开元说起

2021-09-02 16:11

c1cc45b6-b876-4e78-bc6f-d6c421cdaeeb

文/图 吕振声

历经十年孜孜不倦的追求,终于将晚唐二十三个州郡铸造的会昌开元通宝钱集齐,其中就包括古代润州铸造的“背上润”钱。

润州即古时镇江,镇江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自隋文帝十五年(公元595年)始,经唐和北宋,润州建置历时五百多年,直至宋徽宗政和三年(公元1113年)才改润州为镇江。镇江地区设炉铸钱自唐玄宗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即始,但在铸币上注以润州地名的仅会昌开元一种而已,因此会昌开元在镇江铸币史上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

会昌开元是唐朝铸行的开元通宝钱的一个重要系列。唐朝建国初期,仍然沿用隋代五铢及历朝古钱。唐高祖武德四年(公元621年)始铸开元通宝。开元通宝的钱文为唐初大学士、大书法家欧阳询制词并书写,钱文布局匀称,字体雍容大度,笔画端庄凝重,格调高雅大方。开元钱每十文重一两,我国量制中的一两十钱制即源于此。开元钱的铸行宣告了自秦以来流通了八百多年的铢两货币的结束,开创了以“通宝”命钱之先河,并一直沿用至辛亥革命后的民国通宝。开元钱的文字、重量、形制成为后世乃至邻国铸钱的楷模,周边国家包括日本、越南、朝鲜等国均纷纷加以效仿。

开元通宝是唐代的主要流行货币,先后铸行了近三百年,不仅铸时长 、铸量大,且铸地分散。加上各炉不同时期不同批次所铸钱的面目不尽相同,所以它的版别特别复杂,粗粗估计有数百种之多。其版别之划分主要可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早期开元从高祖到玄宗时期,钱质优良,轮廓峻深,棱角分明,精美异常,其“元”字为短头元,第二笔多左挑,号称武德开元,是我国历史上的一种名钱。中期开元从玄宗到穆宗时期,钱背多铸有星、月等各种纹饰,钱文字体变大,笔画变粗,“元”字新见右挑、双挑及不挑者,铸钱亦很规整。晚期则以会昌开元为代表,面文承袭欧阳询旧制,但钱背上铸有文字,一般直径约2.3厘米,重3.5克。由于当时国力衰退,该钱铸工粗率,背文模糊, 钱体轻薄,制作质量较差。

会昌开元铸行于唐武宗会昌五年(公元845年)。据史书记载,当时佛教繁兴,寺院林立,皇室、民间均崇尚佛事,百姓以当和尚、尼姑为荣,争相出家。全国的寺庙不仅数量多,而且规模宏大。寺庙内的铜像极多,如五台山有金阁寺,铸铜为瓦,涂金于上,照耀山谷,计钱巨亿。由于大量的铜材被用于寺院建设,导致国家因无铜铸钱而发生钱荒。为此唐代大学士韩愈一生以辟佛为己任,晚年还上书《论佛骨表》,力谏唐宪宗李纯,“欲为圣明除弊事”,却因触犯龙颜而几被定为死罪,后由刑部侍郎贬为潮州刺史,从而留下了“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的千古绝唱。

会昌元年(公元841年)武宗李炎登基,武宗李炎独尊道教,排斥佛教,认为佛教过度的发展给社会经济带来了不利的影响,大量平民出家,不仅减少了政府赋税的收入,而且由于种田织布之人的减少,使天下遭受冻馁之苦。因此他冲破重重阻力,在时任宰相的李德裕的大力支持下,于会昌五年毅然下令并省天下佛寺,毁佛造钱。其中西京(长安)保留四所寺庙,东京(洛阳)保留二所寺庙,大州各保留一所,其余寺庙一律拆毁。全国共拆毁寺庙、僧居五千多所,僧尼还俗近四十万人,没收寺庙良田数千万顷。寺庙拆毁后收缴的大量铜佛、钟磬等佛器用具就地化铜铸钱。扬州节度使李绅率先铸造钱背上铸有“昌”字的开元通宝钱进呈,昌字表示年号“会昌”。武宗遂敕铸钱之所各以本州郡名为背文铸钱,以便检查。这种背文记年号和地名的开元通宝俗称会昌开元,现已发现共有二十三种。

会昌开元可分为二类。一类属年号钱,背上铸有“昌”字,仅此一种,这也是我国历史上首创的年号钱。另一种记铸地,背有“京”(京师长安)、“洛”(河南洛阳)、“襄”(湖北襄州)、“荆”(湖北荆州 )、“蓝”(陕西蓝田)、“越”(浙东越州)、“宣”(安徽宣州)、“洪”(江西洪州)、“潭”(湖南潭州)、“兖”(山东兖州)、“鄂”(湖北鄂州)、“平”(河北平州)、“益”(四川成都)、“兴”(陕西兴元府)、“梁”(兴元府治梁州)、“广”(广东广州)、“桂”(湘南桂阳)、“梓”(东川梓州)、“福”(福建福州)、“丹”(陕西丹州)、“永”(湖南永州)、“润”(江苏润州)等字,计有二十二种。

会昌开元的版别特别复杂。背文在穿孔上下左右不定,以上者多见,亦有一字穿上、穿侧互见者。字体书法有大小书体和笔画粗细之区别,如“益”字有大小二种,“洛”字有不同的书体四种以上,“京”字有反书者,“蓝”字钱背尚有增添“太平大王”四字者,简称蓝大王,世仅数枚。有的会昌钱还配铸以星、月和云纹,其中“蓝”字辅以三朵云彩的简称蓝三云,存世甚罕。会昌开元除了“梓”、“兖”、“鄂”、“桂”、“宣”等少数品种外,其余均有2至5种不同的文字版别。另外由于会昌开元背文最初用手工打印,字有时凸出钱背甚多,制作极不规范,有的甚至只打了半个字,如将“昌”字打成了“日”字,因此不同的版别千差万别,数不胜数。

润州铸造的会昌开元在版别上有无星、有星之区别。文字上各类均有,如低头“通”、短头“元”、平头“通”;“元”字第二画左挑、右挑、不挑,双挑的则较少。

二十三种会昌开元的铸量多寡不均,虽然铸地广,各地均有流传,且绝大部分品种数量较多,但欲将二十三字收齐颇属不易,其中“丹”、“桂”、“福”、“平”较少,“永”字罕见。

润州历史悠久,交通便利,经济发达,物阜民丰。在当时全唐只有二十三个州郡有资格铸钱的情况下,润州能与西京长安、东京洛阳并列,跻身于铸钱的行列,充分说明了其当时在国计民生中的重要地位。

唐武宗毁佛造钱,充盈了国库,改善了货币的供应和流通,使延续半个多世纪的通货紧缩的现象得到了缓解;大量的僧尼还俗又增加了社会的劳动力,促进了社会物质财富的生产,这对当时社会经济的发展无疑是有益的。遗憾的是该钱铸行不到一年,宣宗即位,尽黜会昌之政,退钱还佛,新钱以字可辨,复铸为像,从而进一步加速了唐朝的衰败和灭亡。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